十年里第三次看《收信快乐》

2003、2008、2013,十年三次看《收信快乐》,每次都有一点变化,每次都有不同感受。

2003年在北兵马司剧场,第一次看到万芳、夏靖庭的演绎,感动至极。当时写下了这样的文字:那是一个多么温暖可爱的舞台,多么美丽凄婉的爱情故事,但它刺伤了我,它从我所不知道的所有角度刺入了我的心脏……那时舞台上左侧是一个沙发,旁边还有一个落地灯,女主角坐在上面各种折腾,时而会有红色的灯光打过来,有点灯红酒绿的感觉。右侧则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椅子,男主角总是很规矩的坐在上面。两个人物之间基本没有互动,只是在“香港五天”、“新加坡三天”的时候有些眼神交流。

2008年底,是在人艺小剧场,沙溢、白荟的版本。我非常不喜欢白荟的服装,一身黑裙子,太素了。让人觉得她一上来就是结尾时的那个四十多岁又丑又胖的老太婆了。这次舞台上不再是只有两个沙发,换成了一个很长的长凳,而且可以变成跷跷板。这是个很好的创意,让舞台依旧干净,却在男女主人公之间建立了某种联系。那天白荟在地上用粉笔即兴花了很多漂亮的画。虽然剧中爱哭芬是个画家,但似乎这些画对剧中人物塑造没有太多帮助,倒是挺好玩的。更好玩的是,长凳变成可以旋转的跷跷板,让男女主角在戏中好好的互动了一把。可以说这个版本的舞台仍然简单,但还是多了不少元素,离原作的距离有点远了。

2013年10月16日,国家大剧院小剧场,我第三次看这个戏,又是万芳、夏靖庭的版本。这次可以说是回归原作,只是保留了长椅这个变化,但这次是加长型的公园长椅,没有变成跷跷板的功能。而且这次全剧进行中男女主角严格的保持了不交互,没有任何互动。甚至在“香港五天”、“新加坡三天”时也是对着观众说的。另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在结尾处。以前的版本在瘦皮猴读最后一封信时,爱哭芬都是不在台上的。等瘦皮猴读完,爱哭芬会站在舞台外的角落里远远的用年轻的声音喊道:“谢谢你!瘦——皮——猴!”但这次,爱哭芬一直坐在台上,并且对着观众笑容灿烂的用年轻的声音说出:“谢谢你!瘦——皮——猴!”最妙的是,在戏的最后,当一个航空信封飘落时,男女主角第一次转头面对对方,然后相视一笑。这一笑真是恰到好处,道尽了戏里所有未道尽的东西。设想这时如果是一个沙发加一个椅子,相视一笑时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效果了。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女主角在舞台外的话,就没有这相视一笑的可能了。这个长椅的设置,以及戏里男女主角严格的不对视只面向观众,原来都是为了结尾这一笑!

还是那句话,经典的总是最简单的。

不过我这次看戏,远没有10年前感动以及被震撼;也不像5年前那样在心里跟男女主角默念着台词,在每个节点预先准备好流泪。这次,我的感动少了很多。我想,这出戏和演员都没有变,变了的是我。

2443

《宝岛一村》

赖导上次带《宝岛一村》来的时候我恰好有事,没能看到这出好戏。这次绝对不能错过。

从七点半到十一点,刨掉中场休息十五分钟,一共三小时十五分钟的演出,我愣是没觉得累。三个多小时里,我随着台上的人物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被大时代里一群小人物的命运牵引着,感受并理解那些因缘际会之于他们人生的意义。我爷爷兄弟四人也是天各一方,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天津,一个在昆明,一个在台北。除了北京、天津的还经常走动,其余两位分别数十年,至死都未能重聚。87年大陆开放探亲时,台湾的爷爷也想回来看看,奈何他是国民党的高官,探亲之路并不对他开放。等到他可以回来时,又太老了,走不动了。

在大时代下,个人的命运总是显得那么渺小。周太太因为丈夫子康“投共”而不得不改嫁给了丈夫的战友,上海人老周。老周出于义气,收留了投共的战友的妻子,莫名其妙的有了老婆,一起生活了数十年,有了一个儿子。最可悲的是子康,飞机失事被俘,大陆出于政治需要对外宣传是他变节主动投靠。这使他在台湾的老婆被人指指点点。多年后他被放出来,得知老婆早被战友收留,只好滞留香港数载不敢回台。他完全是大时代下的一个牺牲品,这牺牲之于时代不值一提,但对他个人而言,确是他全部的人生!

山东大汉老朱娶了个台湾本地人,生了两个儿子,一晃就是40年。87年他终于能够回到青岛老家,见到他的发妻抱头痛哭。这时台湾女人才知道她是做了一辈子二房。但她那特有的淳朴与率真,让她片刻间参透大时代下小人物的无奈,认下了这个“姐姐”。而“姐姐”的孩子们也明白了这种无奈,认下了这个“二娘”。

来自北京的小杨用牺牲的战友的名字在宝岛一村落了户,他甚至骗了他的老婆和岳母,说他其实是老赵,不是小杨。他做了一辈子好事,可却死得早,没有赶上大陆开放探亲。他的儿子小毛替他完成了遗愿,回到北京探望暮年的老母。小毛跪在奶奶面前告知父亲的死讯后,奶奶给了孙子一个嘴巴,说:“这一巴掌是替你父亲挨的。他告诉我去台湾玩几天,这一玩就玩了四十年!到现在回不了家!”这个嘴巴打在了每个观众心上,台湾有多少人没有能活到回家的那一天!大陆又有多少人没能活着看到台湾亲人回来的那一天啊!

我可以想象这出剧在台湾上演时的轰动。当演员指着台下的观众说“你们全都回不去啦”;当小毛的奶奶哭喊道“一玩就玩了四十年”;当三个大男人在大年夜分别向各自家乡的方向跪倒痛哭;这对台下亲身经历过、亲自感受过的出自台湾眷村的观众来说,是一种多么强烈的刺激。

今天剧场里的人没有经历过这些,反应可能不会有台湾观众那么强烈。但演出结束后,还是博得了全场起立的长时间掌声。赖声川可以欣慰,这部戏不仅让眷村人找到回忆,让本省年轻人了解外省人为什么来台湾,让台湾青年了解过去、了解他们和大陆之间的联系,今天也让大陆人了解到台湾那失落的四十年。

“哭中有笑,笑中带泪”,这是赖氏戏剧的特点。如果赖声川所说,这源自生命的一种荒谬。对我而言,这是赖氏戏剧的力量,给我震撼,让我从那种荒谬中理解生命的内核。

这个11月对我来说有点太幸福了。刚看了先锋派的力作《柔软》,又看了一部现实主义的大作《宝岛一村》。这两部都是真正的好戏,足以让我今年的“戏剧生活”没有任何缺憾。感谢润同学! :)

BTW,散场后发的眷村包子真好吃!我是下班后饿着肚子赶到剧场的,散戏已经11点了,饿得不行。遂连蒙带骗的领了两袋,风卷残云。包子还是热的呢!:D

马友友、久石让、孟京辉

最近的业余生活太丰富了,又赶上工作特别忙,于是导致血压升高,头疼了两三天。今天不太忙了,才有功夫好好回想一下。

周日晚上是中国爱乐的音乐会,请来马友友合作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上半场是德八,这首曲子的所谓高傲气质我没啥感受,平淡倒是真的。最近正忙得缺觉,听得我昏昏欲睡。下半场马友友还是很厉害的,那琴声太深沉了,可以进入灵魂。后来加演的第一曲是模仿马头琴的音色,让我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现场听他演奏。那时他还不是特别有名,北京音乐厅上座不足60%。那时他也曾拿大提琴当马头琴和革胡用,也曾真的演奏过马头琴。如今他已老了,但给我的感动还和当年一样。

周一晚上是久石让的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这是我第一次去这个剧院,感觉里面比外面好看多了。上半场是他《极简旋律宣言》里的几只曲子,我不喜欢。旋律确实够简单,就一个主题不断在不同乐器上重复,变奏也非常少。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有点日本的元素在里面,就像日本“能剧”的感觉。下半场太赞了,都是些著名的曲目,像入殓师、魔女宅急便、千与千寻里的《某个夏天》、水的旅人、《菊次郎的夏天》的主题曲……最后老头儿自己玩high了,加演两曲后把乐队轰下了台,自己在台上又弹了两曲。呵呵,他以为自己是阿巴多啊,乐队退场后还得出来单独接受掌声 😛  久石让的音乐确实没得说,但那个“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交响乐团”的水平一般,毕竟都是年轻乐手嘛,应该宽容一些。

周三晚上跑去看孟京辉的新戏《柔软》。几年前我曾骂过《琥珀》,说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朵已经枯萎”。几个月前我曾说过孟京辉“去重排些老戏吧,但千万别说先锋”!但这次,我得说悲观主义的花朵再次绚丽绽放!而孟京辉仍然扛着先锋的大旗!他们说这是一次冒险,就像11年前的《恋爱的犀牛》一样的冒险。我想说:你们早干吗去啦!?你们歇得太久啦!我一直等着你们新的冒险,等得我都老了。。。

变性只是个壳子,廖一梅用来表达自己的一个载体。她还是那个追求完美主义的悲观主义者,但我在戏中看到的更多的是灵魂与躯壳的剥离。他虽然有男人的躯壳,可以和女人做爱,但这和他拥有女人的内心是两回事。所以他在和女医师缱绻一晚后,第二天仍然走上手术台变回她自己。那个外表严肃而放荡,成为绯闻女主角的整形女医师,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有着最真的爱情。他们都可以无视那具躯壳,无视外界的指指点点,坦白的而有尊严的做真正的自己。面对自己真的这么难!我常说做人的标准就是“不装B,不装孙子”,但是我们仍时不时的就要装一装,以至于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是自己,什么时候是在装。而舞台上这三个另类的人,他们每个人都因为“不装”而不被“主流”所容,但他们依然有尊严的追寻真实的自我,依然有着人类悲悯的大爱。

“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何止遇到,你是否真的了解自己呢?

“我就觉得悲剧挺好,起码不用演高兴,没有比演高兴、演正确更累的了。《假正经》!送给你们所有人的歌。”

“不过是个沙漏,正着放,反着放,怎么放都是同样的时间流逝。”

“我们的身体比大脑聪明得多,有真正的直觉和感知能力,但是人们都不去注意它。”——我们倒更乐于用愚蠢的大脑去设计一套精心的伪装,来掩盖身体的真实感知。

结束后,孟京辉兴奋得在舞台上抱着廖一梅悠了两圈。我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兴奋。能驾驭这么NB、这么大胆的剧本,只能说他是个NB加一等的导演。据说廖一梅写这出戏的时候几乎快崩溃了,孟京辉导这出戏时,也经常连续几个小时发呆。我看这出戏时只觉得胸口很重,但在戏结束几十分钟之后,却突然有种要爆炸的感觉。廖一梅宣告自己的文艺女青年时代终结,但在孟京辉让她说两句时,仍然像个女文青一样说:“我一直在说,说了一个半小时了,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都在戏里。”

我现在还沉浸在那出戏里,越来越多的想法还在不断出现。我忽然有些担心了,担心他们不可能再超越这出戏啦。我们是不是还要再等待一个11年,抑或更长的时间!?

周五晚上又是中国爱乐,马勒第六交响曲“悲剧”。马勒是在生活最幸福的时候写下这首悲观主义的作品的,他数次大规模修改曲谱,可见也是个完美主义的人。看来完美主义者注定是悲观主义者,这于他正经历的生活无关,这种悲观主义源自对世界的理解,对生命的审视。

记得我在讲PM课的时候经常提到,我认为项目经理首先应该是个完美主义者,这样才有可能追求项目的尽善尽美;但同时也要是个悲观主义者,这样才能一切做好最坏的打算。另外一位资深的PM并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认为PM应该是乐观主义者,这样才能更好的激励团队。现在看起来,这场争论其实并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只是我们是不同的人而已。当我作为完美主义者接受世界的不完美时,我只能更加悲观。其实,接受与不接受世界的不完美都是一样的,就像一个沙漏,无论正放还是倒放,都只是时间的流逝。。。

2010版《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孟京辉最近忙着重排他一部又一部的经典话剧。做先锋做的这份儿上,就不要再提先锋这两个字了。。。

看了《恋爱的犀牛》,让人非常失望。担心《无政府》又是一次失望,可是我错了。这次10版的《无政府》没有改的地方,跟98版的一模一样;改的地方,比98版的更好!强烈推荐你去蜂巢剧场看看这出戏,会一直演到4月30日。http://www.fengchaojuchang.com

10版一个修改的地方是女警察出现时,温柔的部分用了双簧的方式,放录音,演员对口型。这个女演员本身声音较粗,用录音双簧的方式更好的诠释了警察的虚伪,比98版效果更好。

另一个修改的地方是慢镜头倒带的时候,采用了快镜头,让人感觉很新鲜。

我最喜欢的是最后的结束。98版有时用的是布景塌掉的方式,而VCD里那场是简单的幕布轰然落下,上面写着“剧终”。2010版是在最后让达里奥·福的巨幅画像轰然倒地,露出了“剧终”两个字。我非常喜欢10版的这种方式。当舞台上运用意大利喜剧的精髓手法嘲讽、贬斥强权的时候,我深深的怀疑台下的年轻人们是不是在用观看网络速食、娱乐、恶搞文化的方式看着舞台上发生的一切。现在已经不是十二年前的时代,早已习惯了被强奸的人们,正在努力的享受被强奸时的快感,再也不会发出“打到强权”、“人民万岁”的呼喊。当一个时代的主题词已经变成“寂寞”和“无聊”的时候,你让他怎么去理解“在二十世纪的工业化的米兰的街上要不要带刀”!?所以,达里奥·福,这个越老越激进的左派,早该倒下了。老孟,你也倒下吧,去重排些老戏,但千万别说先锋!!!(引自孟京辉《恋爱的犀牛》:去找个女人过日子吧,但千万别说爱情!)

今天除了戏之外,还有一个意外的半小时不插电演唱会。因为恰好赶上了地球熄灯一小时的活动,老孟就把《恋爱的犀牛》的演员们拉来,关灯唱了几首歌。据说他们正在排一个音乐剧,今天唱的都是那里的歌曲。演员们唱歌并不专业,但感觉非常美妙,而且每个人都玩得非常开心,这感染着场边每一个人。一位晚来的朋友上来时经过二层的KTV,听到了流行歌曲,到三楼一进来就听到了美妙的天籁,她说二三楼完全是两个气场,立刻就感受到了什么是文化。

总之,我爱这出戏,爱这场演出。这是我今年以来看到的最好的一出戏,4月30日之前我还会再去看一遍的。

重看《收信快乐》

重看收信快乐已经好几个月了。若干年前第一次看这出戏时,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它。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舞台——两个单人沙发,少得不能再少的人物——一男一女,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形式——两人轮流念信。当一切都简单到了极致,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些来自灵魂深处的震颤。

自从上次在北剧场看过这戏后,我就一直在四处寻找DVD。也曾向戏剧圈里的朋友问过,也曾在水木drama版跪求过,但却一直求之不得。这次忽然听到重排的消息,简直乐坏了。在一个多月的期待后,在一遍又一遍回忆那只一次就过目不忘的情节和台词后,我不禁有点惴惴——很害怕它会让我像看重排的《暗恋·桃花源》一样失望。但是,最后,它给了我一个惊喜!

这次舞台上不再是只有两个沙发,换成了一个很长的长凳,而且可以变成跷跷板。这是个很好的创意,让舞台依旧干净,却多出了一些更可以烘托气氛的变化,还在男女主人公之间建立了某种联系。瘦皮猴还是老样子,爱哭芬的衣服有点太老土了。另一个变化是,爱哭芬在戏中趴在地上即兴画了不少粉笔画。看得出,导演希望这次能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但又不愿改变太多。可以理解,要想改变一件至简的东西是非常困难的——我真的不希望改变。

我喜欢两个演员的表演,清新自然,让我感觉回到了当年的舞台。听着一句句似乎熟悉却又有点模糊的台词,我的心一点一点沉醉了下去。戏入佳境,身边的mm们已经开始纷纷擦眼泪,gg们还强自撑着。直到最后,舞台角落里传来那纯净的女声:“谢谢你!瘦皮猴。”我的眼泪一下夺眶而出……

如我在《我爱爱情》的剧评中所说:那是一个多么温暖可爱的舞台,多么美丽凄婉的爱情故事,但它刺伤了我,它从我所不知道的所有角度刺入了我的心脏。

《收信快乐》的剧本。仅供分享,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这不是我暗恋的桃花源

2006年11月26日

去看这出戏是抱着一种朝圣的心态去的。老实说,这种心态很不好。这将导致这出戏有70%的机会被我认为是失败的。很不幸的是,黄磊们的演技帮我凑够了另外的30%。我现在只能认为这是一场100%失败的戏了。

先说说演员吧

中年发福的黄磊声音还是那么有磁性,那么有共鸣。这种很有魅力的声音对于上海时的江滨柳来说太过深沉了,虽然表现出了一些应有忧伤和忐忑,但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老男人在泡一个纯情小姑娘。更要命的是,这种魅力声线一直保持到了台北,保持到了还有三个月阳寿的垂死之人身上。病房那场戏让人觉得很别扭,不仅仅是声音,还有他的动作和表情。我不知道黄磊在电视剧里演没演过老头,但仅凭他在舞台上的表现,看来他从没有认真观察过垂暮之人的言谈举止。如果观察过,那么就是演得太不认真了。

袁泉还是一如既往的假,但这点倒恰好符合剧中的女演员对40年代的上海没有了解,像演言情片一样演话剧的情节设置。就算是歪打正着吧。倒是最后病房的那幕,袁泉出乎我意料的入戏。尤其是跟黄磊一对比,更显得她演得到位了。

还有谢娜,还有何炅……

老实说,我很不理解赖导演为什么要选这批名声在外,却名不副实的娱乐明星来演这出经典剧目。是为了票房吗?就凭暗恋桃花源这五个字,就凭赖声川这三个字,难道还怕不天天爆满吗?还不如找一些专业的话剧演员,或者找几个没有经验的学生来演。我相信肯定比这批人要强很多!

再说说戏吧

赖导基本保持了话剧的原来风貌,但还是手痒改了几处。对于我这种原剧VCD看了10遍以上的人来说,是一目了然的。有些改动很有意思,有些改动却略显拙劣。

比如说”你看到的不是黄浦江,是淡水河”,被改成了”是亮马河”。希望赖导随便抓个北京人问问,亮马河对于北京人来说,能和淡水河对于台北人来说相提并论吗?亮马河根本没有它所应承载的内涵。随便你用什刹海或者筒子河,都比亮马河更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另一处改动,原剧是老陶从桃花源回来就很容易的打开了酒瓶,而袁老板却打不开了;而这回老陶从桃花源回来也还是打不开酒瓶。我猜想,也许赖导想说梦中的幻境并不能改变残酷的现实吧。这个想法倒也不错。

另外还加上了一些应景的搞笑的台词。比如江太太突然冒出一句北京话之类的。这些东西无伤大雅也无关紧要,但是配合上这些演员们的拙劣演技,让我感觉似乎在模仿大学生戏剧中不成熟的元素。戏后和一个朋友聊天时她也有同感,觉得像是一部学生戏剧。

再有就是一些经典情节,如两个剧团同台排练那段,完全没有原戏那种紧凑的节奏,效果大打折扣。

总的来说,这些大陆演员完全没有台湾生活基础,不懂得桃花源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不懂为什么回不去了,不懂回不去意味着什么,不懂当初这个戏为什么能在台湾引起轰动。似乎赖声川就是那个戏中桃花源的老导演,任他如何努力也不能让黄磊们明白他们在演的是什么……就像老导演说的那样,这不是上海,这不是外滩,这不是秋千,这也不是江滨柳,这也不是云之凡!这根本不是我暗恋的桃花源!!

我爱爱情

2006年2月

记不得有多久没去剧场看戏了,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花钱卖票看戏了。上次自己卖票是看《无常·女吊》,80元一张。那时的80元对于一个学生而言还是很贵的,所以对戏的要求也就颇高。一旦发现不值票价,就狂呼上当。现在100元已经不算钱了,不幸的是,我对戏的要求也下降了–或者说有点麻木了。

这出戏据说是在情人节首演的,看之前我就相信这是一出颠覆爱情的戏。现在爱情已经不是用来歌颂或意淫的了,似乎已经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一个靶子或者弓箭。记得《恋爱的犀牛》里唱到”爱情是如此美丽,但是不堪一击”的时候,很多”小朋友”们简直无法接受。但是现在,如果你不颠覆一把纯洁的爱情,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从《关于爱情……》到《天上人间》,大家都一个接一个的努力思考,快意于自己或观众的苦痛,但是,我还是念念不忘《恋爱的犀牛》,念念不忘《收信快乐》。难道是我的春天来了?呵呵:)

这个导演似乎也在快意于自己的苦痛,戏中描述了一个怀才不遇、为生计和理想追求所迫堕落的编剧。我最近越来越反感这种自怨自艾似的”有病”呻吟。我承认剧作家、导演所忍受的那种清贫和动荡,我知道戏剧人所承受的那种压力,但是观众没有义务来帮你承担这些,没有义务来理解这些。就像马奈喜欢莫扎特讨厌贝多芬一样,他说贝多芬是粗俗的,因为他逼迫听众跟他一起体会他的痛苦;而莫扎特是高尚的,因为即使他最痛苦的时候写出的音乐,也充满着阳光和人性的光辉。

整出戏弥漫在一种绝望的空气中,事实上这种绝望从最开始就存在于那个浴缸里,并慢慢的向舞台和整个剧场扩散。理想和现实的冲突,艺术和生活的冲突,在它们面前,爱情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这样的不堪一击我在剧场里看到过多次,但这次却是那么的扑面而来–这并不是一句褒奖的话。我在舞台上只看到了一滩血,那种绝望扑面而来,但是却没有任何锋利的尖锐的可以刺痛我的东西。想起《收信快乐》,那是一个多么温暖可爱的舞台,多么美丽凄婉的爱情故事,但它刺伤了我,它从我所不知道的所有角度刺入了我的心脏,唯独不是扑面而来。又想起了我仅剩的偶像林徽因,她那唯美主义的诗歌一样是用这种方式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印记。

据说那个女主角是演电视剧的。我没看过她的电视剧,但她显然不清楚该怎么在舞台上表演。而那位男一号,他的台词让我总需要侧耳倾听。到了情感爆发的时刻,他每每都要拼命压抑着嗓音,不知道是不是金嗓子喉宝吃光了,而公演的报酬连草珊瑚含片都买不起……

给我点刺激,大夫老爷!给我点爱,护士姐姐!走进剧场,我只希望得到爱或是心灵的震颤。伊莎贝尔!请满足我的要求吧~~~~

《恋爱的犀牛》歌词(转载)

《爱情不堪一击》 歌曲下载
四百年前诺查丹玛斯在法国南部的小镇上仰望头上的云彩,对未来,他说了什么?
结婚吧 艾伦 不要吸毒
上帝做在高处吸烟 上帝他沉默无言
给我一双高跟鞋 我就能征服全世界
他对许多东西过敏 米 面 他是对生活过敏
反对单调 拥护多样 反对一致 拥护等级
反对拘束 拥护狂热 反对菠菜 拥护带壳的蜗牛
永远不要要求完美 你无权向任何人要求任何事
我买了一个增高器 才一千九百八十元 下个月我将增高七公分 在新世纪里 我就可以成为一个普通人
只要身体好 干什么工作都是光荣的
再也不需要知识分子了
我看见他的眼睛 看见他的双翼 看见那辆破旧的汽车喷射出的熊熊火焰在公路上燃烧 它穿过原野 毁灭桥梁 烧干河流 疯狂的向爱情奔驰 爱情?
努力,是否有爱情
真诚,是否就幸福
爱情是否有憧憬
幸福是否要有结果
爱情多么美好多么悲伤
爱情多么美好多么悲伤
爱情多么美好多么悲伤
总是不堪一击

《曲》下载

《柠檬》歌曲下载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衣柜里面挂着我的白天,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墙壁上布满了我的夜晚,
杯子里盛着水盛着思念,
窗帘里卷着风卷着心愿,
每一次脚步都踏在我心坎上 啊
我变成风中的树叶,
一片片随着那颤动的空气发抖。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床的下面躲着我的童年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
椅子上留下了你的温暖
我要用所有的耐心热情,
我要用一生中所有光阴
想着你,望着你,等着你,我的爱情。

《恋爱的犀牛》 歌曲下载
鸟儿,全飞向南方,
我不是鸟儿不需要南方。
树叶,都面对着阳光,
我不是树叶不需要阳光。
我多么孤单,我多么勇敢,
我是一只害相思的犀牛。
我多么孤单,我多么勇敢,
我是一只恋爱中的犀牛。
火车,已驶进了站台。
我不是火车不需要终点。
雨水,已经打湿了衣裳。
我不是雨水不需要呆在天上,
我不是雨水不需要呆在天上,
我是一只恋爱中的犀牛。

明明的歌《氧气》歌曲下载
对我笑吧,笑吧,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对我说吧,说吧,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享用我吧,现在,人生如此瓢忽不定,
想起我吧,将来,在你变老的那一年。
过去的岁月都会过去,
有你最后爱情。
过去的岁月都会过去,
有你最后爱情。
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
所有的氧气都被我吸光,
所有的物体都失去重量,
我都快已经走到了所有路的尽头。

《玻璃女人》 歌曲下载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饮饿,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赖以呼吸的空气。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
你是那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你是那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水流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什么也改变不了,
阳光穿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给你的诗——马路之歌》歌曲下载
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惭形秽
一切鸟兽因为不能说出你的名字而万分绝望
一切路口的警察亮起绿灯让你顺利通行
一切指南针为我指出你的方向
你是不留痕迹的风,
你是轻轻掠过我身体的风
你是不露行踪的风,
你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风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水流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什么也改变不了,
阳光穿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琥珀–垃圾

2005年4月4日

先表达一下观点,评论恐怕暂时没时间写了,下下周要出差。各位随意拍砖。

昂贵的布景、肥皂剧般的故事情节、有改进而仍不成功的多媒体效果、做作的氛围营造、蹩脚而无处不在的演唱……”大众审美就是臭狗屎”,孟已经不知不觉的成为了大众审美的符号。

当初”关于爱情”上演时,我就说过”戏剧的先锋们应该把孟作为靶子了”。可现在孟倒成了唯一继续举着先锋大旗的人了。不是思想的先锋,而是物质的先锋!艺术的先锋都是踏着先辈的尸体前进的。崔健还是摇滚教父,所以摇滚死了。孟京辉继续抗着先锋的大旗,那么戏剧也要死了。

最让我难过的是廖一梅–我唯一当作偶像的人。剧中仍然还有她一如既往的睿智的句子闪现出一点火花,但更多的是足以让人脱帽致敬的俗套。也许是生了小孩的缘故吧,悲观主义的花朵已经枯萎。

《小彼岸》观后

(好像是2003年5月的大学生戏剧节)

可以说这次戏剧节最令我期待的就是《小彼岸》了。很久以前曾经和邵导还有另外两个朋友谈过一个晚上。他对戏剧的感觉以及敏捷的才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这次在节目单上看到了他导的两部戏,颇令我惊喜了一番。《费加罗的婚礼》我很喜欢,虽然有不少缺点,但应该说还是成功的。但《小彼岸》就比我期待的有了不小的差距。

首先是剧本。感觉作者在很费力的讲着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岸上过河男女大段晦涩的对白中有着大量的重复,就好像一个人在极力想说服别人时,却只会不断重复:”我说的是真的,真的!”三个故事中第二个是亮点,那段快镜头让我想起了《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里经典的慢镜回放;用那段激烈的舞蹈来表现私聊时的气氛,相信有过聊天室经验的男女都会会心一笑。但是第一、三个故事在表现手法上就显得比较单薄、干瘪。特别是第三个故事靠两个人大段的叙述来讲出来,感觉有些闷。值得一提的是那次人物的错位,颇能让人回味,编剧还是用心良苦的。

过河女和过河男两种不同的性格预示着他们不同的命运,但在岸上,他们好像是无关的。还有各种人物之间的关系,我只能用冷漠两个字来概括。但这种冷漠太彻底了,反而不可怕了。现实生活中的冷漠是揉在温情中的,那样的冷漠才更有杀伤力。就像最凄凉的景象并不是”枯藤老树昏鸦”,而是在”枯藤老树昏鸦”中看着”小桥流水人家”。我以为,如果本子里探讨一些这种人性的更深层次的东西,可能会更有震撼力。(一点愚见,欢迎拍砖)

然后是演员。据在酒吧看过这个剧的朋友说,石可演的不如上次的演员。从台词来说,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感到遗憾的是最后他没有从河岸上跳下来,这让我当时就觉得剧情突然间断了一下。还有在河中挣扎的那段,表现力不够强,如果加入一些现代舞的元素,可能更能征服观众。过河女的表演够”冷”,除了开始时稍许的不自然,整个还是不错的。

《费加罗的婚礼》自娱自乐的成分比较多,邵导可能没有投入太多的精力。但《小彼岸》就不能不说让人失望了。原因可能有许多:本子一般,演员一般,时间紧,在人艺和青艺两边赶场……

总之,邵泽辉的导演之路刚刚开始,我期待着能早日看到他的成功之作,也期待能看到他自己的本子。祝他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