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天使来到巴比伦》

(好像是2002年12月吧,记不清时间了。)

和朋友们匆匆赶到北大时已经7点多了。虽然北大百年校庆时在他们的办公楼礼堂看过《蔡元培》,但在夜晚找到这个偏僻的所在还真花了些功夫。一进门就看到了“建议捐助箱”,我拿了节目单,准备看完演出再决定掏多少钱。

布景还是跟戏剧节时的一样,简单的从空中垂下的白布只是为了制造一种氛围。开场的无聊的游戏告诉我们,这个城市越来越不好玩了,这个城市已经没落了。在如残垣断壁的白布下面,国王的白痴儿子开始给同伴们讲述巴比伦曾经的辉煌。今年已经看过n个戏中戏了,但没有哪个能像这个这样干净而有效。通过戏中戏的手法,导演交待了时代的氛围,后面甚至用来处理冲突的高潮。有些戏中戏过于做作,比如谐语西厢、眉间尺等,戏内和戏外变成了两个割裂的部分,这样就弄巧成拙了。

戏的内容前人之述备矣,我就不重复了。在给蓝水星的信中,我说我最讨厌人拿大学生戏剧的激情说事,因为那点激情根本不足以弥补其它各方面的缺憾。但是,在这个戏里,我完全被那种激情震慑了,那些缺点完全被这光辉遮住了。演员们的水平差距较大,女主角的表演功力不足,但完全是一种天然无雕饰的感觉。她那纯得有些傻傻的四句“可是,我爱你”深深感动了我。还有结尾处演员们冲下舞台在剧场中四处寻找、呼喊,再冲上舞台向着空中一遍又一遍的呼喊……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这正是那些国家剧院的大腕们在玩弄形式的时候已经遗忘到某个角落里发了霉的东西,他们搬马桶上舞台、开汽车上舞台、玩弄形式、玩弄戏剧的时候,激情已经荡然无存。而那些孩子们在台上根本不是在演戏,而是在燃烧青春!

后来和朋友聊天时探讨这个戏到剧场公演的可能性,我们都认为演员一定要换一些,但绝不能换专业演员。然后请国家剧院的导演们来看看,这样的戏足以让他们汗颜!我不得不佩服导演王宁子,这个小姑娘应该已经上大三了吧。半年前的《费加罗的婚礼》让人们看到了她的灵气,而半年后,她已经成熟了,除了灵气外还有大气。天使和白痴王子的合而为一、戏中戏的设计、大胆的打破舞台框架、对戏剧冲突的收放自如……那种气度和对全局的把握,让我无法相信这出戏是出自一个本科生之手,是出自一个女孩之手!

这出戏的布景、着装和走台也是很值得称道的。舞台布景从始至终干净利落,着装很简单,足以起到区分人物的作用。舞台狭小,但却一点不显得挤。相信如果挪到北剧场,一定会有更好的展示空间。

当然,是戏剧就有不足之处,戏剧也是遗憾的艺术。可能因为是女孩的缘故,导演对政治缺乏深刻的理解和思考。所以最后一幕就显得比较单薄。就像《丑儿》的第三、四幕一样,试图讲述一个自己不熟悉的故事总是有些费力的。所以她在这一部分加进了一些体现她灵气的设计,但在整部戏的氛围下,这种灵气就显得有点小聪明的感觉了。

再有就是演员水平不太齐整。天使、银行家、讲故事的奶奶演技非常出色,国王、阿基、姑娘就差强人意了,而刽子手的台词功力明显不足,是这个戏里的一个败笔。

但是这些缺憾瑕不掩瑜,他们给今年的大学生戏剧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如果明年经过一些修正后,真的能够有机会搬到小剧场中表演的话,相信一定能给戏剧界一个震撼!

走出剧场时,我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留下15元打车,其它都投进了捐助箱里。后来听说这个戏的观众捐助达数千元,其中有不少百元大钞,我想这就是大家对他们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