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

晚上爱乐的演出,下半场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相当的不给力。整个过程听得很难受,尤其第二乐章。最要命的是那两支法国号,太不撑场面啦。。。搞得我很不爽,回家赶紧重听一遍阿巴多和柏林爱乐的版本。sigh,柏林爱乐这第二乐章才叫张弛有度。

豆瓣上有个兄弟列出了弗里切依临终前《悲怆》、辛诺波利倒在指挥台上未完的《阿依达》、巴克豪斯心脏病发作坚持弹完的舒伯特《降A大调即兴曲》,并拿这个跟阿巴多癌症愈后的《命运》相提并论。可是,生命的绝响未必完美。闵慧芬癌症后的二泉并不完美,李德伦逝前未能到场的《英雄》、《悲怆》同样令人遗憾。

刚又听了一下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演绎的贝多芬第五,确实比阿巴多的版本更华丽。我说不清哪个更好,都是大师的巅峰之作。卡拉扬的演绎更圆润,更完美;而阿巴多的演绎更古朴,更悲壮。我这样的伪乐迷也就听个热闹,膜拜一下大师就得了。

马勒《大地之歌》

次女高音:Waltraud Meier(瓦尔特劳德·迈埃尔)
男高音:Torsten Kerl(托斯特恩·克尔)
指挥:Semyon Bychkov(塞米扬·比契科夫)
乐团:WDR Sinfonieorchester Koln(西德广播交响乐团)
发行商:普罗艺术

马勒《大地之歌》的第一首《悲歌行》单听还不错,但看一下原诗就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马勒明显把原诗的意境狭隘化了,只剩下悲了,原来的愤世嫉俗和怀才不遇都听不到了。而对于原诗,我也严重怀疑不是李太白的真作,因为它比李太白的“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低不止一个境界。

《大地之歌》本身是根据译文写作的,而译文跟中文的原诗相去甚远。所以,要强行从音乐和歌曲里找到中文原诗的境界,就属于缘木求鱼了。还是从歌词和音符里寻找马勒的境界吧。

第四乐章的《咏美人》虽然把李白《采莲曲》变成了采花,但意境是一样的,很是清新可爱。中间管乐的那个段落描写岸上快马而过的“冶游郎”,颇为有趣,能感觉到西方和东方在“怀春”趣味上的相近和差异。至于网上材料里说的那种马勒式的惆怅,我是没听出来,呵呵。

第六乐章《告别》起始这支长笛真的很有中国式送别的意境。无论孟浩然、王维,还是李白的送别诗,都有中国士人式的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情重,但都有类似“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的淡然。但马勒的《告别》是何等的眷恋、哀婉、阴沉、悲伤,似乎他要告别的并非某个友人,而是整个世界。

马勒第一交响曲“巨人”

我承认我不了解马勒的音乐。虽然听过他几乎所有的交响曲,但只是听过而已,没看过他的生平,不太懂那些深刻的东西。但是我今天被《巨人》的第四乐章征服了。。。

第一乐章,节目单上说了很多和贝多芬的田园不一样的风格。老实说我没有太多感受。我能感受到大自然在慢慢的苏醒,但并没有听出太多“神性”的东西,或者如节目单所说:“马勒的大自然离人的心灵更近。”

第二乐章美妙的奥地利民间舞曲。对奥地利缺乏了解的我,只能听出很美妙的旋律,但是缺乏文化上的共鸣。

第三乐章的葬礼进行曲几乎快让我睡着了。我可以体会那种所谓“人间喜剧”的嘲讽,但是那些并没有让我感到忧伤,只是有点睡意。

第四乐章开始时的狂乱与无序惊醒了我,我看到了马勒的地狱、马勒的抗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马勒式的疑问句,敲击人灵魂的疑问句在不同的乐器上重复,撞击着我的心灵。我印象中马勒似乎一直在问,就像屈原的《天问》一样,而且第五、第九交响曲好像都在不断寻找答案。随之而来的是一段让人忧伤的迷惘。那宽广如歌的第二主题并不会给人任何“宽广”的感觉,只是让人觉得迷惘、失意、淡淡的却痛彻心脾的怅惘。但是,圣咏一般的管乐齐奏告诉我马勒解脱了,它也赦免了我的灵魂。当乐队再一次归于平和时,我完全感不到任何迷惘。音乐是很奇妙的东西,同样的舒缓的节奏,上一次还让我感到怅惘,此刻,我却清楚的听到了解脱。是的,马勒已经找到答案了。他自信的奏出舒缓的旋律,告诉我他和上帝在一起,告诉我他已经了解了世界的答案。后面的音乐,无论是激越或是平和,我都清楚的听到了神性的声音。马勒的神性与莫扎特是不同的。莫扎特就是神本身,他告诉你,你被宽恕了。马勒站在上帝身边,与他进行着平等的对话。在马勒的世界里,并不需要宽恕,他自己就可以战胜并且超越!

《功夫之王》里有句台词:“音乐是连接天地的桥梁。”或者说,音乐是连接神与人的桥梁。

马友友、久石让、孟京辉

最近的业余生活太丰富了,又赶上工作特别忙,于是导致血压升高,头疼了两三天。今天不太忙了,才有功夫好好回想一下。

周日晚上是中国爱乐的音乐会,请来马友友合作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上半场是德八,这首曲子的所谓高傲气质我没啥感受,平淡倒是真的。最近正忙得缺觉,听得我昏昏欲睡。下半场马友友还是很厉害的,那琴声太深沉了,可以进入灵魂。后来加演的第一曲是模仿马头琴的音色,让我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现场听他演奏。那时他还不是特别有名,北京音乐厅上座不足60%。那时他也曾拿大提琴当马头琴和革胡用,也曾真的演奏过马头琴。如今他已老了,但给我的感动还和当年一样。

周一晚上是久石让的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这是我第一次去这个剧院,感觉里面比外面好看多了。上半场是他《极简旋律宣言》里的几只曲子,我不喜欢。旋律确实够简单,就一个主题不断在不同乐器上重复,变奏也非常少。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有点日本的元素在里面,就像日本“能剧”的感觉。下半场太赞了,都是些著名的曲目,像入殓师、魔女宅急便、千与千寻里的《某个夏天》、水的旅人、《菊次郎的夏天》的主题曲……最后老头儿自己玩high了,加演两曲后把乐队轰下了台,自己在台上又弹了两曲。呵呵,他以为自己是阿巴多啊,乐队退场后还得出来单独接受掌声 😛  久石让的音乐确实没得说,但那个“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交响乐团”的水平一般,毕竟都是年轻乐手嘛,应该宽容一些。

周三晚上跑去看孟京辉的新戏《柔软》。几年前我曾骂过《琥珀》,说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朵已经枯萎”。几个月前我曾说过孟京辉“去重排些老戏吧,但千万别说先锋”!但这次,我得说悲观主义的花朵再次绚丽绽放!而孟京辉仍然扛着先锋的大旗!他们说这是一次冒险,就像11年前的《恋爱的犀牛》一样的冒险。我想说:你们早干吗去啦!?你们歇得太久啦!我一直等着你们新的冒险,等得我都老了。。。

变性只是个壳子,廖一梅用来表达自己的一个载体。她还是那个追求完美主义的悲观主义者,但我在戏中看到的更多的是灵魂与躯壳的剥离。他虽然有男人的躯壳,可以和女人做爱,但这和他拥有女人的内心是两回事。所以他在和女医师缱绻一晚后,第二天仍然走上手术台变回她自己。那个外表严肃而放荡,成为绯闻女主角的整形女医师,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有着最真的爱情。他们都可以无视那具躯壳,无视外界的指指点点,坦白的而有尊严的做真正的自己。面对自己真的这么难!我常说做人的标准就是“不装B,不装孙子”,但是我们仍时不时的就要装一装,以至于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是自己,什么时候是在装。而舞台上这三个另类的人,他们每个人都因为“不装”而不被“主流”所容,但他们依然有尊严的追寻真实的自我,依然有着人类悲悯的大爱。

“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何止遇到,你是否真的了解自己呢?

“我就觉得悲剧挺好,起码不用演高兴,没有比演高兴、演正确更累的了。《假正经》!送给你们所有人的歌。”

“不过是个沙漏,正着放,反着放,怎么放都是同样的时间流逝。”

“我们的身体比大脑聪明得多,有真正的直觉和感知能力,但是人们都不去注意它。”——我们倒更乐于用愚蠢的大脑去设计一套精心的伪装,来掩盖身体的真实感知。

结束后,孟京辉兴奋得在舞台上抱着廖一梅悠了两圈。我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兴奋。能驾驭这么NB、这么大胆的剧本,只能说他是个NB加一等的导演。据说廖一梅写这出戏的时候几乎快崩溃了,孟京辉导这出戏时,也经常连续几个小时发呆。我看这出戏时只觉得胸口很重,但在戏结束几十分钟之后,却突然有种要爆炸的感觉。廖一梅宣告自己的文艺女青年时代终结,但在孟京辉让她说两句时,仍然像个女文青一样说:“我一直在说,说了一个半小时了,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都在戏里。”

我现在还沉浸在那出戏里,越来越多的想法还在不断出现。我忽然有些担心了,担心他们不可能再超越这出戏啦。我们是不是还要再等待一个11年,抑或更长的时间!?

周五晚上又是中国爱乐,马勒第六交响曲“悲剧”。马勒是在生活最幸福的时候写下这首悲观主义的作品的,他数次大规模修改曲谱,可见也是个完美主义的人。看来完美主义者注定是悲观主义者,这于他正经历的生活无关,这种悲观主义源自对世界的理解,对生命的审视。

记得我在讲PM课的时候经常提到,我认为项目经理首先应该是个完美主义者,这样才有可能追求项目的尽善尽美;但同时也要是个悲观主义者,这样才能一切做好最坏的打算。另外一位资深的PM并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认为PM应该是乐观主义者,这样才能更好的激励团队。现在看起来,这场争论其实并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只是我们是不同的人而已。当我作为完美主义者接受世界的不完美时,我只能更加悲观。其实,接受与不接受世界的不完美都是一样的,就像一个沙漏,无论正放还是倒放,都只是时间的流逝。。。

斯美塔那:《我的祖国》

每个国家都应该有自己的一张音乐名片,就像捷克的《我的祖国》、芬兰的《芬兰颂》。

第一曲《维舍赫拉德》讲的是捷克的历史传说,里面有着捷克的传统。第二曲《沃尔塔瓦河》和第四曲《捷克的田野和森林》则描绘了捷克的母亲河沃尔塔瓦河,以及捷克广袤的田野和森林,让听者了解了捷克的自然风貌。第三曲《莎尔卡》是一个古老的战争故事,也许有点血腥,但我相信那里蕴含着捷克人的精神与价值观。第五曲《塔波尔》描述了15世纪捷克的解放战争——胡斯战争,那是捷克不朽的光荣!第六曲《布拉尼克》描述胡斯战争中被内部敌人击败的英雄们进入了裂开的布拉尼克群山中,当捷克再次陷入危难时,这些英雄的魂魄再次从群山中走出,永远佑护他们的祖国!那“坚忍不拔的动机”,象征着捷克的民族精神!

爱乐在捷克人的指挥下发挥得非常出色。当沃尔塔瓦河开始在两支长笛间流淌时,让人神游天外;当胡斯战歌奏响时,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当群山裂开、战士们重临大地时,让人瞬间被捷克的精神所震撼!

在一声Bravo之后,我不禁在想,中国有这样的音乐名片吗?似乎无论《茉莉花》、《广陵散》、《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或是老妈提到的《黄河》、《梁祝》,都不能完整的表现出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核。大家觉得有什么曲子能像《我的祖国》代表捷克一样,代表中国吗?

《悲怆》!

刚从中山音乐堂回来。音乐会一个多小时前就结束了,但我现在耳朵里还回响着《悲怆》第三乐章雄浑的副部主题。

作为“汶川地震周年祭”的下半场,中国爱乐乐团把这支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曲发挥到了极致!

老实说,我今天状态很不好,上半场一直没什么感觉。尤其是《亡儿悼歌》是人声,《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是钢琴,恰好是我最不会欣赏的两类。于是中场休息时,我就很期待柴六——它从没让我失望过。

前两个乐章的忧愁与温柔,那两个动人的歌唱般的主题让我沉醉。而那沉重的叹息,和痛不欲生的嘶吼让我痛心。真正的爆发来自第三乐章。当副部主题第一次出现时,它是轻盈跳跃的;木管乐器重复它时,更是活泼可爱的。但它总是一再的被打断、被淹没。于是,一种情绪慢慢在我胸中堆积,我期待着它尽快冲出重围。经过了十几次的变奏,我已经感到有些窒息。而这时副部主题变得越来越坚定,力量越来越强大!终于到了那一刻!它从我的胸中炸开!整个乐队用最强的力量把它从头到尾一遍又一遍的奏响!!它不仅冲出了我的胸膛,冲出了我的头颅,也冲破了屋顶,充满了天空!那一刻我只觉我所在的并非人间,而是音乐构筑的天堂……

当我还沉浸在那摧枯拉朽的气势中时,音乐已经开始崩塌,进入了“安魂曲”式的第四乐章。乐曲变得悲凉,但我分明听到其中的尊严。最妙的是那几个休止符,让我瞬间理解了作曲家的“悲怆”!我觉得这几个休止符是点题的留白,所有悲怆的情感,都在那几秒短暂的停止中涌到了我的面前……

短暂的热情终于被一个强音无情的打断,音乐再次变得如泣如诉。最后,渐渐投入了死亡的怀抱,越来越低,越来越静,直到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整个《悲怆》就像柴可夫斯基的人生总结。他有过踌躇满志、激情澎湃的青年时代,达到人生顶峰时的所向披靡,但更多的是内心痛苦的挣扎与激烈碰撞,充满了他人生的每个时期。而最后,英雄的作曲家老去时,在忧伤中回首一生的纵横跌宕,一种悲怆的感觉油然而生。曲终时,他的生命渐渐远去。而现实中,《悲怆》首演后八天,作曲家离开了人世——能用生命演绎出这样的音乐,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又想起了那句话——“音乐与生命有关,与生活无关”!平凡的我,不可能有那样的幸福,只能在伟大的音乐中体会那些伟大的生命。

许忠与中国爱乐

2008年2月23日一直最喜欢许忠的钢琴,没有郎朗的张扬,没有李云迪的花俏,却自有一种四十岁男人的沉稳和深刻。不过这场音乐会却是第一次看许忠做指挥。

一共三支曲子。第一个《牧神午后》前奏曲,似乎乐队和指挥都没有进入状态,也许是我没有进入状态,只是觉得美则美矣,诡异不足。记得以前曾听过国交演奏过此曲,那种奇幻色彩远远超过了今天的感受。第二个是莫扎特第27钢琴协奏曲,许忠一边指挥一边弹钢琴。我觉得许忠似乎越玩越high。我不知道这种一边弹琴一边指挥是什么样的感受,是不是比单独弹琴或单独指挥更有一种对音乐的驾驭感?反正我感觉许忠的状态慢慢出来了。下半场的比才第一交响曲完全是一个爆发,无论是许忠还是爱乐,都似乎发挥到了极致。这支曲子我是第二次在音乐厅里听,这次比上次感觉要强烈得多。许多人都最喜欢比才的《卡门》和《阿莱城姑娘》,我却最喜欢这个第一交响曲,特别是第二乐章。今天那只双簧管发挥得太完美了,那略带哀怨的绝美的歌唱,可以进入每个人的心灵。前四个小节之后我已经忍不住要喊Bravo了。 :)

总之,这是一场很好的演出,许忠的边弹边指也许并没有那么完美,但下半场的指挥又让我惊艳了一回。有机会,我希望再听到他的圣桑第二钢琴协奏曲。

中国爱乐 《培尔·金特》组曲

2007年3月9日自打北京音乐厅开始装修,有很长时间没有去过了,今天一看,还真是金壁辉煌啊!

今天的演出是纪念格里格逝世100周年,石叔诚指挥爱乐, 陪一个华裔的16岁小姑娘弹琴。这个小姑娘的钢琴指法实在是炫得很,尤其是加演的曲目,明显是在秀指法。说实话,这么小年纪能弹到这种程度,实在让人佩 服,相信假以时日,又会是一颗明日之星。她选的曲目是格里格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这个曲子很适合女孩儿弹,柔美之极,让听众感觉要溶化在秋日的一缕阳光 中。

下半场的曲目选的是大名鼎鼎的《培尔·金特》的两个组曲。即使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培尔·金特》,我敢保证你至少听过其中的《晨景》和《魔王宫中》,《索尔薇格之歌》也极有可能听过–因为它们被用在了太多的电影、电视剧、电视栏目、甚至晚会中。

值得一提的是我今天坐在三楼侧座,发现这里实在是太安静 了。以前每次都被周围的人乱走动说话所打扰,这次我坐在侧座最后的位置,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从头到尾听得特别舒服。不足的是,由于座位在低音部的头顶上, 感觉低音总是有些浑浊,但相对安静的环境,这点损失还是可以接受的。看来明年订年票时,我得特别指定这个座位了! 😀

听莫扎特《安魂曲》

2006年11月07日前几天托朋友从德国带回来原版的莫扎特《安魂曲》的CD,这几天一直在反复听。这应该算是我最爱的一支曲子–虽然我一般不太喜欢有人声的东西,但《安魂曲》、《欢乐颂》这些作品永远都是让人难以拒绝的。

莫扎特,这个最接近上帝的人–也许他就是上帝本人,他用 音乐指引死者来到上帝身边,也给生者以慰藉。我分明听到上帝在说:无论生的或是死的,无论善的或是恶的,我宽恕你们所有人。在这音乐中,我忘记了自己的存 在,置身于圣洁的光芒之中,与神对话。即使我还记得那个肮脏的躯壳,神的光辉也使我不敢回头俯视尘世的自我。并不是”恐惧”于神的伟大,而是害怕面对那个 卑微的自我。当音乐停下,我不得不回到这个肮脏的躯壳中,怀念片刻的光明,忍受内心的煎熬。如果这个世界仅仅是由音乐构筑的,那该有多好!

我相信神的存在,但厌恶多数宗教性的东西。很多宗教总喜欢 用各种”神迹”来赚取信众的景仰和恐惧。对神能力的景仰带来的是欲望,希望神可以保佑自己病体康复,保佑自己升官发财。对神能力的恐惧带来的是盲目的虔诚 的崇拜,害怕末日审判,害怕落入地狱。无论是景仰还是恐惧,都是对神的矮化。也许客观上可以使人心向善,但那些东西与神无关。

神是一种无所不能的力量,他只存在于我们的内心深处。在你 一次又一次面对神的光辉,勇敢的俯视、反省卑微的自我之后;也许有一天,当你通过音乐、绘画,或是秋日的一缕阳光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你不再胆怯于俯视尘世 的自我,也许那时你将知道自己是完美的。在那一刹那感动和满足中,你将有一次最好的和神的交谈。

完美是完美主义者的坟墓。还好,我们永远也也不会拥有完美。神将永远引领我们前进。

Mozart安魂曲歌词(转载)

holybear: 听过一些安魂曲,唯有Mozart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其它安魂曲都有着虔诚之心,好像在说:”主啊,请宽恕我这罪人吧!”而只有Mozart,我分明听到音乐在说:”我宽恕你们所有人!”Mozart–离神最近的人–也许他本身就是耶稣的再次降临!

2005年10月27日

Mozart安魂曲歌词

第一部:Introit 进堂咏

主! 请赐给他们永远的安息;
并以永远的光辉照耀他们。
天主!西婉的人们要歌颂你;
他们要在耶路撒冷向主还原。
请垂听我祷告!
一切生灵都要归于主。

第二部:Kyrie 垂怜经

上主求你垂怜
基督求你垂怜
上主求你垂怜

第三部:Sequence 继抒咏

1. Dies irae 震怒之日

大卫和希比拉作证:
尘寰将在烈火中熔化,
那日子才是天主震怒之日。
审判者未来驾临时,
一切都要详细盘问,严格清算,
我将如何战栗!

2. Tuba mirum 号角响彻四方

号角响彻四方
墓穴中的已死众生,
都将被逼走向主的台前。
受造的都要复苏,
答复主的审讯,
死亡和万象都要惊慌失措,
展开记录功过的簿册,
罪无巨细,无一或遗,
举世人都将此裁判。
当审判者坐定后,
一切隐秘都将暴露,
无一罪行可逃遣罚!
可怜的我,那时将说什么呢?
义人不能安心自保
我还向谁去求庇护

3. Rex tremendae 威严赫赫的君主

威严赫赫的君主,
你救了你所预见的,完全出于你白白的恩赐!
仁慈的源泉,请你救我!

4. Recordare 慈悲的耶稣

慈悲的耶稣,请你怀念,
你曾为我降来人间,
到了那天,勿殄灭我。
你为觅我,受尽辛劳;
又为救我,被钉死于十字架上。
但愿这些苦难,并不付诸东流。
报应的审判者是公正的,
愿在清算的期限前,
恩赐宽恕我的罪过。
我如囚犯,声声长叹,
因我有罪,满面羞惭;
天主!恳求您,饶恕我吧!
你曾赦免了玛利亚·玛达雷那,
你又怜恤了右盗,
求你也给我一线希望。
我的祷告固不足取;
但你是慈善的,请你包涵,
勿使我堕入永火。
请使我侧身绵羊群内,
使我能脱离山羊,
请将我列于你右翼之中。

5. Confutatis 羞惭无地

你使该受指责的人羞惭无地,
又将他们投入烈火,
请你招我,与应受祝福的人为伍。
我五体投地向你哀求,
我痛心懊悔,心如死灰。
求你照顾我的生死关头。

6. Lacrimosa 痛哭之日

这是可痛哭的日子,
死人要从尘埃中复活,罪人要被判处。
然而天主啊!求你予以宽赦。
主!仁慈的耶稣!
我痛心懊悔,心如死灰。
求你照顾我的生死关头。
这是可痛哭的日子,
死人要从尘埃中复活,罪人要被判处。
然而天主啊!求你予以宽赦。
主!仁慈的耶稣!
求你赐他们以安息。阿门。

第四部:Offertory 奉献经

1. Domine jesu 主耶稣基督

主耶稣基督,光荣之王!
求主从冥府的刑罚和深渊中就出全部已故信友的灵魂;
求你救他们脱离狮口;
别让地狱吞噬了他们,
别让他们堕入幽冥。
愿主的掌旗天使米迦勒把他们都
领到圣善光明之域,
因为这是主从前许过亚伯拉罕及其后裔的。

2. Hostias 牲品与祈祷

主!请接纳我们为赞美主而
向主献上的牺牲和祷告。
为使今天我们所纪念的灵魂,
从死亡而超升入生命的境界,
因为这是主从前许过亚伯拉罕及其后裔的。

第五部:Sanctus 圣哉经

圣、圣、圣上主,万有的天主。
你的光荣充满天地,
欢呼之声,响彻云霄。

第六部:Benedictus 赞美经

奉上主名来的当受赞美。
欢呼之声,响彻云霄。

第七部:Agnus Dei 羔羊经

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
求你赐给他们永远的安息。

第八部:Communion 领主咏

主!愿永远的光辉照耀他们
使他们永远与主的圣人为伍
因为主是慈悲的。
主!请赐他们以永远的安息
愿永恒的恩光照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