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包装的苏联红牌Vodka

2005年10月31日

长达一个月的减肥活动收效不大不小,减掉了6斤体重,还需要坚持。以前总喜欢吃得很撑,受不了肚子有一点儿饿,可是现在发现八成饱反而更舒服,而稍微有点饥饿的感觉也不坏:) 头脑反而更加清醒。不过有一点实在受不了,就是一个月没怎么喝酒……

国庆前,大学同学来家里聚会,把库存的酒都喝得差不多了。后来开始减肥,而且也总加班,就一直没有再买。今天难得空闲,赶紧溜到酒行采购一番。

最近因为广告的缘故,百龄坛风靡一时,但我还是中意我的Glenfiddich Single Malt。大概有快一年没喝这种酒了,今天当然要拿上一瓶,价钱还是165。忽然发现酒行居然进了Captain Morgan Black Label,而且只要82元;以前这里只有White Label卖的。虽然我不太喜欢Rum,但对这个牌子还是情有独中,不妨买上一瓶。要结帐时,偶然发现旁边居然摆着那种前苏联包装的极其简陋的红牌Vodka(就像一瓶白醋似的),真是喜出望外。以前试过很多种Vodka,当然也喝过苏联红牌,但这种老包装还是只在杂志上见过呢。赶紧买一瓶收藏!而且,只要55元!

记得以前很喜欢瑞典和芬兰的Vodka,特别是带有浆果味道的红色的Finlandla(Cranberry),虽然也是40度,但味道就像喝果汁一样,不知不觉就醉了。后来一次陪老妈和大姨去莫斯科餐厅吃饭,考虑到是苏联馆子,就点了苏联红牌Vodka,一喝才发现和瑞典芬兰货真是大不一样。北欧的Vodka入口很烈,后味有一丝清凉的甜味,让人忍不住要立刻再喝第二口。而苏联红牌在那一丝甜味中,还多了一点桀骜不逊的感觉。这种感觉和舌尖彼此纠缠很久,使人沉浸在一种美妙的旋律之中,不忍再饮第二口。待余韵慢慢消散,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于是慢慢拿起酒杯,啜饮一口,重新体会那动人的旋律。不禁想起妙玉的话–“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看来酒也一样,只一口就能让人回味无穷,方是酒中妙品。

不过我的减肥计划并不会因为喝酒而被破坏。酒的热量很高,前几天贴上来的热量表里并没有洋酒的热量。但想来应该比58度的二锅头略低,估计每100克差不多300千卡,所以每天不能超过50克。有以前买的盎司杯,还是很容易掌握的。:-)

老包装的苏联红牌Vodka》上有2条评论

  1. 看到Vodka,突然让我想起《苏州河〉那部影片,印象里的一种烈酒,却没有品尝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