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奇妙的夜晚

2006年11月30日

一个奇妙的夜晚,一切都回到了四年前。像当年一样晚饭后成帮搭伙的去酷热音乐厨房,不同的是,以前晚饭是在食堂或者人均消费20元的小饭馆吃的,今天是在人均消费100元的酒店;以前是腿儿着去的,今天是开车去的。

毕业快四年了,一个远”嫁”上海的兄弟难得回京,专程从顺义打车进城找大家吃饭。于是,我们几个都在北京却也不常见面的哥们儿,也终于有个借口凑到一起了。不知是谁提议的,酒足饭饱之后去酷热K歌!想当年,这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就在学校北门,一晃已经三四年没去过了。那里还开着吗?一切还会像以前一样吗?

开进那条依旧狭窄的巷子,看到了依旧昏黄的灯光。进去一看,一切还是老样子。一楼是酒吧,九点半有歌手演出,啤酒依旧是120元一打;二楼是KTV,包间依旧简陋狭小,只是更加破旧了,包间费依旧是30元每小时。进了KTV,服务生还是一样的招呼:”哥,喝点儿什么?”几个三十岁的老男人又找回了当年的感觉,叫上两打啤酒,争抢麦克风拼命嘶吼,艾狗还是唱得深情款款,海狗还是找不着调门,大家一起跟隔壁包间的叫板比谁的调儿高,然后直接吐在包间里。唱爽了,又像以前一样下到一楼,要几副骰子开始猜数喝酒。我已经不记得当年是什么规则了,熟悉了几把才慢慢回忆起来。我们写纸条点歌,给歌手起哄,一切都那么自然,就好像我们从未离开过这里。

直到第三打啤酒下肚,又有人去厕所吐了。看看表已经快一点,歌手也偃旗息鼓了。哥儿几个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出门打车告别,呵呵,不用再回宿舍了。

据说在回去的路上,上海女婿吐在了车上,又下来在路边休息了一个小时才再换车回家。我没看到当时的”盛况”,只是第二天中午衣冠楚楚的坐在办公室里时,接到了他的短信:”兄弟们,我上飞机了。来上海时记得找我。下次咱少喝点儿……”

一个奇妙的夜晚》上有1条评论

  1. 生活之外的生活 是别人碰触不到的 只和一个圈子 一些固定的人 过着旁人永远想象不到的生活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