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故事

2006年01月27日

快要过年了,天津老家的三表大爷来看我们。一起喝酒时,他讲起了一些当年他的爷爷讲给他的故事。如果是十年前,我很没有兴趣听这些老故事。可是现在,有这些记忆的人很多都走了,我倒越来越爱听这种老故事了。故事里经过口口相传多年,肯定有很多细节已经不那么准确了,但还是很好的保留了那个时代的风貌。

王四爷打日本的故事

王四爷就是我的老太爷–爷爷的爷爷。他家住天津北沧,在那一带很有声望。八国联军入侵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别村的人来找王四爷,说有一伙”小鼻子”–就是日本人–在一个村子里没吃的,饿得动不了劲儿啦。王四爷一听,好呀,咱过去宰了他们!于是他就扛了把大铡刀,带了很多村民,一起去打”小鼻子”。刚到那个村儿的地界,带路的人就不见了。天上开始嗖嗖的飞东西。乡下人没见过,就说:”这是嘛呀?是燕子吗?”我太爷–也就是王四爷的儿子–在天津城里待过,知道点儿洋务,就说:”爸爸,这月份儿哪儿有燕子,那是枪子儿啊!咱中了埋伏了,跑吧!”于是一大帮人开始往回跑。

我太爷没有直接回北沧,而是顺着河跑,后面”小鼻子”就追。我太爷琢磨这小鼻子干吗单追我呀?突然明白过来了,他穿的是黑色的衣服,清兵的军官穿的也是这个色,日本人以为他是领头的,就猛追他。跑着跑着,突然听见”文儿–“的一声,紧接着旁边一个坟头就炸开了。我太爷吓了一跳,知道是炮弹。他琢磨着:我要是往河堤上跑,听见声音我就趴下,炮弹肯定就打到河里去了。他刚上河堤,就又听见”文儿–“的一声,吓得赶紧趴下,炮弹就落到河里了,跑了几步又趴下躲过了一次。这样连同炸在坟头上的那个,我太爷一共躲过了日本人的三枚炮弹。过了河堤,他们就追不上了。太爷在外面躲了几天,没风声了,才回的家。王四爷倒是早就平安回去了。

我太爷给德国人带路的故事

也是八国联军的时候,有一次我太爷–就是王四爷的儿子–被德国人抓住了,让他带路。他没办法,带着德国人进了一个村子。德国人想吃鸡,就让我太爷去抓。我太爷说:”这人都跑光了,哪儿还有鸡呀?”德国人一下就怒了,拿枪顶着我太爷的胸口。太爷一看,这下可没命了,吓得赶紧把眼闭上。可等了半天,枪没响。我太爷慢慢把眼睁开,看见德国鬼子脸胀得通红,可是没有开枪。我太爷后来说:”看来这个德国鬼子还有点良心……”

当天晚上,他和另一个被抓来带路的中国人,借解手的机会,拼命跑了出来。

仁济洋行的故事

我太爷在乡下的时候学了三年”冬月”。那时候私塾的先生每到冬三月农闲的时候就去乡下教书。乡下人没钱,就一人一两吊钱学三个月。我太爷就这样学了三个冬三月,有了点儿文化的底子。他这个人很聪明,后来跑到天津城里,经人介绍进了仁济洋行做伙计。那时候,有个职业叫”串行眼的”,就是专门到各个洋行教伙计说英语。我太爷的英语就是跟一个串行眼的学的。不过这帮人英语水平也很一般,当时有句歇后语–“祁先生教学–还得吃”。啥意思的?原来祁先生英语是个二把刀,总把headache念成”还得吃”,所以就落下了这么个俏皮话。我太爷英语学得非常好,所以后来就给福宾斯做了管家。

仁济洋行曾经非常风光过一段时间。后来老福宾斯身体很不好,觉得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就把产业交给他养的一个赛马手密歇根先生经营,他自己带着我太爷回英国养老。他们从天津坐船取道香港,但在途中老福宾斯就病死了。我太爷到香港后才通知船上的人,就把老福宾斯葬在了香港,他自己又返回天津。

仁济洋行后来还是倒闭了。据说当时清政府修了津浦铁路,好容易修完了,却没钱买火车,没法运营。于是就跟天津的各个洋行借钱。那时候谁都不愿意借钱给政府。但有个人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密歇根,借给清政府600万银元买火车。可是,铁路通车不久,就到了1911年。清政府倒台了,密歇根拿着借据找北洋政府要帐,北洋政府不认帐。由于战乱,洋行的亏空越来越大,已经难以为济。后来密歇根逃跑了,小福宾斯开枪自杀,仁济洋行也就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