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

2005年11月3日

不知为什么,从小我就是朋友们的倾诉对象。可能是因为比较胖的缘故吧,会给人安全感。我也乐意做他们的倾诉对象,虽然有点boring,但至少说明朋友很信任我,说明他已经拿我当非同一般的好友了。

最开始的时候,朋友们向我倾诉的多是一些生活琐事,学习的困难,以及跟父母、同学、师长之间的矛盾。我通常做一个倾听者,并不发表什么看法–其实那时我也没什么主意,更甭说给人支着儿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倾诉内容里感情的故事越来越多了。我偶尔也会给他们出点主意,但是劝分的比劝合的多–因为我认为年龄还小,总还会遇到更适合自己的。最近几年,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个都结婚了,所以也就越来越少人需要我这个倾诉对象了。我也希望他们不要因为倾诉而想起我,因为一旦需要向我倾诉,通常就是哭天抹泪准备离婚了。所以现在,我劝合的比劝分的多得多。

十几年的被倾诉经历里,出现过各种场景,有些你恐怕只在电视剧里见过。最普通的就是长达几个小时的电话粥,夸张的时候可以通宵。再有就是被莫名其妙的拉出去喝酒,然后护送酩酊大醉的他或她回家。也有过被拉出去爬山,一天几乎一言不发,直到回家——这其实也是一种倾诉–无声的倾诉。还有过两口子吵架后,都来找我倾诉,我于是借机帮他们调停。最要命的一次是下午正在机房干活儿,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女孩儿在电话里一直哭,问什么都不说。我只好一边往楼下跑一边问她在哪儿,而她居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等出租车的工夫,她稍微平静了一点,告诉我周围几个标志性建筑。我连蒙带猜的找过去,居然找到了她。她正旁若无人的坐在一个公交车站的长凳上大哭–据说已经哭了一个多小时了。我在无数等车人或疑惑或不屑或愤怒的目光中搀着她,尴尬的离开……我当时很想大喊:”这不是我干的!!!” -_-b

我并不是”包打听”,但因为长期被人作为倾诉对象,所以知道很多别人的隐私,不过我从不拿这个做为谈资。当有人神秘兮兮的告诉我:”你知道xxx和xxx是怎么回事吗?我告诉你吧……”我总是漫不经心的说”哦,是吗,这样啊”,其实当事人早跟我讲得比这详细一百倍了。不过有时谣言传得太邪乎了,我也会说:”这件事情我知道,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大概也是因为我的嘴巴比较严吧,愿意向我倾诉的人才这么多。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倾诉,但我相信这是一个保持自己心理健康的好办法。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早晚会出毛病的。就像童话里讲的,哪怕在地上挖个洞,也要把憋在心里的话对着地洞讲出来。朋友比地洞强多了,还能宽慰你帮助你。我也需要朋友,也需要倾诉。我最好的倾诉对象是我的中学同学——一个女孩儿——事实上我们互为倾诉对象。我们常戏称自己是对方的”泔水桶”。

我发现倾诉人和倾诉对象通常是异性。向我倾诉过的朋友里,90%是女孩儿。所以,如果你发现自己的爱人有一个异性好友,而且他们之间可以说一些甚至不会对你提起的话题,倒不必过于紧张。你的爱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很大的减轻自己的心里压力,这是一件好事。至于两人会不会出轨,也不用太担心。跟自己的倾诉对象结婚实在是相当可怕——她/他实在是知道你太多的秘密啦,甚至比自己还了解自己!

倾诉》上有3条评论

  1. Holybear,

    哇!怎么越来越发现不知道用什么角度看你。你真是“杂家”,充当不同的角色!这是财富,好好享受。

    也佩服你的承受能力,我曾经也是这个角色,但觉得很累。不过在朋友需要的时候,我也是“光”的速度出现滴。

  2. 哈哈~如果我去接那个女生,我一定对别人说“不是我干的不是我”

  3. 你还是知心大哥呢. 以后我也找你倾诉.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