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东海岸

2005年4月16日 星期六 北京-Vancouver-Toronto

第一次出国,却并没有兴奋的感觉。一想到要在拥挤的座位上连坐十几个小时就兴奋不起来了。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出来的,但到温哥华转机时,却被安排到了不同的航班上,他俩不得不在温哥华多等上四个小时。顺便说一下,加航的座位空间确实比国航大一点,但食物极其糟糕……

到达多伦多时已是晚上八点半,赶紧直奔旅馆。Staybridge是Holiday Inn旗下的一家小旅馆,只有四层,但因为房间宽敞、并提供各种免费服务,我的同事们多选择这里。客厅里有沙发、电视、书桌和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厨房里锅碗瓢盆、冰箱、洗碗机、咖啡机一应俱全;卧室里有两张舒服的大床,一个人住真有点浪费。宾馆提供宽带、市话、非常丰盛的早餐并可以带走、每周三顿晚餐、洗衣房、健身房、游泳池,最关键的是以上这些全都是免费的。

赶紧睡下吧,有啥事明天再说!

(这几张照片是后来补照的)

Staybridge门口

客厅从客厅看卧室卧室


2005年4月17日 星期日 Toronto

第一天被时差折磨得够戗,虽然很困,却五点就醒了睡不着了。在床上折腾到七点半,下楼跟同事们会合,一起吃早饭。他们比我还惨,昨晚快一点了才到宾馆。

吃过早饭感觉有了点精神,于是一起出门租车——这个城市如果没有车子根本没法生活。去Hertz的路上,我第一次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个城市——准确的说是郊区。到处都是两三层的简单的欧式建筑,一片又一片的绿地,不断有人牵着各种漂亮的狗狗经过,野鸭在路边慢慢的踱步。让人感觉到一种很悠闲的味道。

我们三个人有两个是司机,所以就租了两辆车。那个女同事租了辆小巧的蓝色美国车——这个店里唯一的一辆非日本车,我的是辆丰田加美SE。这里街上80%都是日本车,看来想在这里抵制日货是很困难了……

下午一位IBM Toronto Lab的同事Yung来看我们,带我们去了当地著名的超市T&T,中文名叫“大统华”。在这里,我第一次见识了Toronto的华人势力之强大。整个超市里的货物几乎全是中国货,价签上都是很大的中文,所有售货员全是中国人,顾客99%都是中国人,偶尔能碰到仨俩老外。那感觉就像在北京的家乐福一样!!这里有香港人、台湾人、马来的华人、印尼的华人、生在加拿大的华人、以及来自大陆各个角落的华人,难怪叫大统华!全球的华人都跑到这里来统一了:-D

明天就开始工作了,也没什么好记的。下周末我们会去尼亚加拉瀑布,到时再写吧。

路上悠闲散步的野鸭
Main Street上的房子
我租的车子

2005年4月23日 星期六 Niagara 雨

Inniskillin – Niagara Falls – Niagara on the lake

真是不走运,居然从周三就开始下雨,据说要下到下周三:( 由于下周五一早就要回北京了,这是我在这里唯一的周末,就是下刀子也要去看看瀑布!!!

一早Yung就来接我们了。他是个三十多岁的台湾本地人,总是笑眯眯的。他很小就来加拿大了,但国语不错。后来他告诉我们今天是他说中文最多的一天 🙂

加拿大的高速几乎都是免费的,这点实在是非常爽。我一路狂开,110多公里的路程,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刚下高速就看到路边的标记——Inniskillin!昨天我的requesting manager告诉我这个是多伦多最好的一家冰葡萄酒厂,一定要去看看。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决定先去酒厂。一方面是因为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酒厂是室内活动,可以先去;另一方面是因为方向盘在我手里,hiahia。

Inniskilin酒厂的小酒吧

Inniskilin酒厂的葡萄园

冰葡萄酒(ice wine)是一种特殊的葡萄酒,需要用零摄氏度以下收割的葡萄酿制。这时葡萄内部已经结冰,用这种小冰珠作为原料能最大限度的保持葡萄的糖度,所以ice wine的特点就是甜!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种甜甜的酒,但既然是当地的特色,我也乐于尝试一下。在酒厂的木屋里,除了ice wine,还有dry wine,T-shirt等各种商品出售。如果你肯花上1加元,就可以品尝一杯inniskillin某个年份产的葡萄酒。据说2002年的葡萄不错,我就叫了一杯,煞有介事的品了品,还跟酒保合了张影。因为前两天在城里的超市已经买过ice wine尝过了,实在不是很喜欢,所以就买了瓶2001年的dry wine,只要14.95加元。离了inniskillin,我们直奔Niagara Falls而去。

尼亚加拉瀑布全景

Niagara Falls没有我想象的吵闹。那样巨大的瀑布想来应该发出震耳的轰鸣,但实际并没有那么可怕,可能是因为我们站在它上方的缘故吧。Niagara Falls是一个巨大的马蹄形瀑布,水流从宽广的河面上急速的聚拢来,又向下倾泄几十米,重重的砸在下面的岩石上。那景象真是蔚为壮观!瀑布周围弥漫着浓浓的水气,以至于附近的高楼都笼罩在一片浓雾里,看不到楼顶,仿佛幻境一般。

离Niagara Falls百米之遥的American Falls就远没有那么壮观了,虽然也非常宽阔,但由于没有那种河道急速变窄的地形,流量就远不如这边,气势上也就逊了一筹。

从上面看瀑布,总还是感觉到不过瘾,希望能凑到瀑布跟前去看上一看。加拿大的商人早就想到这点了,他们提供了游船,可以一直开到瀑布跟前。船的名字叫Maid of the mist——雾中少女,这名字真让人浮想联翩。上船前,每个人都会领到一件雨衣,我们互相帮忙,把各个开口都系了个结结实实。开始时,我们还在不断拍照。到后来船走到瀑布跟前,再也开不动的时候,四面八方的雨点劈头盖脸的泼过来,大家纷纷低头躲避,却又无处可逃。我勉强站稳,不顾相机的死活,也不管对着哪里,就是一通狂按快门,到底还是抢回来了一些照片,而代价就是人和相机一起变成了落汤鸡……不由得想起一句唐诗“黄河之水天上来”,呵呵,好像安错了地方。:)

American Falls Niagara Falls(注意右侧的黑影,那是海鸥) The Maid in Mist(雾中少女) 雾中的Casino

从Niagara Falls出来,我们买了一些纪念品(几乎全是made in China),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决定不去赌场玩了,改去Niagara on the Lake——一个著名的美丽小镇。

从瀑布出发,寻着清晰的路标,没多久就来到了一个小镇上。与其说是一个小镇,倒不如说是一条漂亮的小街。街两边都是那种不大的,却非常漂亮非常有个性的小屋,有的是商店,有的是剧院,有的是咖啡馆。每个建筑的颜色、风格都跟旁边的完全不同,她们放在一起却又显得那么和谐,就好像童话里的世界一样。

街边小店 街边小店 咖啡馆 酒瓶做的乐队 大钟

从Niagara回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我们找了家餐厅,美美的享用了一顿自助餐。嗯,这才是享受生活呢!:)


2005年4月30日 星期六 Toronto 阴

Downtown

很奇怪吧,本来周五应该回去了,但我今天还在多伦多。临走前的两三天忽然接到指示,要我去谈另一个新的项目,并且学习所需的技术,所以我这趟差一下从两周变成了五周。明天李嘉林就回国了,张霞也要去Quebec休假了,剩下的三周我就要在这里独自一人了,而且五一长假也没的歇!:'(

既然明天嘉林就要回国了,我们也来不及往远处跑了,就近到市中心好好转转,感受一下气氛,shopping一趟吧。Jerry也是从台湾过来的,他可真是个好人,自告奋勇给我们做向导!来到Toronto遇见的华人同事都特别热情,只要一有时间就带着我们到处逛,还请我们去家里做客。要是没有他们,真不知道剩下的三个星期该怎么过……

周末这里的地铁票很便宜,几块钱的一张通票就可以两个人在一天之内随便坐几次都行。我们坐地铁先来到King St.附近,就上来开始暴走。说实话,市中心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只是感受一下这里的气氛。有的街道是一片一片的欧式古老建筑,而转过街角,又会看到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有的街道两边都是一座紧挨着一座的几十层的大楼,走在中间抬头,只能看到一线天空,给人一种阴森压抑的感觉。周末街上人很少,不像北京一到周末市中心就人满为患。这里的人似乎都躲到家里去了。我们四个在街上随意漫步,不断拍下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有欧洲风格的正在修建中的市政厅,有正在举行越战纪念活动的老兵,有跟北京出租车穿着同样“服装”的出租车,边赶路边吸大麻的黑人乐手,加拿大第一高度的CN Tower,街边别致的小店,露宿街头的乞丐,还有破败的中国城……

不多写什么了,大家还是看照片吧!:-D

多伦多的地铁 纪念越战的士兵 街头露宿者 The Bank of Montreal
跟北京出租车很像吧! 市政厅 满街都是的Second Cup Coffee 中国城

2005年5月1日 星期日 Toronto 晴

Casaloma

来多伦多之前,我并不知道有Casaloma这个所在。上周一个中午去food court吃饭,偶然路过一个中文书店,看到有卖多伦多旅游的书籍,就站在那里翻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多伦多的市中心里居然有一座百年古堡!就好像当初我没去过苏杭,先拿南京瞻园当做演习一样;同样向往欧洲古堡的我,这次就拿Casaloma来过一把瘾吧!

两张照片拼出来的,先凑合看吧。。。

Casaloma,这座始建于1911年的城堡,300工人花费了3年时间,耗资3,500,000美元,于1914年完工。这个3,500,000美元可是当年的货币,那时候的购买力可比现在高数十倍呀!她的主人,Henry爵士和Mary夫人当时是富可敌国的大亨。Henry爵士一心效忠英国女王,自己出资组建了一个步枪团,自任团长,随时听候女王的调遣。后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封Henry爵士头衔,使他终于过了一把贵族瘾。

Henry爵士的一生很有传奇色彩。他投资各种产业,一边建立他的商业王国,一边用挣来的钱组建步枪团,到处征战。最后却因为战争而使他的房地产生意破产,自来水公司又被收归国有,因此不得不出售掉Casaloma城堡。但他一直坚持自己作为一个军人的理想。多年以后,买下这座城堡的Kiwanis Club的领导们携夫人们在城堡里为年老的Henry爵士祝寿时,全体起立高唱《老兵不死》,Henry爵士竟一时难以自已,痛哭失声。

这个城堡的失意故事已经尘封多年,我还是去看看她的辉煌吧。

Casaloma的大厅高大而宽敞,左手一片同样宽敞的区域是当年Henry爵士的书房。以普通人的眼光看,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图书馆,藏书之丰富令人瞠目。再往里更广阔的区域是餐厅。Henry爵士非常好客,家里几乎天天宾朋满座,这个大餐厅可以容纳上百人一起进餐。而靠近窗边的壁炉旁,才是他们夫妇平时进晚餐的地方。而早餐是在另外一个房间里享用的,那里的装饰非常奢华,用的是雕刻极其精美的橡木桌椅,四周的装饰金光灿灿,桌上的餐具也都是银质的。

在城堡一层的最东侧,是一个被玻璃窗包围的大房间,这是Mary夫人最爱的花房。里面摆满了各种花卉树木。从花房出来,穿过一条挂满油画的“孔雀走廊”,进入一间并不起眼的小书房——当年Henry就是在这里管理他的商业帝国的。

大厅里的古钢琴私人图书室
花房早餐厅

通过书房里壁炉后的楼梯,可以直接上到二层Henry爵士的卧室。这是一个中国式的卧室,中国式的大床、中国式的书桌、中国式的太师椅……这座城堡里另外还有一间完全用中国丝绸装饰的客房,看来Henry对中国文化还是情有独中呀。如果说至此看到的还都是古典的奢华,那么主人的卫生间就现代得让我大跌眼镜了!这是一个用大理石装饰的,大约20平米的房间。里面非常现代的洗手盆、浴缸就不必说了,令人惊奇的是,这个1911年建造的卫生间里居然有抽水马桶和多点喷射水柱按摩的淋浴房!(可惜淋浴房的那张照片照虚了,不能给大家展示了。)

贵族的家里,男女主人都是有各自的卧房的,不管他们是否睡在一起。Mary太太的卧室比先生的还要漂亮,到处都是雕刻得非常深的天使浮雕。无论是镜子上方、梳妆台旁、壁炉四周、卫生间的门上,都是大大小小栩栩如生的天使像。Mary太太一定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在二层的另一头,是温莎室和圆室,这是这座城堡里最富丽堂皇的两个房间,是Henry爵士专门为来访的英国皇室成员准备的卧室和客厅。

圆室 Henry爵士管理商业帝国的办公室 男主人卧房 男主人卧房的卫生间
女主人卧房 温莎室的床 中国式客房 会议室

三层主要是一些图片展,主要是Henry爵士的骑兵团当年的服装、兵器、乐器等。从三层往上,可以前往两个塔楼,一个是开放型的Norman Tower,一个是封闭的Scottish Tower。 Norman Tower的视野相当好,可以看到周围很多漂亮的建筑以及远处高高的CN Tower。而Scottish Tower里的墙上,居然到处是相当于“到此一游”的各种文字的留名。呵呵,天下游客一般黑呀!

从上面下来,才发现一层大厅的右侧还没有进去过,而那里才是整个城堡最漂亮的部分——橡木厅。这是一个有上百平米的巨大客厅,四周的墙壁完全被厚厚的雕刻得美轮美奂的橡木所覆盖。那些雕刻之精美,让我这个在中国看惯了木刻艺术的人也不禁叹为观止。橡木厅旁边是吸烟室和台球室。吸烟室旁的楼梯通向城堡的地下室,那里原来是储藏间和酒窖,现在被改成了餐厅和纪念品店。

橡木厅一角

大阳台

吸烟室

Norman Tower

从地下室有一条800多米长的地下通道,直通到城堡外的马厩。那里是当年Henry养马、驯马的地方。在马厩旁还有一个巨大的温室,这是育苗室。城堡一层花房里的植物,就是在这里培育长大之后挪过去的。

从马厩沿原路返回,整个城堡就算都逛完了。城堡的外面是一个不算太大的花园。这里的园林跟南京、扬州的相比,就相形见绌了,不赘述。我很想从花园里拍摄城堡的全景。奈何整个城堡幅面太宽,而我的相机又没有广角,只能照到局部。大家要想看看城堡的全貌,还是去他们的官方网站http://www.casaloma.org一睹真容吧。

Scottish Tower


2005年5月7日 星期六 Ottawa 晴

我是跟着多伦多的泰安旅行社的大巴去Ottawa玩的,一日游,只要30多加元。多伦多到渥太华500公里左右的路程,大巴整整开了5个小时。其实路上并不慢,主要是因为那里规定长途客运司机必须每隔若干小时休息多长时间,所以我们路上休息了两次,每次长达半小时……倒是保证安全了,但却占掉了大量的玩的时间。还好,渥太华本来就没有太多可玩的地方。

第一站是国会大楼。宽阔的广场上种植了美丽的郁金香,正在热情绽放。广场的左侧是参议院,右侧是众议院,前方是拥有高高的和平之塔的政府办公楼。这里的建筑很英国,甚至Peace Tower门口矗立着苏格兰狮和英格兰狮的雕像——这是加拿大国徽上的狮子——加拿大本来就是英联邦国家嘛。在三座大楼的周围,散布着大大小小的雕像,其中有伊丽莎白女王的骑马像,也有加拿大第一任总督Mr. McDonald的雕像。从和平塔背后望去,可以远远的看到国家艺术宫、圣母院和穿过亚历山大桥的渥太华河。

参议院大楼 和平之塔 司法部 雕塑
圣母院 国家艺术宫 渥太华河与亚历山大桥 城堡酒店

国会大楼前的郁金香面积并不大,今天适值渥太华的郁金香节,运河边的广场上更是花团锦簇,游人如织。郁金香本是荷兰国花,但在渥太华却有这么一个历史悠久的郁金香节,这其中有个动人的故事。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荷兰被德国占领。荷兰王室朱莉安娜公主一家来到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避难。1943年1月,朱莉安娜公主怀胎十月,即将临产。根据荷兰王位继承法规定,新生的皇子或公主必须诞生于荷兰国土,才能被承认为皇族的一员。不过以当时的情况,朱莉安娜公主根本不可能回到荷兰分娩。而加拿大法律规定,凡出生在加拿大境内的人生下来自动成为加拿大的落地公民。一时间,两国政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加拿大政府最后终于破例通过了一项紧急法案,把渥太华市民医院的一间产房临时赠予荷兰政府。加拿大政府以他们的机智解决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国际难题,也播下了加荷人民特殊友谊的种子。1943年1月19日,朱莉安娜公主在“自己的领土”上顺利生下了第三个女儿玛格丽特。战争结束后,荷兰政府以10万株郁金香赠送加拿大,以表感激之情。荷兰议会也通过法案,将渥太华市民医院那间产房的荷兰领土主权归还加拿大。此后,荷兰皇室每年都向渥太华赠送一万株郁金香。1953年,渥太华举办了第一届郁金香节。1995年,玛格丽特公主重返渥太华主持郁金香节。同年,渥太华的郁金节升格为加拿大郁金香节,以见证加拿大与荷兰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它让我看到人性中爱的种子,即使在战争的乌云下,也丝毫不能被阴霾掩盖;即使是国土、主权这些高高在上的东西,也不能把它抹杀。

运河边那大片大片的郁金香比之荷兰当然相去甚远,但也足以使人惊艳。当然,还有那蓝得让人窒息的运河水。在渥太华,我度过了一个绚丽的夏日午后,各种色彩都好像溶化在了阳光里。


2005年5月14日 星期六 Montreal 阴有雨

如果问我,在我去过的加拿大城市里哪个最美,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蒙特利尔!

这个法语区的城市因为奥运会而闻名世界,后来又因为闹独立而衰落。曾经的加拿大第一大城市,没有多伦多那种钢筋水泥林立的现代感,有的是满街古老欧式建筑给你的厚重的文化感。而法裔人口的浪漫情结,更是这个城市到处充满艺术的,甚至有点放荡的气息,难怪被世人称作“小巴黎”。

我是今天一早从多伦多出发的。第一次独自驾车长途旅行,以前即使在国内也没有过,所以这次事先尽力做足功课。从网上下载了大量资料存在笔记本里,打印了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高速公路图,以及详细的行车路线图,还从Mei那里借来了Montreal的城市地图和一部手机。备足了两大瓶矿泉水和一些面包火腿,这样即使迷路,干粮也够坚持一整天的了。

北美的高速公路确实很发达,车子又不多,在高速路上飞驰真是一种享受。从多伦多到蒙特利尔560公里,如果顺利的话,下午一点前就能到达宾馆。可是,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先是遇到倾盆大雨,整个高速路都笼在烟雾之中,即使把雨刷器开到最快,也还是看不清前面的路况。我只好小心翼翼的把车控制在80公里以内。整个路途中,一共遇到了三段这样的大雨,每段持续大概20到30分钟的样子,大大影响了我的行程。进入魁北克省境内时,就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魁北克的公路指示牌远没有安大略的清晰,总是出现在离路口很近的地方,等看清楚了,就已经走过路口了。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迷路的:( 在离蒙特利尔市区非常近的一个高架桥上,我错过了一个右转弯。虽然我立刻就意识到了,但已经不能退回去啦,只好尽快从主路上开出来。可是这里的高速路出口之间很远,又开了十几分钟,才总算掰出来,停在WalMart门前。这时天空又下起了大雨,停车场上一个人也没有。我冲到WalMart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个年轻人也从雨中冲了过来。我连忙拦住他问路,他说路线比较复杂,要拿着地图才能给我说清楚。于是他又带着我冲回雨里,到他的车里取出地图给我详细讲解。等说明白了,我俩都被淋透了。。。我告诉他,这是我第一次来蒙特利尔,就遇到了这么好的人,真是太感动了。他笑着祝我好运。

顺便说一下,我到这儿之后有了个习惯,就是说谢谢的时候向对方抱拳拱手。想来是中国的功夫片已经蜚声海外了,老外看到我这个架式,通常是露出会心的微笑。:)

很快,我又驶回了高速公路,并且找到了那个错过的转弯。但这次我又犯了一个严重错误——把方向搞反了:'( 我越开越觉得荒凉,越开觉得离城市越远。可是在高速公路上,又不可能问路。还好,我遇到塞车了!我从来没有觉得过塞车是这么的可爱!我放下车窗,对旁边车子里的老头大喊着问:“Is this the way to Montreal?”那个老头哈哈大笑:“It’s the way to Quebec! Montreal is behind you! Hahaha…”My God! 我居然穿过了Montreal,继续往北面的Quebec City进发了!

去Quebec City也不错呀!听说那里比Montreal还要漂亮,但从这里过去还要开两个小时,而且现在又塞车。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就决定还是掉头开回去。加拿大的城际高速公路是开放式的,而且中间几公里就有一个可以掉头的豁口,所以我很快就又踏上了去Montreal的路。这次我学乖了,一进Montreal郊区,远远的看到高高的铁架桥,我就停下来问路。两个正要去钓鱼的中年人告诉我,开过那座大桥就是市中心,我可以很容易的找到那间旅馆。

这次终于没有再费周折,我直接就找到了旅馆,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咖啡机,然后到浴室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出来一边喝着热腾腾的咖啡,一边打开电视随便翻看。外面的雨已经很小了,我打算休息一会儿就出去转转,顺便解决晚饭问题。

四点多的时候,雨停了。我拿上相机,走出旅馆,开始游荡。我住的旅馆就在Montreal最繁华的Sainte-Catherine街上,但现在是下午,一点儿都看不出热闹来。我顺着小街漫步,两边是各种小店、咖啡馆、脱衣舞酒吧、教堂……忽然发现路边有一个大门,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加拿大第一名的大学,Mei的母校——McGill College。趁着天还亮着,我进去拍了一些照片。确实是一所很漂亮的学校!

博物馆
教堂
教堂
教堂
教堂
街边小店
街头雕塑
脱衣舞酒吧,不过我去的不是这家
McGill的校门 Mr. McGill McGill的教学楼 McGill里的雕塑

从McGill出来,我走走停停,边走边拍照。这时身后传来几个年轻人的声音。
“Why does he always stop and wait? Is he waiting for us?”
“No, he is taking pictures. I bet he will shoot that church.”
我回头冲他们笑了笑大声说:”Yeah, you’re right!”然后就冲着教堂猛按快门。他们没料到我听懂了他们的谈话,被吓了一跳,然后就在哄笑声中走开了。不由想起了一个笑话:在北京秀水街,一个mm指着一个黑人对她bf大声说:“快看,好黑啊!”没想到黑人回过头来,用倍儿地道的北京腔儿说道:“就你白啊?”然后不理那个惊得张着大嘴的女孩儿,接着溜达去了。

又逛了一会儿,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先回旅馆休息了,等到华灯初上的时候再溜出来找乐子:)

在旅馆里上网、看电视到八点多,外面已经是灯火通明了。我到街对面的出租汽车等候站叫了一辆车。开车的是个非常老的司机,白发苍苍的,我需要大声喊他才能听得清,搞得我一路非常紧张,生怕出交通事故。不过老头儿挺开心的,我告诉他我是第一次来Montreal,想去脱衣舞酒吧看看,请他帮忙推荐。他很热情的告诉我这里比较有名的几家,还有他们的差别。然后推荐我到附近的一家,他说那里是最好的,最放松。

这个酒吧的门脸儿不小,暗红透紫的色调显得非常暧昧。进门时,一个彪形大汉要跟我收五块钱的门票。幸亏我早在网上了解到了,就告诉他从没听说过酒吧还要买门票,然后径直走进去。酒吧的面积不小,正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的台子,大概有五米乘十五米的样子,台子上两端各插着一根钢管,一个女郎已经在上面跳起来了。

我在台子边找个座位随便坐下,要了一瓶啤酒,价格7.25加元,跟普通酒吧没什么两样。我大方的给了waitress10块钱,并告诉她不用找了。她很高兴,我就借机问了她一些问题。她告诉我,如果放张钞票到台子上,舞女就会到我面前舞动一会儿,然后捡走钞票;如果想让舞女到我身边来为我演出,要8块钱跳一段,大概3分钟的样子。

我坐在台子边上看了一会儿,发现并不是每个舞女都会脱得一丝不挂的。越是跳得好的,她根本不用脱衣服就会赢得满场喝采,不断有人往台子上放钱。跳得差身材又差的,都脱了也没什么人理睬,大家只是礼节性的鼓鼓掌、吹吹口哨。老实说这些五大三粗的北美女人,我一个都不喜欢,所以也就没有点人的打算,直到看见一个一袭红衣、身材娇小的美女上场,她的身材和舞姿深深吸引了我。我赶忙把那个招待叫过来,让她帮我请红衣mm跳完后,过来为我单独表演。

脱衣舞又叫table dance,因为舞女是站在一个矮矮的小圆桌上表演的。她们是舞女,但不是妓女。所以你要尊重她们,并且绝不能触碰她们的身体,或用言语侮辱。

一会儿红衣mm拎着小圆桌走了过来。我站起来和她握手,并且分别自我介绍。她是Montreal本地人,名字的发音很像Tomato,我就开玩笑的叫她Tomato了,她听了挺开心,好像很多人都这么叫她似的。我告诉她这是我第一次进strip bar,她大笑,说我太“纯情”了。她为我跳了两段,又一起聊了会儿。我说她的身材太棒了,像东方女孩儿,她又大笑了起来。

我在Montreal住的Hotel Du Fort

看看表11点多了,我得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逛一整天呢。走在回宾馆的路上,到处是闪烁的霓虹灯,身边是熙来攘往的年轻人。呼啸声、口哨声、吉他声、歌声,夹杂着妓女们大声的讨价还价声……这真是个醉生梦死的城市。不过这并不是我所说的“最美”,明天我要去的Saint Joseph, Notre Dame, 以及Old Montreal,那才是Montreal最迷人的地方。

(Strip Bar禁止拍照,所以就没有照片跟大家分享了。)

 


2005年5月15日 星期日 Montreal 阴转晴

在Montreal最郁闷的一件事就是开车了,这里多一半的街道都是单行线,所以一旦走错就很难绕回去。所以我昨晚好好研究了一下Montreal的地图,把要去的地方怎么走都搞明白了,避免再次迷路。

一早开着车子来到Montreal北面的山上,这里是整个城市的最高点,座落着Saint Joseph大教堂——北美最大的教堂。这是一座圆顶的罗马式建筑,高大巍峨,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车子开到山脚下,顺着长长的阶梯,进入一层的礼拜堂。这个礼拜堂足可以容纳上千人,这时已经坐得密密麻麻,神父正在讲着圣经,三两个像我这样的观光客轻轻的走来走去,偶尔拍张照片。阳光透过四周巨大的落地彩色玻璃窗照射进来,整个大堂沉浸在一种神秘的色彩中。神父背后,圣父怀抱圣子的塑像神态慈祥温和,背后金光万道。

Saint Joseph教堂 最初的小礼拜堂 现在的大弥撒厅 弥撒厅的彩色玻璃窗 Votive Chapel

穿过礼拜堂,来到后面的Votive Chapel。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有若干个神像,每个神像前都有数百支蜡烛。整个走廊是没有灯的,但在数千支蜡烛的照耀下,一点不显得昏暗。神像之间的墙上还悬挂着数百支手杖,我问工作人员,他们告诉我,那是来礼拜的人病好了之后,就把不再需要的手杖挂在这里,以表对神的感激。

沿着楼梯向上,我来到了那个巨大的圆顶下的大礼拜堂。这个礼拜堂比一楼的还要大好几倍,应该是在重要的宗教节日时才会使用的。这里四周墙壁上除了巨大的彩色玻璃窗之外,还有很多浮雕。教堂是罗马式建筑,虽然高大空旷,但因为没有插入云霄的尖顶给人压抑感,所以我还是很喜欢这里的气氛的,感觉暖暖的,神好像离你很近。

出了Saint Joseph教堂,我驱车直奔蒙特利尔的老城区,去看看闻名已久的圣母院——据说Celine Dion就是在那里披上婚纱的。老城区的街道狭窄,全是单行线,两边是密密麻麻的古老雄伟的建筑。即使是现代化的时尚服装店,也在一座古老的欧式建筑内部。而那种很有品味的小杂货店,就更是遍布街头了。

Old Montreal的银行

Old Montreal的街道

Old Montreal的商场 Old Montreal的酒店

圣母院

圣母院的彩色玻璃窗

圣母院是一座新哥特式的建筑,像所有的圣母院一样,有着双塔设计。教堂内部非常漂亮,跟这里相比,Saint Joseph就显得过于简陋了。四周的彩色玻璃窗上是手绘的图画,墙壁都用胡桃木装饰,前方高高的讲经台顶也都装饰着各种雕塑。不过这里的规矩比较多,讲经时,游人禁止入内禁止拍照,只被限制在后面很小的范围内远远的看着,稍微发出一点声响,就会有人过来制止。等到仪式结束不知道还要多久,我还是先出去逛逛吧。

老城区的每一条街道都充满了魅力,还不时有盛装的马车从身边经过。信步向东走,发现前面又闪出一座教堂,圆屋顶上面有光环的圣父像非常显眼。走进去才知道,这是一座修女院。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教堂。不仅有着跟别的教堂一样的漂亮的彩色玻璃窗,而且整个墙壁和天顶都被精美的壁画覆盖着,正面供奉的也是一张巨大的圣母画像,身边环绕着许多天使。我在这里留连了好长时间,拍了无数照片,才依依不舍的离去。如果我结婚,就选这里,而不是Notre Dame。

圣母院内顶部的装饰

圣母院的耶稣像

修女院外观 修女院的圣母像 修女院正面
修女院的彩色玻璃窗 修女院的彩色玻璃窗 修女院的彩色玻璃窗
奥林匹克体育场

在Notre Dame附近的巷子和小广场逛了一阵,又回去拍了几张照片。看看已是中午时分,我随便在街上买了个汉堡,就又开车奔Montreal的另一个不能不去的地方——奥林匹克体育场。这是当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的主体育场。双圆顶的设计,加上高高的伸向天际的火炬台,配合蒙特利尔“放荡”的氛围,曾经被世人传为笑谈。你可不要想歪了哦 😛

体育场下面已经改成了自然博物馆,但据说跟北京的植物园、大连的鸟语林相差不多,所以我就没有进去参观。在草坪的石凳上享用完汉堡,查明了返回的路径,我又开始了长途跋涉。

回去的路比来时好走多了,起码不会再迷路了。特别是刚出Montreal,阴了两三天的天空突然放晴了,阳光暖暖的照下来,在高速路上开车真是一种享受呢。我在出城后的第一个服务站花2块钱买了一大杯black coffee,打开音乐,拿出零食,慢慢享受这五个小时的旅程。天刚刚擦黑的时候,我已经到达Toronto了。

美好的周末就这样结束了。下周是我在加拿大的最后一周,开始有点想家啦。:-)


2005年5月20日 星期五 Toronto – Vancouver – 北京

一大早五点就从酒店出发了,一路顺利的回到了北京。其实一直不想家,只是归期将至时,突然发现自己离家一个多月了,稍微有一点想念。不过一旦到家了,还是觉得,家里真好。 🙂

IBM Toronto Lab(从左至右:我、张霞、李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