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扬州游记

(本文最初发于未来花园Travel版,当时无插图。bbs.buaa.edu.cn)

2004年12月18日 南京 阴转雨

周五下班匆匆赶回家,吃了点东西就又赶紧奔向北京站。Z49的卧铺房间有点拥挤,带上耳机看了第n遍《英雄》后昏昏睡去。一夜睡得不是很踏实,醒来时,发现火车正驶过南京长江大桥——到南京啦!

南京火车站外面正在大兴土木,走了老远又翻过一座天桥后才来到出租车停靠站。经历的20多分钟的排队等待,出租车把我送到了位于新街口的金陵饭店。(千万别跟路上拉客的人走,他们的面包车比出租车还贵。)这是一家五星级的宾馆,大堂宽敞漂亮、服务员热情友好。虽然是早上抵达,但由于提前定了房间,所以拿到了最后一个空房的钥匙。我后面进来的mm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坐在大厅里等 -_-

由于昨夜睡得不好,一进房间就赶紧洗澡补觉。一觉睡到快12点,看看外面天气阴阴的,考虑再三,决定先去总统府参观。毕竟有很多房子,可以避雨:)

从新街口出发,依照地图步行了大约半个小时,我找到了位于长江路的总统府。(南京的出租车主要是富康和桑塔纳,7元起步,包3公里,超出后2.4元每公里。)票价30元,出乎意料的便宜。还是南京比较大气,不像在大同一个小庙就要20元。

总统府始建于明朝,是陈友谅(丐帮八袋弟子?:-P)的儿子的汉王府,清朝为两江总督府。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重建汉王府为天王宫殿。1912年,孙文在此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27年国民政府在此成立。抗战中成为日伪机关。1946年后,复为国民政府和总统府。由于有如此复杂的历史沿革,这个不大的院子里既有明朝遗物,又有清朝总督府的遗迹,既有中山办公室,又有蒋中正李宗仁的办公室,还有天国大殿、日伪机关、国民政府行政院、参谋本部……小小一座院落竟然包含着中国近六百年的兴衰荣辱。

天气很阴沉,总统府的大门益发显得庄严肃穆。进门正对的大殿上悬挂一匾额,上书“天下为公”,正是中山先生的手迹。据说蒋委员长当年每天就是坐汽车到此,然后步行前往后面的办公楼的。这是一条悠长、深邃、宽阔而有些阴暗的通道,正像它所承载过的历史。在前往办公楼的途中,会经过会客室和外宾接待室,还有几间陈列着各种文物的小房间,里面有中华民国之玺、孙文建国方略图、蒋中正铜印等珍贵文物,颇值得一看。

办公楼是一座三层小楼。一层是文书办公室和警卫室,二层有总统办公室、副总统办公室、文书局办公室等房间,特别有趣的是总统办公室和副总统办公室斜对门,如果两边一起打开门的话,李宗仁正好会看到总统办公室墙上的蒋介石戎装像 😀 三层休息室里挂着中山先生手书“推心置腹”,大会议室里则在中山遗像下悬挂着林森题写的“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会议室俭朴而庄严。

建国方略图 中华民国之玺 总统办公室木牌和蒋中正铜印 蒋介石办公室
李宗仁办公室 国父办公室 煦园入口 雨中复园

和“中线”的庄严肃穆相比,西侧的煦园和东侧的复园则是别有洞天。煦园西南的孙中山办公室比起总统办公楼来更显得俭朴肃穆,衣帽间、孙先生的临时休息室、孙先生的办公室、小会议室和大会议室都还保持着原貌。办公室的墙壁上悬挂着中山先生手书的“奋斗”。煦园、复园都有一个小的人工湖在其中,湖中又各有一个石舫。煦园中亭阁较多,飞檐很高,其中还有一个双顶联体的亭子,俗称鸳鸯亭。而复园中长廊较多,曲折起伏,煦园的院墙亦如是,有龙行之像。靠近门口东侧的地方还保留着警卫部队的营房的马厩,但有可能是后来重修的,因为那些马槽明显是塑料的,看起来有点假:)

从总统府出来已经是两点半了,我才想起居然还没有吃午饭!于是打车直奔湖南路。湖南路是南京本地人逛街的去处,有点像北京的西单。两侧是林立的专卖店,偶尔也有几个大商场。我吃饭的所在是家遍布南京的连锁店——“回味鸭血粉丝”。鸭血粉丝汤加上灌汤小笼包,这可是正宗的南京人吃法。鸭血粉丝汤里有鸭血、鸭肝、鸭肠、粉丝等很多东西,都比较有咬劲,味道鲜美,再加上咬一口就汁水四溢的小笼包,这顿只有9块钱的午餐吃得我大快朵颐,HP/MP立刻满格!走出饭馆,顿时精神大振,决定下午暴走玄武湖!

从湖南路一直往东,到没路时往左拐一点就又有一条往东的小街,一直走下去就是玄武门了。玄武门很恢弘的样子,城墙上又有楼阁。但城墙上上面居然有一个巨大的横幅,写着什么“2004南京玄武湖乐翻天……”,真是大煞风景!

穿过玄武门就是玄武湖了。这时候雨开始有点大,为了保护相机,我买了一把折叠伞。但湖面一片雾茫茫的,有了伞的保护,却也没什么东西可拍了。地图上看起来玄武门到解放门没多远的样子,但在雨里走起来竟是那样的遥不可及,而且还越走越冷。这时候我要庆幸自己从北京带过来一瓶威士忌了,而且还要感谢当年过某个生日时amenda送我的那个小酒壶。没有这一小壶威士忌,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出来 :'(

烟雨中的湖面上居然还有一只有棚子的小船在荡漾,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两个人,应该是情侣吧。而湖边路上大树下,居然偶尔还能看到拥吻着的恋人们。呵呵,一个人在寒冷的雨中啜饮着美酒赶路,看着身边偶尔出现的缠绵的情侣,竟然没有一点落寞,反而是一种有点温暖的有点欣喜的感觉。

终于走出了包围着玄武湖的老城墙,坐着公交车到了一个可能离我住处比较近的地方,这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找个地方胡乱吃了点东西,快七点的时候寻着地图走回了金陵饭店。皮鞋已经湿透了,不知道一晚能不能晾干。又洗了一个澡,换上了干爽的衣服,感觉重又找回了人间的温暖。现在,我坐在房间里,喝着加冰的威士忌,看着鲁豫采访李宗盛,“纯儿是我的女儿,她是上天对我的恩赐……”

好像那紧张的工作已经离开我十万八千里了:) 05年的预算是多少?1月我们team需要多少个人?这些昨天下午还在跟老板讨论的数字,我现在呆呆的想了半天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身体上的疲惫加上心灵上的放松,这不正是我想得到的嘛:)

明天据说是晴转多云的天气,希望可以好好的看看紫金山景区。可惜花园里不能贴图,前面提到的每个景点、物件我几乎都拍照了,不知哪里可以贴带图的游记。

这段文字写下来是给自己看的,不知明天是不是还会继续写。希望这里有个角落可以放下。谢谢


2004年12月19日 南京 多云转晴

没想到还有几个朋友捧场,谢了 :)

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今天穿着旅游鞋上路。南京的游1、游2、游3公交车非常方便,连接着南京几乎所有的大小景点。而且南京的出租车较少,经常要等很久,所以推荐大家选择这些旅游公交出行。

第一站是中山陵。从停车场到陵门的路上有很多卖旅游图的小摊,建议不要购买任何地图,因为进入景区后所有门票背后都有详细地图,且有彩页赠送。中山陵给我的印象就是一直在爬楼梯。从博爱坊到祭堂一路向上,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从碑亭到祭堂的290级台阶了。这290级分为8段,下面五段较缓,分别有40、31、31、31、31级,象征五权宪法;上面三段较陡,分别有30、42、54级,象征三民主义。我可是特意数过的哦;) 从顶上往下看,确实看不到任何台阶,建筑师着实独具匠心。

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 祭堂

碑亭里的石碑上有两列烫金的大字——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与此。想想现在国民党在台湾的惨状,孙先生在天有灵,恐也要捶胸顿足呀!在八段台阶的中部有两个大铜鼎,西侧的有两个很大的炮弹孔,是当年日本入侵南京时的见证。

祭堂顶的下方悬着一块竖匾,上书“天地正气”,下面三块横匾,上书“民族”、“民生”、“民权”。祭堂里非常简单朴素,中间是孙先生的坐像,两边墙壁上镌刻着中华民国立国大纲。出于尊重,我没有在祭堂内照相。石像背后有一厚重的小门,门上匾额“浩气长存”。孙先生的风骨,确可当这天地正气、浩气长存八个字的考评。小门里是圆形的墓室,孙先生的棺木端放在中部下沉的圆形墓穴中,而顶棚上则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缓慢的绕棺一周,走出墓室,忽然被那厚重的小门吸引住了,其上竟然有11排,每排9个,一共99个门钉!这可是超过了中国所有帝王了。仔细一想,孙先生确也当得。毕竟,数千年的帝制竟是在他手中彻底覆灭了。

博爱坊 两个很大的炮弹孔,是当年日本入侵南京时的见证 从顶上往下看,确实看不到任何台阶

下得中山陵,在门口乘坐“小火车”,3块钱就到了明孝陵的门口。明孝陵是朱元璋和马皇后的陵寝,早已被毁,现存的是清康熙帝令曹寅在废墟上重修的。但由于朱元璋是前朝皇帝,复建时自然被鄙视了一把——原本五个门洞的地方变成了三个门洞,原本应该九九八十一个门钉的地方变成了七九六十三个,从皇帝变成了王爷。清朝人还真是很有幽默感呢! 😀 比较值得一看的是康熙御笔题写的“治隆唐宋”,算是对朱元璋很高的褒奖了。而陵寝最后的明楼也颇为壮观。朱元璋陵墓不是正直的,而是拐了一个弯,变成了北斗星的形状,而那个弯绕开的就是孙权的陵墓。老朱觉得孙权也是个英雄,就没有挪他的陵墓,而是让他给自己守陵门了。明孝陵里另一个比较有趣的东东,是一块刻有六国文字的石碑,是清政府为保护明孝陵所立。这是我第一次在一块碑上看到那么多种文字。

出得孝陵,花100元包下一辆出租车,事后证明确是明智之选。司机张师傅非常热情,带我逛了四方城、紫金山天文台,最后又把我放到灵谷寺门口。整个过程中他还充当导游,给我讲了不少紫金山的历史,路上还绕道去了廖仲恺何香凝的墓。

四方城是个很小的所在,不要门票。只是四四方方一个没有顶子的小石室,里面一只赑屃驮着一块巨大的石碑。我之所以要去那里,是听了一个朋友的推荐。那里人迹罕至,非常适合一个人静静的看一下午书。不过今天那里却是人声鼎沸,因为今年这里出了件奇事——赑屃流眼泪了。据说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赑屃两眼下有非常明显的两道泪痕,因此近来这里游人如织,不再是一个清净的所在了。不知这神物究竟因何这样难过。。。

紫金山天文台里几件古人留下的铜器是大大的有名:天球仪、浑仪、简仪、圭表等。很多文物历经沧桑辗转国外,终于还是回到了这里。圭表上面还残留着日本人钢锯的痕迹,简仪上的龙角龙发也是后铸上的,原来的也被日本人毁坏了。(门票15元,开车进去多加8元,出租司机不要门票。)

天球仪 浑天仪 简仪 圭表

灵谷寺是纪念国民革命烈士的地方。无梁殿里高大的墙壁上用小字写满了一个又一个烈士的名字,竟有数万人之多,颇令人震撼。常常一个连长的名字后面跟着连附以及上百名士兵的名字,显然这个连全军覆没了……灵谷寺的一个牌坊上,正面刻着大仁大义,背面则是救国救民。这八个字竟比“永垂不朽”更让人觉得肃然起敬。

这时,阴雨了两天的南京终于重又见到阳光了,心情也一下变得愉悦了 :) 灵谷寺最后的灵谷塔有九层,我已经没有体力再爬了,绕塔一周便拾级而下。出寺后乘游2路到明故宫站下车,打算看看明故宫旧址。到了之后才发现上当了,所谓旧址,只是一个广场,如今已经成了老人孩子们的嬉戏乐园。于是又上了游1路,奔鸡鸣寺而来。

鸡鸣寺

鸡鸣寺是南京的三座古刹之一,同属“南朝四百八十寺”之列,真是历史悠久了。Tips:游1路的鸡鸣寺车站离寺庙距离较远,需要继续前行至路口左转,遇路口再右转,见南京市政府再左转,见“古鸡鸣寺”牌楼再右转才能到。多亏热情的南京人给我详细指引,总算找到了。鸡鸣寺里住着很多尼姑,香火很旺,来的多是年轻人。门票只要5元,而且还赠送香火。所以,这里不是个靠旅游挣钱的寺庙,而是一个真正礼佛修行的清净之地。我一进门就被一个尼姑叫住,说我身量跟她师父很像,让我帮忙试试衣服,在得知我身高180cm后,她又打发我走了,说她师父176cm,我faint,呵呵。鸡鸣寺进门左手有块影壁,上面刻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寺内空间有点狭小,但大殿一座接着一座,宝相庄严且香火旺盛,最后面的宝塔也颇为壮观。由于寺里五点半就关门了,我逛了一会儿也就走了出来,打车直奔今天的最后一站——南京长江大桥。

我是特意在傍晚去的,为的是看看大桥晚上灯火辉煌的样子。但是结果让我失望了,桥头堡根本没有轮廓灯,而桥上的路灯也只亮了东侧的,因此相片的效果不太好。站在大桥上,一阵阵寒风吹过,我赶紧取出酒壶泯了一口。这时脚下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吓了我一跳。仔细一想才明白,原来是过火车了。抬起头来,看着左侧漆黑的江面、右侧飞驰而过的大货车,还有脚下震动的地面、以及前面黑黢黢的巨大的桥头堡,突然心里产生了一丝恐惧。于是赶紧走回桥头,坐上回城的公交车。

回到繁华的城里才发现自己已是饥寒交迫,赶紧随便找了个馆子坐下,但这次却不想胡乱吃点了。经过服务员的推荐,我点了南京特色的盐水鸭、清炒芦蒿和臭干炒肥肠。清炒芦蒿感觉有点像豆苗,但没有豆苗的鲜嫩,吃起来口感一般,而盐水鸭和臭干炒肥肠却是异常美味!特别是那道臭干炒肥肠,两样原材料配上红色绿色的辣椒一炒,真是色香味俱全。而臭干和肥肠的口感碰到一起,更是相得益彰,吃得我大快朵颐。建议朋友有机会去尝一尝这道菜,当然,缺点是有点油腻。

吃过晚饭回到宾馆,充实愉快的一天又结束了。明天要去心仪已久的中华门了,这两天没少看南京的老城墙,明天一定要爬上去看看!当然还有美丽的莫愁湖和秦淮河……


2004年12月20日 南京 阴

早上睡了一个大懒觉,出门时已经十点了。车子直接停在瞻园门口,这是个号称“金陵第一园”的江南园林。我并没有去过苏杭,因此对这个园林也就分外期待。瞻园原本是朱元璋称帝前的吴王府,后来赏给了徐达。清朝乾隆下江南时曾下榻于此,现在瞻园的匾额即是乾隆的御笔。天国时,此处又成了东王杨秀清的王府。园子不大,但却移步易景别有洞天,明明已是山穷水尽,钻过一个山洞却又有一小片静谧的小天地。想来苏州那些比它大得多的园林,恐怕更是变化多端,更加让人想往。不过这次恐怕没有时间去苏州了,留给下一次旅途吧,希望那时不再是独自一人 :)

瞻园里有个不小的太平天国文物展。我发现里面好几方天国官员的官印,而它们无一例外的以“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开头,后面才是他们的官名,颇为有趣。难道天父、天兄、天王也是三位一体的?呵呵

走出瞻园,向东不远就是夫子庙了(门票15元)。因为以前去过曲阜的孔庙,这里也就不值一哂了。我买的是22元的通票,除了可以进夫子庙,还可以去王谢古居、李香君故居、江南贡院。这时已是12点了,我先到乌衣巷口的一家餐厅解决肚子问题。最近吃饭的饭馆总在向我推荐“长江鮰鱼”,但考虑到只有一个人饭量有限就一直没有点,这次终于决定尝一尝,所以除此之外只点了一个油炸臭豆腐干。江鮰真是出乎意料的鲜嫩,由于是江鱼,刺也不多,建议朋友们也去尝一尝,58元一斤,每条大约1斤3、4两。顺便说一下,南京本地人喝的是“金陵干啤酒”,味道清爽,虽不是上佳,但也比燕京啤酒好喝。

酒足饭饱后,踱步到乌衣巷内的王谢古居。这只是个小小的院落,后人仿造的,没有什么看点。而李香君故居“媚香楼”也不过是个重建的二层小楼,无甚趣味,倒是在一座石碑上看到了“正版”的香君故事,似乎比孔尚任的《桃花扇》更有意味。话说名妓李香君委身侯生一年后,侯方域由于政治迫害被迫出走。其间,李香君力抗投靠佞臣的阮大铖,不息触柱求死。虽未死成,却也吓退的小人。后,香君出家栖霞山,苦等侯生来寻。顺治八年,科举重开,侯生得中后不忘旧情,回来找到李香君,欲携其上任。然香君因侯方域变节投靠清廷而

不肯见他,最后孤独终老于栖霞山。一烟花女子有如此见识真堪称“侠女”!当然,正史并非如此。侯生虽欲变节却不能,再次落第;至于香君,则在栖霞山下一座道观出家,史书云,不知所终。(顺便解释一下,古人女子要贞,男子要节。贞是一女不嫁二夫,节是一臣不事二主。失贞的女子为古人所唾弃,失节的男子同样是为世人所不齿的。但汉人事满清并非失节,如果曾在明朝出仕而又在清廷为官,才称为变节。明清时曾有不少世家,父辈为明朝之官,子辈到清朝才科举出仕。而他们的行为并不会为世人诟病,不是变节。)

中华门和雨花台似乎应该是到南京后的第一站,我却留到了第三天才去拜访。中华门门票15元。这是一座有四重城门三个瓮城的庞大城堡。城中有数个藏兵洞,可藏兵数千人。现在各个洞都变成了小商贩的商店,只有下层的一个洞内是完全空着的。我刚走上这个洞的台阶就听到了巨大的嚓嚓声,吓了我一跳,左右看看没有任何人,又原地跺了一下脚,立刻又听到了大出数倍的声音。原来是空旷的长达数十米的藏兵洞的回声。大着胆子走进阴森的洞内,四围的巨大回音就好像那数千兵甲的魂魄还萦绕的空旷而压抑的空间内。此间不宜多停。顺着马道走上高高的城墙,四周竟是一片颓然。破败的民居、仿古的建筑,虽是不甚光鲜,却有着一种文明的力量,一种深沉的文化的厚重。不像东方明珠上四望的景观,一片豪华间或一片破败,完全是一方弱肉强食的丛林水土。

四重门

登城石阶

俯瞰瓮城

城墙

从中华门向南走大约15分钟就是雨花台公园了。中间被一道围墙阻隔,那是南京南站的围墙,有一座天桥可以逾越。由于连日奔波有点累了,进门后就花10元搭乘了一辆电瓶车。事后证明我的选择错了,建议后来的朋友除非HP透支,否则还是徒步游玩的好。雨花台的植物覆盖率高达95%,好一个清幽所在!如果你有时间在南京长住的

志哀

话,雨花台和四方城绝对是个可以带上一本书、一瓶水,独自度过一个下午的好地方。这里的建筑肃穆而并不矫情,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崇敬。纪念馆里的史料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一个个年轻甚至有些稚气的面庞,还有恽代英的那句诗——“留得豪情作楚囚”!这是一个并不需要豪情的时代,也许有些醉意就够了,就像我带来的那瓶威士忌,已经告罄了,不知道明天该如何度过……

志哀

离了雨花台,我回到宾馆睡了个小觉。这两天有些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一觉醒来已经快八点,打车去湖南路的狮子桥寻找南京旅游攻略上推荐的那家尹氏鸡汤小笼包店。这是一家简陋的小店,灌汤包确实比回味鸭血粉丝连锁店的更好吃,只是皮太薄了,要想完整的吃到嘴里而不损失一点汁水,对于我这个“初吃者”来说,还真是有点难度呢。而这里的鸭血粉丝汤由于放入了更多的鸭肠,比起“回味”来说也更有滋味。价格跟那家连锁店却是一样的。

回来的路上,我在一家超市买了一大盒韩国的巧克力派作为明天的早餐和午餐。出商场时我发现有三个穿得不差的女孩子一直跟着我,快到天桥时其中一个女孩过来跟我搭讪说,她们来南京找工作没有找到,钱却花光了,希望我能帮她买点吃的。我把那一大盒巧克力派拿了出来,问她:“这个要吗?”她说:“要。”于是我就递给了她,她又说我们有三个人呀……我笑了笑说:“只有这些了,祝你好运。”然后就继续赶路了。我的余光看到那三个女孩很快凑到一起拆开了包装,分吃那些食物。我越走越觉得不舒服,想起了那个女孩说话时的犹豫和不自然,想起另外两个女孩躲得远远的怯怯的样子,想起她们分吃那盒东西时的迫切,我立刻停住脚步回去找她们,却再也找不到她们了,就好像突然从这个满是圣诞灯火的繁华的街头蒸发掉了……

明天我会在哪里呢?继续在南京逡巡,还是去扬州小住?明天的事还是等明天醒来再说吧。不过如果离开南京的话,我无法保证扬州的宾馆也有宽带,也就无法保证明天还能有流水帐贴上来,随它去吧 :)


2004年12月21日 南京 阴有小雨

一觉醒来又是10点了,这两天睡得特别踏实,醒来后也有点懒得出门,呵呵,这就是休假与旅游的区别吧。如果再去掉返回时间的限制,那就是“云游”了。很羡慕一个朋友,她辞掉了工作,比我早一周开始了云游。现在正在青岛逍遥自在,而且并不清楚下一个目的地,反正只要春节前回到家里就是了……

今天南京更冷了,而且有点小雨。斗争了一上午,还是决定在南京多留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只是想随便逛逛。第一站当然是莫愁湖。

莫愁湖公园正在施工,到处都是乱糟糟的。据说绕湖一圈可以去除一切的烦恼,但今天我显然是没有这个福分了——施工使一段路断开了。而也是因为施工,我也无缘看到莫愁女的石像了。莫愁女的传说是这样的:莫愁本是洛阳人,家境贫寒,15岁那年卖身葬父,被建康城外的卢员外看中,买为儿媳。莫愁葬父后,挥泪辞母南下。不久北方战乱,丈夫应征戍边,十载音信皆无。莫愁把一缕思念寄托在帮助邻里扶危救困中,却遭到了公公的反对。莫愁不堪诬陷凌辱,投湖而死,以示反抗。后人为了怀念,便把那湖改名为莫愁湖。

莫愁湖畔

又是一个独立而有判断力的奇女子,但那个时代给她们的出路似乎只有死亡或避世。如今这样的女孩子越来越多了,男人们要知足呀。你的野蛮女友要是早生几百年,恐怕也有以她名字命名的一个湖或一座绣楼了 :)

莫愁湖确是一个清幽之处,不大的湖面被青松垂柳所环绕,间或三两处亭台水榭,一两个露天茶座。如果天气好些的话,这里绝对是个游荡的好去处,特别是对于情侣来说。

南京大学——金陵大学堂

从莫愁湖出来,我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考虑再三,决定叫车前往南京大学的旧校区。南大也是百年老店了,小小的校园里有不少古迹可寻。比如金陵大学堂的石碑,比如建于1919年的北大楼。我在学校里走的很慢,小小的园子走了一个多小时。校园里到处都是一个一个的小花园,而每个花园的设计布局又各有不同。有点园子里有环形的座椅,并点缀着几个雕塑;有的园子则起伏迂回,在路的尽头可以看到一座古朴的亭子;就连路边的草坪里都偶尔会看到三两个奇奇怪怪的雕塑,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本来想在路上拉一个ppmm请她做导游,并给些报酬,可终因为自己比较害羞而没敢出击。下次再去某个大学游览,一定要这样试试喽 :)

今天由于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见闻和太多的感触。由于还惦记着公司的一些事情,下午上线跟同事联络了一下,发现还真有不少事情。呵呵,我还是不忍心看着同事很郁闷的帮我处理那些他们职责以外的事情,所以,一会儿还是要去处理一些工作。

无论怎样,明天我就要离开南京了。也许上午会先去瞻仰一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毕竟到了这个城市,又是在这个时节,虽然并不需要什么爱国主义教育,但仅仅是出于一种尊重也还是应该去看看的。从凤凰卫视里看到今天有三十名北京市民去日本使馆门前示威了,其实又何必呢。让岩里政男回去归宗认祖又有何不可?中华民族的名簿上本来就不该有这一号。赵高之于赵国未必是个英雄,但之于秦国则肯定是个人所不齿的禽兽。

扬州会是什么样子呢?特别是在这个寒冷的雨加雪的冬日。。。


2004年12月22日 南京/扬州 雨加雪

一早醒来就看到窗外在飘雨,淅淅沥沥的,南方的雨。雨中的大屠杀纪念馆凭添了几分肃穆和阴沉。这里的建筑非常简洁,并不通过给人压迫感而达到肃穆的效果,而是用一些简单的线条和雕塑,间或一两个触目惊心的元素来给游客传递一种悲凉而庄重的感觉。具体的展品我不想多提了,有机会来南京的朋友记得来看看就是了。

终于要离开南京了,不过周五我还要回来,并从这里返京。离别之际,向大家推荐一下金陵饭店吧。这是个老牌的五星级酒店,曾荣膺中国十佳酒店。装修并不豪华,但非常舒适,客房服务并不殷勤得过分,但让人感觉恰到好处,非常舒服。你的任何需要都可以在5分钟内得到响应。最主要的是它座落在市中心的新街口,去任何地方都非常方便快捷。豪华大床间大约700元/天,可以打折。如果银子充裕的话,这里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尤其适合情侣或夫妻;)

雨中的扬州看起来并不那么诱人。我住在迎宾馆,没有星级的宾馆,但却是扬州的国宾馆。房间有些狭小,家具也有点陈旧,但干净整洁。宾馆在瘦西湖之侧,而宾馆本身就是一个园林。明天白天会好好转转的。下午一直在房间里忙工作的事情,搞定后才发现已经该吃晚饭了。让出租司机帮我推荐一家餐馆,到达后才发现原来就是博客扬州旅游上推荐的“福满楼”。餐馆就在市中心的文昌阁旁,装璜不错,价格便宜。到了扬州当然第一个要点蟹粉狮子头,第二个当然就是干丝啦!服务员又给我推荐了一个该餐馆的创新菜——烤鸭包。所谓烤鸭包就是把烤鸭切丁,加上黄瓜丁、豆腐丁和胡萝卜丁,用甜面酱爆炒,吃时用荷叶饼卷起来,像吃烤鸭一样。这个菜等于是把我们吃烤鸭时用的鸭子、黄瓜条和甜面酱打碎,拌到一起炒了再卷饼,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味道还是不错的。不过这里的蟹粉狮子头感觉就一般了,毕竟是普通的家常菜馆,早听说扬州的名厨都被大酒店高薪聘走了,要想在小馆里吃到正宗淮扬菜是不可能的,看来确实如此。

吃完饭,外面的雨还在下。顺着街道随意逛逛,径向灯光密集的地方寻找。走到“扬州时代广场”,进去发现居然是一个缩小了的东方广场。整个布局比较舒服,空间利用有效而不拥挤。而且四层还有一个电影院。既然下雨不能闲逛,我就很无聊的买了张电影票去看《天下无贼》。片子很烂,看来冯小刚也跟张艺谋一样黔驴技穷了。

明天扬州仍然是雨加雪,有可能要在宾馆里缩一天了。唉,到底不是旅游的季节,希望天能快点晴起来。


2004年12月23日 扬州 晴转阴

哈哈,老天爷也可怜我这个辛苦了一年的人,不忍让我难得的休假以郁闷终结,今天居然给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晴天,甚至还让太阳出来露了一小脸!

早上虽然还有点冷,但总是个晴天了,早饭也顾不得吃,就赶紧奔向瘦西湖。瘦西湖其实是一条有点宽的河道,由于当年文人们的西湖情节,再加上这条河道位于扬州西侧,所以被命名为“瘦西湖”。所谓“借取西湖一角,堪夸其瘦”。

一进门就看到一条碧水,岸边三步一桃五步一柳。若是农历三月,这里正该是一片桃红柳绿的热闹景色。但冬日也有另一种风韵,桃树已经秃了,只有垂柳还挂着杏黄色的叶子,一片萧索的气象。这好像更适合一个人的旅行呢:) 沿着长堤“冬”柳向前漫步,不久就是一座园中之园——徐园。江南的园林要在小中才能得其妙处,若是园子过大,就会在其中做出一个个园中之园,化整为零,以求更多的变化。妙的是,到徐园门口的时候,居然开始飘雪了!天气并不阴沉,也没有什么风,雪片不多,但都是很大片的那种,稀稀落落的很悠闲的飘下,就像我的心情一样。

五亭桥(莲花桥) 凫庄

瘦西湖园林原本是当地盐商为了取悦乾隆而建,所以其中就有不少仿北海的效颦之作,当然既是瘦西湖就也少不了仿西湖的学步之景。像金山、白塔、五龙亭就都被搬到了瘦西湖中,据说最初的白塔是只因乾隆说了句“像北海可惜少了个白塔”,盐商们就在一夜之间用盐

包堆出了一座白塔,连乾隆都不禁感叹“扬州之盐商财力伟哉”!瘦西湖的五龙亭是修在一座桥上的,并非连珠形的而是四星捧月状,而桥则是一座北方式的大青石桥。茅以升认为天下桥梁以赵州桥最为古朴,而五亭桥最为秀丽,我却不以为然。亭本是一种很有灵气的建筑,以一种很笨拙的组织结构(围棋上叫“愚形”)修在了一个浑厚古朴的青石桥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值得一提的倒是从五亭桥上观看桥下东南不远的一座园中之园——凫庄。这座园子是完全用一些石柱支撑在湖面上,从五亭桥上俯瞰,就好像浮在水面上一样,难怪叫做凫庄。

穿过五亭桥向西,居然看到路边有一间真正的茅屋,就是古装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那种农村里最破旧的茅屋。导游们走过此都会说,这是专门建造的让游人感受一种世外桃源生活的景观,大家可以在此照相;并会吟诵两句“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殊不知这个不伦不类的东西跟秀奇诡谲的江南园林完全是格格不入的,简直极尽穿凿矫情附庸风雅之能事!若说稻香村还真能勾起贾政的一丝归农之意的话,那么这里就只能勾起媚雅的市侩气了。

前面不远向北望去,就可以看到所谓的“二十四桥”了。数百年来,二十四桥之所指一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杜郎善用虚数,这二十四桥就像南朝四百八十寺一样,盖为泛指;也有人说确有二十四座桥,沈括甚至还一一列举之;又有说那只是一座桥,隋炀帝时曾有二十

所谓“二十四桥” 静香书屋

四位美人月夜在此吹箫,因而得名;更有甚者,说二十四桥不过是一座桥的编号,就像东单三条、南京路第111弄一样……我既不够浪漫,也不够无厘头,所以宁可相信第一种解释。而眼前的这座所谓的“二十四桥”就又是当代人的穿凿之作了。这座桥长24米,宽2.4米,有24根玉石栏杆,上下桥各24级台阶……真是“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我也自觉幽默感有些不足了。。。呵呵,是不是自己太强求了?也许出来游荡,只可有怀古之心,不可有访古之志吧。其实大可在瘦西湖畔某个树影婆娑之处插上一块小石碑,上面歪歪斜斜的写上“二十四桥仍在”,足矣。

如果跟着导游进来,过了二十四桥,她就会带你返回了,但我建议你顺着湖东岸继续向北。顺着弯弯曲曲的小径,不远就看到一座小院落,曰“静香书屋”。这是个很小很幽静的园子,有水、有花、有竹、有屋、有亭,有假山、有石舫。夏日若能在此小住数日,有书琴相伴,真不枉此生矣!

再往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了,但路径清幽,正是散步的好去处。瘦西湖50元的门票还是值得的,特别是在烟花三月时游览,绝对的清幽地温柔乡。

出北门左转上山坡,便是扬州的另外一处名胜——大明寺了,门票20元。大明寺号称淮东第一观,其中有天下第五泉,我却并未见何佳处。寺庙还是普通的格局,没有什么特异。西园中依山势起伏而设计园林,并有天下第五泉、鹤冢、碑亭等点缀其中。所谓第五泉也不过是一眼古井,旁边有现打泉水泡茶的茶座,但我非懂茶之人,也就不暴殄天物了。大殿之后有鉴真和尚的纪念堂,郭沫若、赵朴初的题字。妙的是鉴真和尚塑像之侧竟供有赵老的照片,想他老人家佛学深湛,广结佛缘,虽是在家居士,却也当得此位,致敬!庙东的栖灵塔是一座新建的九层宝塔,要5元门票,时已近午,我就没有登塔。总的感觉,如果时间有限的话,大明寺不看也罢。

哪里去解决午饭呢?忽然想起富春茶社名声在外,但对于我来说很难一大早爬起来去吃早饭,但吃午饭还是可以的,于是就打车奔茶社而来。富春茶社是一座古典建筑,在一条很窄的小巷子里,汽车无法进入。和很多名气很大的老字号一样,这里的服务也非常差,只有五张大桌,所有人都只能拼桌进餐。中午只有最低档的13元的套餐,也就没法尝试更多的东西了,另外还要了一杯茶、一个汤包、一个狮子头。这里的汤包是用吸管来吃的,面皮里面完全一包水,味道鲜美,而皮则完全可以弃之不食了。这只能说是一种被推到极致的汤包做法,是否可取却难以评价。我个人认为包子皮是包子很重要的一部分,被汤包馅浸透的包子皮本身就很有味道,而且略有咬劲,对较腻较软的包子馅是一种很好的补充。所以,这种既不吃皮也不吃馅只是喝汤的包子,似乎已经偏离了包子的本质了。而且那一包汤馅也并不比广东的老火靓汤更鲜美。

这里的狮子头比昨晚福满楼的要秀气得多,大概只有一半大吧,但味道却比福满楼的精致许多。两者相较,简直就是纤弱秀美的江南女子之于豪爽威猛的东北大妞。真不知博客是怎么把福满楼收录到他们的旅游地图中来的……晚上我在迎宾馆三号楼的餐厅里再次品尝了蟹粉狮子头,味道跟富春茶社的有一拼,但价格稍贵。

我点的那点东西吃早饭还可以,吃午饭就完全不够了。出了茶社的巷子左手有一家“脆皮老婆饼”,有各种肉馅素馅的老婆饼,赶紧买了几块,居然味道非常好,建议大家来时也可以买几块,晚上写游记时饿了吃;)

本来还想下午去何园和个园的,但天突然阴了下来,也起风了。毕竟天气预报说是有雨加雪的,老天爷也不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气象局嘛,我还是知趣点赶紧回家吧 :)

回来的路上我在文昌阁、千年银杏和千年石塔前停了一下,照了几张照片。顺便说一下,扬州市的街头有三处景观是值得一看的:一是四望亭,就在福满楼所在的十字路口,昨晚已经看过了;一是文昌阁,是扬州市中心之所在;另一个就是石塔和附近的两株千年银杏了。几个地点相距不远,可以打车到四望亭,然后步行到另两处。

千年古银杏 千年石塔 四望亭 文昌阁

扬州是老饕的天堂,各种美食让人应接不暇。明天只能在这里再享用一顿午餐了,晚饭就要回南京吃了,然后就要踏上返京的列车了。平安夜要在软卧车厢里度过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有趣的活动,呵呵,只是妄想罢了 :)


2004年12月24日 扬州/南京 晴

扬州又是一个大晴天,尽管风还是很寒冷,但能有这样灿烂的太阳,已经是出乎意料的好了。那个云游的好友发来短信,已经转战大连了,可却赶上接连三个寒冷的日子,不能出门。而另一个好友则已经抵达深圳,要在那里过圣诞了。

听说个园得名于竹,竹由两个“个”字组成,且“个”字有竹叶之形,因而取名个园。个园本是一间私人宅邸,现在的入口是当初的后门,所以一进门便是后花园。这里真的名副其实,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竹林。天气虽然寒冷,瘦西湖畔的柳叶虽已全部变黄,但竹子依然是碧绿碧绿的,从竹根一直绿到叶尖,似乎周围的天气与它完全无关。曲折的石径在竹林中蔓延,偶尔闪出一座亭子、一片水面,但又一转,便消失在竹林背后了。面积不大的园子里似乎藏着无穷的秘密。转而向西,正想着该用什么词汇形容这变幻莫测的小园,一抬头看到前面小门上悬着四个字——竹西佳处,不禁会心而笑。

竹西佳处
个园入口 宜雨轩

前面是当年的宅子,四五进院落,豪华的装饰让你可以想见当年宾客盈门的盛景,但我对这些兴趣并不大。转到园子中部,忽见面前出现一个小门,上书“个园”两字,想必这才是当年作为住宅后花园的个园的入口。穿过小门,眼前是一座屋宇,题曰“宜雨轩”,与我的书

房“听雨轩”倒是一对儿:) (记得当初小弟昵称是“听雨轩主人”时,还被许多弟兄打趣为厕所主人,呵呵。)宜雨二字让我想起山东落霞亭上的对联“竹宜著雨松宜雪,花可参禅酒可仙”。个园中自当宜雨,可不知二处是谁抄袭谁。宜雨轩门前也有一副对联“朝宜调琴暮宜鼓瑟,旧雨适至今雨初来”,上联琴瑟为夫妻之意,下联则是旧友新朋(雨即是友),甚妙!不禁又想起中山公园的来君雨轩,比之此处,那里宾朋满座却少了红袖添香。哈哈,看来还是那里更适合我 😀

夏山

转过宜雨轩,眼前豁然开朗,一座长长的楼阁左右各有假山,正是抱山楼。这是一个不大的园中之园,但却美得让人惊艳。倘可用移步易境来形容江南园林,那么这里可就是“一步数景”了!站在抱山楼前,左手是一座完全用太湖石垒成的“夏山”,山上有亭,山前有池,有石板路越过池水直通山腹,其内有一石室,又是一个幽静之所。眼前的抱山楼上悬一匾额——“壶天自春”——颇投我这酒徒之好!壶公的壶中是日月天地,谁说酒中就没有日月天地呢?右手又是一池水,一座亭,题曰“清漪”。亭后一座秋山,山上一间住秋阁,而山与楼之间以一座假山

相连。这座假山是我在南京、扬州见过的最妙的一座,虽只四五米宽,七八米高,其中纵横交通竟有四五条路径,辗转腾挪于咫尺之间,且石眼、石室、石梁不一而足。数人置身其中,彼此可闻其声,竟不见其人!后来的朋友一定要试着穷其路径,其乐无穷。(个园门票20元)

抱山楼——壶天自春

出得个园时间还早,便去何园一游。何园原名“寄啸山庄”,门票20元。个园是宅园分离的,而何园则是宅中有园。相对个园而言,我个人认为何园无甚妙处,只有“片石山房”值得一游。这也是个不大的园中之园,其中有一湖,一侧是水榭,一侧是假山,美则美矣,趣味不足。假山面积较大,虽也曲折迂回,但较之抱山楼边的那座假山,就相去甚远了,恐怕比瞻园的西花园都有所不如。

游完何园,天已近午,由于12点前要退房,就先赶回了迎宾馆一趟,然后再出来觅食。听出租司机说,扬州餐厅以三家为最:福满楼、食为先、富春大酒店。福满楼已颇令我失望,这扬州游的最后一餐就去富春大酒店试试运气吧。

富春大酒店在扬州时代广场之侧(就是我看电影的那个地方),装饰颇为豪华,价格在北京来看,是中等水平。在服务员的推荐下,点了一道炒软兜,一道芦蒿炒腊肉,当然,蟹粉狮子头是不可少的。这里的狮子头是我这几天来吃到的最美味的!如梁实秋先生所说,做狮子头的要诀一是肉要用斩而不用剁,一是要肥瘦兼有,一是要将淀粉水涂于手心而非和到肉里。我想福满楼、富春茶社、迎宾楼都已得其妙处,但第一家做得过于蠢笨,后两家则肥瘦比例不当,唯有这里做得恰到好处,让人齿颊留香,不忍停箸。炒软兜是“长鱼”脊背的肉,酱爆而成,但厨师用酱过多,完全没有了鱼肉的鲜美,失败之极。我一向认为鱼肉应该清蒸,海鲜应该生吃或只用清水焯一下,即使不能去其腥气,但为了那种无法比拟的鲜美,这点腥气是值得忍受而且也应该忍受的。就像羊肉如果完全去掉膻味,就没有羊肉的独得之美了。所谓“鱼羊鲜也”,造字者早已道出其中之妙也。至于那道芦蒿炒腊肉,确实比在南京时吃的清炒芦蒿要好吃很多,因此得出一个结论,芦蒿当与肉类同炒。

酒足饭饱之后就要回迎宾馆取出寄存的行李,返回南京了。离开之前,当然要逛一逛住了两天却没来得及游览的这座“国宾馆”。迎宾馆是一片仿古建筑群,有宽阔的草坪,其间也不乏亭台楼阁、池塘水榭,更与瘦西湖是一衣带水的邻居。漫步其中,虽不比各处园林之秀美,但在宾馆来说,却也是难得的清秀。院中有“群芳圃”、“舒芳园”、“首芳园”可以住宿,另有一座茶楼、一座浴池、一座餐厅。(小弟住的是群芳圃,打折后350元/天间。)如果你看了我拍的照片,一定不敢相信那是一家宾馆,而以为是扬州的另一处园林了。

扬州迎宾馆 迎宾馆园景 迎宾馆首芳园 迎宾馆一角

坐上返回南京的长途汽车,心中还有些恋恋不舍。如果再有机会的话,一定再来扬州好好住上一周,一定还有很多美景等着我去探寻。回到南京已经快五点了,打车赶到夫子庙买了一大堆各种南京特产,直到装满我的大旅行箱。(顺便说一下,扬州的特产没有什么可带的,只有咸水老鹅值得推荐,与南京的盐水鸭虽有相通,却各有妙处。但由于没有真空包装的,汤汤水水的不便于携带,只好作罢。我曾在迎宾馆尝到过一次,但据说最好的一家在四望亭往西的下一个十字路口的东北角。)

离开车还有两三个小时,我决定找家咖啡馆坐坐。今天是平安夜,大街上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这种洋节在中国似乎没人注意它的本来意义,不过是找个借口热闹一下罢了。坐在一家咖啡馆里看着周围快乐的人们,听着音箱里传来的圣诞歌曲,品着一杯蓝山咖啡,我写下了这最后一篇南京行的流水帐。该回家了 :) 

南京扬州游记》上有7条评论

  1. 总算找着了,居然是这么久之前写的,真是详实啊。

  2. 谢谢 :)
    扬州两天差不多,三天更舒服些。

  3. 你这游记写的这么舒服 看得我改了主意
    看来周末两天花在扬州不够咯 我还是拿出3、4天细细的品味一下吧
    btw:你那时候心情很潇洒很快乐呀 写的文章也蛮书生气 喜欢:)

  4. 我觉得我写的——至少这篇,还是挺反映我当时心情的,呵呵 :-)

  5. 总是不大喜欢用文字去记录些什么,以为他并不能够完全表达当时的感觉又或者是心情…不过发现看到这些笔下的事或物,又真的会记起些什么…

  6. 还不错。南京我我有爷爷一家,所以我也当半个老家. 扬州我去游览过. 你比我有情趣. 情趣就是分辨好坏的能力, 比如一个亭子,你看的出美,我看不出,就算你有情趣.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