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爱情

2006年2月

记不得有多久没去剧场看戏了,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花钱卖票看戏了。上次自己卖票是看《无常·女吊》,80元一张。那时的80元对于一个学生而言还是很贵的,所以对戏的要求也就颇高。一旦发现不值票价,就狂呼上当。现在100元已经不算钱了,不幸的是,我对戏的要求也下降了–或者说有点麻木了。

这出戏据说是在情人节首演的,看之前我就相信这是一出颠覆爱情的戏。现在爱情已经不是用来歌颂或意淫的了,似乎已经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一个靶子或者弓箭。记得《恋爱的犀牛》里唱到”爱情是如此美丽,但是不堪一击”的时候,很多”小朋友”们简直无法接受。但是现在,如果你不颠覆一把纯洁的爱情,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从《关于爱情……》到《天上人间》,大家都一个接一个的努力思考,快意于自己或观众的苦痛,但是,我还是念念不忘《恋爱的犀牛》,念念不忘《收信快乐》。难道是我的春天来了?呵呵:)

这个导演似乎也在快意于自己的苦痛,戏中描述了一个怀才不遇、为生计和理想追求所迫堕落的编剧。我最近越来越反感这种自怨自艾似的”有病”呻吟。我承认剧作家、导演所忍受的那种清贫和动荡,我知道戏剧人所承受的那种压力,但是观众没有义务来帮你承担这些,没有义务来理解这些。就像马奈喜欢莫扎特讨厌贝多芬一样,他说贝多芬是粗俗的,因为他逼迫听众跟他一起体会他的痛苦;而莫扎特是高尚的,因为即使他最痛苦的时候写出的音乐,也充满着阳光和人性的光辉。

整出戏弥漫在一种绝望的空气中,事实上这种绝望从最开始就存在于那个浴缸里,并慢慢的向舞台和整个剧场扩散。理想和现实的冲突,艺术和生活的冲突,在它们面前,爱情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这样的不堪一击我在剧场里看到过多次,但这次却是那么的扑面而来–这并不是一句褒奖的话。我在舞台上只看到了一滩血,那种绝望扑面而来,但是却没有任何锋利的尖锐的可以刺痛我的东西。想起《收信快乐》,那是一个多么温暖可爱的舞台,多么美丽凄婉的爱情故事,但它刺伤了我,它从我所不知道的所有角度刺入了我的心脏,唯独不是扑面而来。又想起了我仅剩的偶像林徽因,她那唯美主义的诗歌一样是用这种方式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印记。

据说那个女主角是演电视剧的。我没看过她的电视剧,但她显然不清楚该怎么在舞台上表演。而那位男一号,他的台词让我总需要侧耳倾听。到了情感爆发的时刻,他每每都要拼命压抑着嗓音,不知道是不是金嗓子喉宝吃光了,而公演的报酬连草珊瑚含片都买不起……

给我点刺激,大夫老爷!给我点爱,护士姐姐!走进剧场,我只希望得到爱或是心灵的震颤。伊莎贝尔!请满足我的要求吧~~~~

我爱爱情》上有2条评论

  1. 你说的“人生像树叶的飘落”让我想起高一时写的一首歪诗里有一句:每一片树叶都会飘落,飘落/向着自己的影子/在人生的尽头/拥抱自己
    看来我那么小的时候就挺自恋啦,哈哈! ^_^

  2. 村上春树的小说,收信快乐的舞台,林徽因的诗歌。。。人生的隽永象一片树叶的飘落,而不在吹打树叶的风雨,每一片树叶都会飘落,这是终极的道理和美丽。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