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与八卦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此八卦非乾坎艮震之八卦,乃“包打听”之八卦。

这段话说的是孔夫子到随便哪个国家,必闻其政。这个“闻”古代跟“问”是不分的。你跟别人打听或别人主动告诉你,都是闻。后来为了区分主动和被动才又造出一个“问”字来。这个话题很有意思,想想孔子随便到了哪个国家,就去打听人家的政事,可真够八卦的。但孔子治学治的是修身平天下之学,自然需要很多best practice或worst practice来印证其学,或作为例证以教育弟子。所以八卦也是不得以而为之。但这些practice通常都是一国最敏感的政治事件,你愿意问,人家可未必愿意说。于是,子贡揭密孔子有一套很牛的八卦本领,那就是“温、良、恭、俭、让”。

从字面意思来看,温就是温和的态度,咄咄逼人的去问,很容易引起对方的逆反心理。良就是怀着一颗善良的心,也就是现在说的“同理心”。如果你问人家一些家丑,必须要很善意的询问,并且让人家觉得你感同身受,这样才会信任你。恭就是恭敬,也就是对对方要尊重。俭并不是俭朴的意思;《说文》上讲:俭,约也。也就是自我约束的意思,不可无约束的步步进逼的问。让本来是古代一种类似拱手的礼节,可以引申为退让、谦让。我的理解是,问的时候要讲究策略,注意观察对方的反应,遇到对方刻意回避的就轻轻带过,在赢得对方信任后再问。你若做到了这些,别人自然愿意告诉你一些秘密。

看来八卦亦有道啊!

孔子与八卦》上有1条评论

  1. 你的意思这5点是沟通的艺术.也有道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