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怆》!

刚从中山音乐堂回来。音乐会一个多小时前就结束了,但我现在耳朵里还回响着《悲怆》第三乐章雄浑的副部主题。

作为“汶川地震周年祭”的下半场,中国爱乐乐团把这支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曲发挥到了极致!

老实说,我今天状态很不好,上半场一直没什么感觉。尤其是《亡儿悼歌》是人声,《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是钢琴,恰好是我最不会欣赏的两类。于是中场休息时,我就很期待柴六——它从没让我失望过。

前两个乐章的忧愁与温柔,那两个动人的歌唱般的主题让我沉醉。而那沉重的叹息,和痛不欲生的嘶吼让我痛心。真正的爆发来自第三乐章。当副部主题第一次出现时,它是轻盈跳跃的;木管乐器重复它时,更是活泼可爱的。但它总是一再的被打断、被淹没。于是,一种情绪慢慢在我胸中堆积,我期待着它尽快冲出重围。经过了十几次的变奏,我已经感到有些窒息。而这时副部主题变得越来越坚定,力量越来越强大!终于到了那一刻!它从我的胸中炸开!整个乐队用最强的力量把它从头到尾一遍又一遍的奏响!!它不仅冲出了我的胸膛,冲出了我的头颅,也冲破了屋顶,充满了天空!那一刻我只觉我所在的并非人间,而是音乐构筑的天堂……

当我还沉浸在那摧枯拉朽的气势中时,音乐已经开始崩塌,进入了“安魂曲”式的第四乐章。乐曲变得悲凉,但我分明听到其中的尊严。最妙的是那几个休止符,让我瞬间理解了作曲家的“悲怆”!我觉得这几个休止符是点题的留白,所有悲怆的情感,都在那几秒短暂的停止中涌到了我的面前……

短暂的热情终于被一个强音无情的打断,音乐再次变得如泣如诉。最后,渐渐投入了死亡的怀抱,越来越低,越来越静,直到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整个《悲怆》就像柴可夫斯基的人生总结。他有过踌躇满志、激情澎湃的青年时代,达到人生顶峰时的所向披靡,但更多的是内心痛苦的挣扎与激烈碰撞,充满了他人生的每个时期。而最后,英雄的作曲家老去时,在忧伤中回首一生的纵横跌宕,一种悲怆的感觉油然而生。曲终时,他的生命渐渐远去。而现实中,《悲怆》首演后八天,作曲家离开了人世——能用生命演绎出这样的音乐,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又想起了那句话——“音乐与生命有关,与生活无关”!平凡的我,不可能有那样的幸福,只能在伟大的音乐中体会那些伟大的生命。

《悲怆》!》上有2条评论

  1. 贝多芬不是有个奏鸣曲也叫悲怆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