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老故事:张大哥推煤,李大哥推缸

这是我很小的时候爷爷经常给我讲的故事,据说是他小时候,他父亲讲给他的。爷爷早已不在了,但每当我想起这个故事,爷爷的音容笑貌就又历历在目。

张大哥推煤,李大哥推缸。推煤挣200个钱,推缸挣400个钱。200个钱不够活的呀,张大哥也就改了推缸了。

但是,推缸难啊,是个技术活儿。过去都是用的独轮车,轱辘在中间,车两边儿一边儿放一个大缸,这样才能保持平衡。张大哥第一次推缸,又走的山路,一不小心就把缸打了一个。剩了一个缸,独轮车不能保持平衡了,就没法推了。怎么办呢?张大哥就只好把缸扣在自己的脑袋上,顶着缸爬山。一边走一边叹气:“我的命好苦啊!命好苦啊!”

这山上啊,住着一只老虎,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它就跑到山神庙去求山神爷,说:“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啦,我饿啊。上哪儿能找到吃的啊?”山神就告诉它,山底下上来了一个命,你可以去吃他去。老虎就跑去等着。过了一会儿就看见张大哥顶着缸就上来了,还一边走一边说“我的命好苦啊!命好苦啊!”老虎一听就高兴了,这肯定就是山神爷说的那个“命”。于是一下就扑了出去。

但张大哥顶着缸呢,它没地方下嘴啊。这老虎也聪明,就用爪子从缸底下往里掏。张大哥听见外面有野兽了,这会儿又看见有个爪子伸进来,就赶紧往下一蹲,就把虎爪子扣在缸底下了。这老虎使劲往外挣歪,但它三天没吃东西了,没劲儿,怎么都挣不动。那爪子在地上使劲挠,但还是挣不动,就说:“我怎么就挣歪不过命啊!我怎么就挣歪不过命啊~~~”

这个故事想说的就是,那个年月,人挣歪不过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