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版《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孟京辉最近忙着重排他一部又一部的经典话剧。做先锋做的这份儿上,就不要再提先锋这两个字了。。。

看了《恋爱的犀牛》,让人非常失望。担心《无政府》又是一次失望,可是我错了。这次10版的《无政府》没有改的地方,跟98版的一模一样;改的地方,比98版的更好!强烈推荐你去蜂巢剧场看看这出戏,会一直演到4月30日。http://www.fengchaojuchang.com

10版一个修改的地方是女警察出现时,温柔的部分用了双簧的方式,放录音,演员对口型。这个女演员本身声音较粗,用录音双簧的方式更好的诠释了警察的虚伪,比98版效果更好。

另一个修改的地方是慢镜头倒带的时候,采用了快镜头,让人感觉很新鲜。

我最喜欢的是最后的结束。98版有时用的是布景塌掉的方式,而VCD里那场是简单的幕布轰然落下,上面写着“剧终”。2010版是在最后让达里奥·福的巨幅画像轰然倒地,露出了“剧终”两个字。我非常喜欢10版的这种方式。当舞台上运用意大利喜剧的精髓手法嘲讽、贬斥强权的时候,我深深的怀疑台下的年轻人们是不是在用观看网络速食、娱乐、恶搞文化的方式看着舞台上发生的一切。现在已经不是十二年前的时代,早已习惯了被强奸的人们,正在努力的享受被强奸时的快感,再也不会发出“打到强权”、“人民万岁”的呼喊。当一个时代的主题词已经变成“寂寞”和“无聊”的时候,你让他怎么去理解“在二十世纪的工业化的米兰的街上要不要带刀”!?所以,达里奥·福,这个越老越激进的左派,早该倒下了。老孟,你也倒下吧,去重排些老戏,但千万别说先锋!!!(引自孟京辉《恋爱的犀牛》:去找个女人过日子吧,但千万别说爱情!)

今天除了戏之外,还有一个意外的半小时不插电演唱会。因为恰好赶上了地球熄灯一小时的活动,老孟就把《恋爱的犀牛》的演员们拉来,关灯唱了几首歌。据说他们正在排一个音乐剧,今天唱的都是那里的歌曲。演员们唱歌并不专业,但感觉非常美妙,而且每个人都玩得非常开心,这感染着场边每一个人。一位晚来的朋友上来时经过二层的KTV,听到了流行歌曲,到三楼一进来就听到了美妙的天籁,她说二三楼完全是两个气场,立刻就感受到了什么是文化。

总之,我爱这出戏,爱这场演出。这是我今年以来看到的最好的一出戏,4月30日之前我还会再去看一遍的。

2010版《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上有6条评论

  1. to ginger, 我没看《三个橘子的爱情》,不过那音乐还是蛮可爱的 :)

  2. 那个不插电的音乐剧,就是三个橘子的爱情。我觉得比犀牛更糟,虽然是我们赞助的。

  3. 我压根记不清细节,你居然还能比较出来双簧和98版有什么差距

  4. 好吧,让我们把“打到强权”、“人民万岁”放在心里吧。达里奥·福也不要去写,孟京辉也不要去导,我们也不要去“愤青”,这世界就和谐了。我同意光喊和写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我的空间就是我个人宣泄个人情感的地方,我就是要说,就是要写。谢谢你提到选择的权利,我想我也有选择摒弃一种文化的权利。

    文学或艺术没有高雅和低俗的区别,但是有好坏的差别的。就好像90年代的香港A片跟同时代的日本货,无论是剧情上还是动作设计上都是没法比的。恶搞也有好坏的差别,见到好的,我也会赞。但你每天在网上看到的恶搞贴里,其中好的能有1%吗?对于这些我就是要“扁”,不是“贬”,因为它们本来就够低了。我扁只是因为它们低,而不是因为我高雅。

    你知道吗?现在愤青分两种,一种是夸大差别、愤愤不平的谩骂一切他们认为不对的事;另一种否认差别、鄙视一切贬低别人的人。他们之间有很大的差别,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没有自己的观点。

  5. 在搜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时,意外发现这个个人空间。发些看法吧,也许会被删掉。。
    娱乐、恶搞文化或许跟所谓的高雅文化有差距,但文化从来都是百家争鸣的。人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不能因为自己所谓的高雅去贬低他人吧。而恶搞不是简单的搞笑的堆砌,却是一种致敬,更是一种幽默。
    还有“打到强权”、“人民万岁”不是用嘴喊喊或者写写文字就可以达到的,更不是用带刀就能解决的简单问题。作者在发表自己的观点无可厚非,但看上去更像在无病呻吟。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愤青。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