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大洋路 狂野袋鼠岛

(本文发表于《行游天下》2010年8月号,发表时有删改。)

到达澳洲的第二天,我就直接飞到了墨尔本。

墨尔本看起来比悉尼漂亮多了,有几座老一些的建筑:Flinders车站、圣保罗教堂……但也不过100多年历史。相较而言,还是阿德莱德显得更古朴,更有传统。不过澳大利亚本身是个没有历史、没有传统、没有文化的国家。在堪培拉的国家博物馆里,除了一些土著人制作的草编的和陶制的器物,你几乎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艺术中心,你也看不到什么本土的作品;几乎所有展品都来自亚洲和欧洲。我想,上帝创造澳洲这片土地也许并不是用来传承文明的,而是用来呈现自然的美。

在墨尔本我并没有多停留,只是看看街景,又在维多利亚艺术中心度过了一个上午。在那里碰到一个越南老头,他移民来澳洲20年了,现在是艺术中心的管理员。我和他从展厅里的一幅大卫的画像聊起,说到了卡拉瓦乔的《手提歌利亚头的大卫》,又聊到看不见澳大利亚本土的艺术品,然后聊他在澳大利亚的经历。他说他来澳洲最大的感受就是“自由”,他可以用三个月的时间周游澳洲,却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说的是对的,无论买机票还是去酒店,或是进入博物馆、国家公园,从来没有人跟我要过护照或者“身份证”。比如买机票,先在网上填一个姓名,用信用卡付帐;在机场只要说出留的姓名的拼写,就可以领登机牌了;而国内航班过安检时也没人要我出示护照。在澳洲的两周里,我多次举着护照要给人家看,却总是被人无视略过。越南老头说,这在越南或者中国是不可能的,不说住旅馆、买机票、领博物馆票肯定要出示身份证,就算在马路上走路都随时可能被警察叔叔叫住要求出示证件。但在这里,警察如果要求我出示证件,必须先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否则我可以拒绝出示。估计也是平时没什么人跟他说话,这个老头实在太健谈了,跟我聊了有半个小时。我抓住一个机会打断了谈话,并建议他有时间去中国旅行。好在维多利亚艺术中心并不很大,而我又无视中国展品,所以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吃过午饭,我开上租来的小车,直奔这次南澳之行的主题——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

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墨尔本(左侧为圣保罗教堂)

圣保罗教堂内部

Flinders车站

市政厅、有轨电车和骑车人








墨尔本的维多利亚艺术中心(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外观及我喜欢的若干来自欧洲的展品

从墨尔本往南开100多公里到达小镇Torquay,这就是著名的大洋路的起点。至于终点,我听到过两种说法,一说是Warrnambool,一说是Portland。无论是到哪里,这条公路都是在澳大利亚的最南侧,紧邻太平洋,是世界上最美的滨海公路。路上虽然弯道和坡道不少,但路况非常好,只要开过北京周边的低难度山路,就足以应付这里的所有情况。

这条沿海公路是由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澳大利亚老兵修建的。当时一战结束,从英国归来五万余退伍士兵,给国内就业带来了巨大压力。于是,澳洲政府用了和我国政府一样的办法——修公路拉动内需。有3000名退伍士兵参与了大洋路的修建。因为公路是一战士兵修的,而一战的英文是Great War,于是这条公路也就被命名为了Great Ocean Road。那场War是不是Great,我想已经没有意义了,但留下的这条海滨公路却真是个伟大的杰作。它直接凿在临海的山腰上,蜿蜒300余公里,沿途饱览太平洋忧郁的蓝色和南半球灿烂的阳光,还有被海水侵蚀得千奇百怪的岩石。我的经验是,大洋路一定要慢慢开,不要错过任何一个景点。那种一日纵绝1000余公里从墨尔本直抵阿德莱德的玩法,根本就不是在玩,只是在赶路而已。

大洋路并不是从Torquay开始就临海的。我是在开了大约20公里后,穿过了一个叫Anglesea的小镇后,在拐角处第一次看到了太平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冲到沙滩去和太平洋来个亲密接触。维多利亚州旅游局显然是善解人意的,他们在这里设了一处观景台,可以停下车子,顺着木栈道一直下到海边。海边一个人都没有,任我像个孩子一样蹦跳、大叫。这里的海水不像三亚的宁静,也不像普吉的清澈,只是一味的蓝,一味的深沉忧郁。这可能是我面对过的最宽广、最深远的一片水面,与我遥遥相对的是几千公里外的南极洲大陆。我坐在沙滩上,享受了一下耀眼但不灼热的阳光,以及汹涌但又含蓄的海浪。这才刚刚是大洋路的开始,后面还有好几百公里的美景等着我呢。

看到太平洋的第一眼

悬崖路段的转角处


宁静的阿波罗湾

由于我是午饭后才出发的,第一天没法走太远,就把目的地定在了阿波罗湾(Apollo Bay)。这是个宁静的小镇,就建在大洋路的一侧。这里没有大超市,没有大餐馆,甚至没有两层以上的房子。当地人和游客都正三五成群的坐在小餐馆里喝上一杯啤酒,静静的等着日落。从墨尔本买的那瓶Jacob’s Creek已经告磬了,我又在小超市里买了一瓶Wolf Blass,作为我的睡前饮料。阿波罗湾的海滩比较长,也终于可以看见十几个游客了。一大早就开始有三三两两的人光着脚散步,偶尔几个孩子跑过,一片悠闲的气氛。我并没有在这片海滩多停留,因为我今天的路程还很远,而且要经过几个非常著名的景点,不知道能不能在天黑前赶到下一个目的地——罗布(Robe)。

从阿波罗湾到Warrnambool是景点非常集中的一段,安排在一天里有点紧张。如果你第一天是早上就从墨尔本出发的话,我建议你把第一晚安排在坎贝尔港(Port Compbell)。这样,第一天下午看了十二门徒,第二天就能非常轻松的访问每一个观景台,天黑前开到罗布啦。其实我第二天从阿波罗湾到罗布也才不过500来公里,但奈何一路美景无数,下午五点后路上又经常有袋鼠、野兔出没,不敢开快;所以到罗布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

从阿波罗湾出发,穿内陆经过Otway国家公园,再翻过Lavers山,大约90公里,就来到了坎贝尔港附近的坎贝尔国家公园。顺便说一下,澳大利亚的景点多数都是收费的,但国家公园很多不收门票,即使要,也就是每人几块钱或每车十块钱。坎贝尔国家公园就是大洋路沿线的一组“海洋雕塑”,是不要票的。所谓海洋雕塑,就是海洋在潮汐的作用下,亿万年的冲刷着大陆,逐渐把岸边的一些岩石群从陆地上切断,变成海中孤岛;再慢慢用海水、海风把它雕刻成千奇百怪的样子。到了这里,你恐怕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啦。

大洋路上最著名的景点就是“十二门徒”了。这是十二个巨大的岩石柱矗立在海里,被比喻成耶稣的十二门徒,其实它们原来也都是陆地的一部分。据说原来的十二根岩石柱有一根已经倒掉了,不知道那根是不是犹大。不仅仅是这些石柱很奇特,靠近海边的陆地也已经被风化得奇形怪状的了,有的像一条石拱,有的像一座钟楼。十二门徒是我这一路遇到游客最多的地方,但也不过一二百人而已。也许现在不是旅游的旺季,但想来最旺的时候也不可能跟王府井相提并论,这大概就是在国外旅游最大的好处啦。

在十二门徒附近还有处不能不去的景点——伦敦桥(London Bridge)。来之前看了一些中英文的介绍,有管这里叫伦敦桥的,也有叫伦敦拱(London Arch)的。我一直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一个地方。看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伦敦桥是一座天然形成的两个拱的巨大石桥,从陆地一直延伸到海里。其桥面很平,拱很圆,跟人造的大桥简直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在1990年1月,靠近陆地这边的石拱因为风化和海水冲刷,终于坍塌了。于是伦敦桥变成了伦敦拱,目前只剩下海中的一个石拱了,而人们再也不能通过桥面到达远端了。据说当初坍塌时,恰好有两名游客在靠近大海一端的石拱上。我想这对他们来说真是相当惊心动魄的一幕。


十二门徒

两个门徒

“钟楼”

“石拱”

伦敦桥或伦敦拱(London Bridge or London Arch)

离开坎贝尔国家公园,在坎贝尔港这个宁静的小镇吃了一顿Frying Nemo,我继续前进。经过了数个观景台的短暂停留,我绕过波特兰,从内陆抄近路直奔罗布。随着天色渐渐暗下来,偶尔可以在路边的树丛中看到袋鼠的出没。于是我开始放慢车速,控制在80公里左右,但还是差点撞到一对袋鼠母子和一只大野兔。它们的速度非常快,也非常灵活,都在我撞到它们前的一瞬间迅速的闪开啦。

到达罗布时天已经黑了。在旅店老板的指引下,我找到了一家马来西亚人开的中餐馆饱餐了一顿。这几天每顿都吃烤鱼配薯条、牛排配薯条、烤鸡配薯条,直接导致我看见薯条就犯恶心。这回终于吃了顿没有薯条的中国炒菜,呵呵,虽然不那么正宗,但还是非常开心啦。

赶了一天的路,吃完饭就回旅店洗洗睡了。第二天起来,才有时间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个安静的小镇。罗布也是个海边的小镇,港口里停了很多豪华游艇,海边的山坡上还有不少豪华别墅。看来我误打误撞的跑到了有钱人度假的地方。在海边的草坪上,我看到了一块石碑,上面赫然用中英文刻着:“从一八五六年到一八五八年之间,有一万六千五百名中国人在这个地方登陆,并且步行了二百英里,去维多利亚州的金地寻找黄金。为一九八六年本州诞生一百五十周年而重演。此碑由商会所立。”真没想到,我在地图上寻找很久,又与另外几个备选落脚点比较再三而定下的罗布,竟然是一百七十多年前一万多中国人选择的来澳洲淘金的登陆点!看来虽过了两百来年,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还是惊人的一致!


Robe的华人登陆石碑

Robe的游艇和海滨别墅

从罗布到杰维斯角(Cape Jervis)只有380多公里的路程,根本用不了一天。于是我决定绕道Hahndorf,去看看这个德国移民最初在澳洲落脚的小镇。可能是周末的缘故,Hahndorf非常热闹,路边很多露天喝啤酒的人。小镇的建筑风格和居民的习惯都很德国,就像是一块澳洲的德国飞地——希望这样说不会引起澳大利亚政府的抗议。其实Hahndorf是一个值得悠闲的度过一个下午的地方,我留给那里的时间太少了,只在它的主街上走了两个来回,拍了几张照片,就匆匆的奔杰维斯角而去。

我曾经在墨尔本附近的企鹅岛和阿德莱德附近的袋鼠岛之间犹豫了很久。后来还是听从了表妹的意见,因为她的同学去过袋鼠岛,而且玩得非常开心。一大早从杰维斯角坐Sealink的渡轮40分钟就到了袋鼠岛。袋鼠岛很大,从它的东北角我们住的镇子,到西南角的Flinders Chase国家公园居然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到南澳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几乎每个城市或小镇都一定至少有一个地名是用Flinders命名的,比如墨尔本的Flinders车站、杰维斯角的Flinders街、袋鼠岛的Flinders Chase国家公园、阿德莱德的Flinders大学。我们都知道库克船长(Captain Cook)是第一个发现澳洲大陆的西方人,而Matthew Flinders就是第一个探索南澳海岸并最终环游澳洲的船长。所以南澳各地都有以他命名的地名,以示纪念。

袋鼠岛是野生动物的乐园。这里首推的当然是Flinders国家公园。

在离国家公园入口不远的公路南侧有个不太明显的Hanson Bay的标志,进去就可以看到Koala Walk的牌子,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考拉。看考拉真是治疗颈椎病的好办法,主要是因为桉树实在太高了,而考拉又都栖息在桉树顶端。要想一睹真容就要使劲仰着脖子,而且一仰就是半个小时。考拉是世界上最懒的动物,它一天里19到20个小时都在睡觉。我亲眼看到一只考拉坐在三根树杈组成的“椅子”里睡觉,醒了就慢吞吞的爬几步到树尖上去吃些树叶,然后用后腿挠了挠痒,就又慢吞吞的退回到那把“椅子”上,继续闷头大睡。整个过程大概只有五分钟左右,真是懒到家了!


海狗们在冲浪

来,让我们数数海狗的胡子。。。

进入国家公园不远就是游客中心,停车、买票、取地图、问路。服务人员热情的建议我先去Admirals Arch看海狗,然后去Snake Lagoon那边看蜥蜴和鸭嘴兽;等傍晚离开国家公园时,就会在路边的树林里看到许多野生的袋鼠。对于这么专业的意见,我当然是言听计从。从Admirals Arch的停车场通向海边有两条路,一条通向左手边的悬崖,只能远距离的看到无数海狗;另一条路则一直延伸到悬崖下的岩洞,可以非常近的看到海狗群。如果时间紧张的话,我建议就不要去悬崖那边看了,还是近距离看得清楚——连海狗有几根胡子都能数出来。在Admirals Arch和Remarkable Rocks耽搁的时间有点长,我没时间徒步3公里去Snake Lagoon看蜥蜴了,而下午鸭嘴兽也不会出来活动,只好留给下次的塔斯马尼亚之旅啦。

岛上另外一个好看的地方是Seal Bay。这是个挺奇怪的名字,曾让我大惑不解了一番。Seal是海豹的意思,但在Seal Bay却只有海狮,没有海豹。而且在Seal Bay的所有官方材料里都是介绍的Sea-lion,也就是海狮,只字未提海豹。其实海豹和海狮很好区分,海狮的两个胸鳍可以向前弯,所以可以用来在陆地上“行走”;而海豹的胸鳍不能前弯,所以只能在岩石上蠕动。Seal Bay里确实只有海狮,真不明白当初为何取了这么个名字。相对海狗而言,我更喜欢海狮。海狗们只是懒懒的躺在岩石上,偶尔几只在海里冲浪的还比较好看。而海狮的表演欲显然更强,它们不断冲到海里去捕食,小海狮到处钻来钻去好像在找妈妈,那边两只成年雄海狮又为争夺地盘而开战啦,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只有两只个头最大的一雌一雄的海狮与世无争,从头到尾都挤在一起睡大觉,显得很是恩爱。

袋鼠岛上还有个好地方,那就是美洲河(American River)那边的鹈鹕湖(Pelican Lagoon),游客手册上说那里是钓鱼的好地方。我虽然不会钓鱼,但还是很喜欢欣赏那里的各种鸟类,除了鹈鹕,还有黑天鹅、海鸥……

当然,来袋鼠岛不能错过著名的夜间看企鹅活动。岛上有两个地方可以看,一个是码头附近的彭纳肖(Penneshaw),另一个是金斯科特(Kingscote)。不过这里的企鹅是那种蓝色的小企鹅,只有几十公分高,而且只在夜间活动。晚上,一大群人跟着导游举着红色的灯在岸边搜索,就能看到很多小企鹅在岩石间活动。据说这种企鹅的眼睛是看不到红色的,所以我们可以在红光下清楚的看到它们,而它们却完全看不到光线。


正在打瞌睡的考拉

睡醒了,吃点桉树叶

红光灯下看到的小企鹅

海狮

恩爱的海狮夫妇

刚在沙子里打过滚的小海狮

祥和的鹈鹕湖

黑天鹅、鹈鹕和海鸥

在袋鼠岛的那晚,我住在金斯科特(Kingscote)的一家小旅店里。镇上没什么能吃饭的地方,按照Lonely Planet的介绍,我找到了臭氧酒店(Ozone)。在这里,我第一次尝试了袋鼠肉。老实说,真没什么好吃的。肉质偏硬,按照做牛排的方法不易做烂,比较费牙,而味道也没什么特别的,跟牛肉差不多。不过这家酒店的装潢倒是很不错,气氛很好,但价格也不便宜,主菜在24澳元左右。

第二天一早,我离开袋鼠岛,直奔阿德莱德,为期五天的大洋路加袋鼠岛的南澳行程也就到此结束了。每天在太平洋边驾车几百公里,又奔驰于袋鼠岛上的旷野中,这让我见识了澳大利亚南部的狂野。这段见到的野生动物比人还多的日子,会让我永远铭记。

蓝色大洋路 狂野袋鼠岛》上有4条评论

  1. 大赞~~~
    flinders车站那张,好像上海的百乐门啊-_-!

  2. 沙发被抢了….只能坐板凳了….
    真是好地方,连所有的动物都在睡觉…太安逸咯….

  3. 呵~~好个”野生动物比人还多的日子”!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