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友友、久石让、孟京辉

最近的业余生活太丰富了,又赶上工作特别忙,于是导致血压升高,头疼了两三天。今天不太忙了,才有功夫好好回想一下。

周日晚上是中国爱乐的音乐会,请来马友友合作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上半场是德八,这首曲子的所谓高傲气质我没啥感受,平淡倒是真的。最近正忙得缺觉,听得我昏昏欲睡。下半场马友友还是很厉害的,那琴声太深沉了,可以进入灵魂。后来加演的第一曲是模仿马头琴的音色,让我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现场听他演奏。那时他还不是特别有名,北京音乐厅上座不足60%。那时他也曾拿大提琴当马头琴和革胡用,也曾真的演奏过马头琴。如今他已老了,但给我的感动还和当年一样。

周一晚上是久石让的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这是我第一次去这个剧院,感觉里面比外面好看多了。上半场是他《极简旋律宣言》里的几只曲子,我不喜欢。旋律确实够简单,就一个主题不断在不同乐器上重复,变奏也非常少。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有点日本的元素在里面,就像日本“能剧”的感觉。下半场太赞了,都是些著名的曲目,像入殓师、魔女宅急便、千与千寻里的《某个夏天》、水的旅人、《菊次郎的夏天》的主题曲……最后老头儿自己玩high了,加演两曲后把乐队轰下了台,自己在台上又弹了两曲。呵呵,他以为自己是阿巴多啊,乐队退场后还得出来单独接受掌声 😛  久石让的音乐确实没得说,但那个“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交响乐团”的水平一般,毕竟都是年轻乐手嘛,应该宽容一些。

周三晚上跑去看孟京辉的新戏《柔软》。几年前我曾骂过《琥珀》,说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朵已经枯萎”。几个月前我曾说过孟京辉“去重排些老戏吧,但千万别说先锋”!但这次,我得说悲观主义的花朵再次绚丽绽放!而孟京辉仍然扛着先锋的大旗!他们说这是一次冒险,就像11年前的《恋爱的犀牛》一样的冒险。我想说:你们早干吗去啦!?你们歇得太久啦!我一直等着你们新的冒险,等得我都老了。。。

变性只是个壳子,廖一梅用来表达自己的一个载体。她还是那个追求完美主义的悲观主义者,但我在戏中看到的更多的是灵魂与躯壳的剥离。他虽然有男人的躯壳,可以和女人做爱,但这和他拥有女人的内心是两回事。所以他在和女医师缱绻一晚后,第二天仍然走上手术台变回她自己。那个外表严肃而放荡,成为绯闻女主角的整形女医师,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有着最真的爱情。他们都可以无视那具躯壳,无视外界的指指点点,坦白的而有尊严的做真正的自己。面对自己真的这么难!我常说做人的标准就是“不装B,不装孙子”,但是我们仍时不时的就要装一装,以至于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是自己,什么时候是在装。而舞台上这三个另类的人,他们每个人都因为“不装”而不被“主流”所容,但他们依然有尊严的追寻真实的自我,依然有着人类悲悯的大爱。

“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何止遇到,你是否真的了解自己呢?

“我就觉得悲剧挺好,起码不用演高兴,没有比演高兴、演正确更累的了。《假正经》!送给你们所有人的歌。”

“不过是个沙漏,正着放,反着放,怎么放都是同样的时间流逝。”

“我们的身体比大脑聪明得多,有真正的直觉和感知能力,但是人们都不去注意它。”——我们倒更乐于用愚蠢的大脑去设计一套精心的伪装,来掩盖身体的真实感知。

结束后,孟京辉兴奋得在舞台上抱着廖一梅悠了两圈。我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兴奋。能驾驭这么NB、这么大胆的剧本,只能说他是个NB加一等的导演。据说廖一梅写这出戏的时候几乎快崩溃了,孟京辉导这出戏时,也经常连续几个小时发呆。我看这出戏时只觉得胸口很重,但在戏结束几十分钟之后,却突然有种要爆炸的感觉。廖一梅宣告自己的文艺女青年时代终结,但在孟京辉让她说两句时,仍然像个女文青一样说:“我一直在说,说了一个半小时了,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都在戏里。”

我现在还沉浸在那出戏里,越来越多的想法还在不断出现。我忽然有些担心了,担心他们不可能再超越这出戏啦。我们是不是还要再等待一个11年,抑或更长的时间!?

周五晚上又是中国爱乐,马勒第六交响曲“悲剧”。马勒是在生活最幸福的时候写下这首悲观主义的作品的,他数次大规模修改曲谱,可见也是个完美主义的人。看来完美主义者注定是悲观主义者,这于他正经历的生活无关,这种悲观主义源自对世界的理解,对生命的审视。

记得我在讲PM课的时候经常提到,我认为项目经理首先应该是个完美主义者,这样才有可能追求项目的尽善尽美;但同时也要是个悲观主义者,这样才能一切做好最坏的打算。另外一位资深的PM并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认为PM应该是乐观主义者,这样才能更好的激励团队。现在看起来,这场争论其实并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只是我们是不同的人而已。当我作为完美主义者接受世界的不完美时,我只能更加悲观。其实,接受与不接受世界的不完美都是一样的,就像一个沙漏,无论正放还是倒放,都只是时间的流逝。。。

马友友、久石让、孟京辉》上有3条评论

  1. 廖一梅的悲观主义深入骨髓。。像6年前我读她悲观主义的花朵 懂得却欠理解。。1年前重读。。觉得她更加清晰 更加像一路走来的自己。。期待这块柔软的天空。再度放晴。。。

    • 还有。。我喜欢久石让。。他行云流水的创作 会时不时让人觉得灵魂出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