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第一交响曲“巨人”

我承认我不了解马勒的音乐。虽然听过他几乎所有的交响曲,但只是听过而已,没看过他的生平,不太懂那些深刻的东西。但是我今天被《巨人》的第四乐章征服了。。。

第一乐章,节目单上说了很多和贝多芬的田园不一样的风格。老实说我没有太多感受。我能感受到大自然在慢慢的苏醒,但并没有听出太多“神性”的东西,或者如节目单所说:“马勒的大自然离人的心灵更近。”

第二乐章美妙的奥地利民间舞曲。对奥地利缺乏了解的我,只能听出很美妙的旋律,但是缺乏文化上的共鸣。

第三乐章的葬礼进行曲几乎快让我睡着了。我可以体会那种所谓“人间喜剧”的嘲讽,但是那些并没有让我感到忧伤,只是有点睡意。

第四乐章开始时的狂乱与无序惊醒了我,我看到了马勒的地狱、马勒的抗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马勒式的疑问句,敲击人灵魂的疑问句在不同的乐器上重复,撞击着我的心灵。我印象中马勒似乎一直在问,就像屈原的《天问》一样,而且第五、第九交响曲好像都在不断寻找答案。随之而来的是一段让人忧伤的迷惘。那宽广如歌的第二主题并不会给人任何“宽广”的感觉,只是让人觉得迷惘、失意、淡淡的却痛彻心脾的怅惘。但是,圣咏一般的管乐齐奏告诉我马勒解脱了,它也赦免了我的灵魂。当乐队再一次归于平和时,我完全感不到任何迷惘。音乐是很奇妙的东西,同样的舒缓的节奏,上一次还让我感到怅惘,此刻,我却清楚的听到了解脱。是的,马勒已经找到答案了。他自信的奏出舒缓的旋律,告诉我他和上帝在一起,告诉我他已经了解了世界的答案。后面的音乐,无论是激越或是平和,我都清楚的听到了神性的声音。马勒的神性与莫扎特是不同的。莫扎特就是神本身,他告诉你,你被宽恕了。马勒站在上帝身边,与他进行着平等的对话。在马勒的世界里,并不需要宽恕,他自己就可以战胜并且超越!

《功夫之王》里有句台词:“音乐是连接天地的桥梁。”或者说,音乐是连接神与人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