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学》随手笔记(1)

“大学之道。。。在止于至善”,这跟浮士德的”太美了,停停吧”颇有异曲同工之妙。“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前面很有点道家的意思,但最后还是儒家的进取,要“虑”要“得”。为什么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是内道外儒,在《大学》第二句就有根由。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对于“亲民”的解释,我同意朱熹的看法,是“新民”,即“使民图新”之意。王阳明认为是“亲近于民”的意 思。我觉得亲民的提法太道家了,明明德是向内自省、证悟,新民就是要向外布道、教化,综合在一起才是“内圣外王”,才能止于至善。而亲近民众是手段,不能 与“明明德”并列。

大家都很熟悉“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 下”这几个词,殊不知格物致知和修身齐家之间还有个“诚意正心”。原文是“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所以读博士就能修身治国了吗?知识不等于素质。中国教育少了最重要的一环:诚意正心。我说的教育也并不是仅仅指学校教育,也包括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自从衍圣公东渡、孔子被彻底打倒后,我国的人民的心、性就再也没人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