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大地之歌》

次女高音:Waltraud Meier(瓦尔特劳德·迈埃尔)
男高音:Torsten Kerl(托斯特恩·克尔)
指挥:Semyon Bychkov(塞米扬·比契科夫)
乐团:WDR Sinfonieorchester Koln(西德广播交响乐团)
发行商:普罗艺术

马勒《大地之歌》的第一首《悲歌行》单听还不错,但看一下原诗就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马勒明显把原诗的意境狭隘化了,只剩下悲了,原来的愤世嫉俗和怀才不遇都听不到了。而对于原诗,我也严重怀疑不是李太白的真作,因为它比李太白的“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低不止一个境界。

《大地之歌》本身是根据译文写作的,而译文跟中文的原诗相去甚远。所以,要强行从音乐和歌曲里找到中文原诗的境界,就属于缘木求鱼了。还是从歌词和音符里寻找马勒的境界吧。

第四乐章的《咏美人》虽然把李白《采莲曲》变成了采花,但意境是一样的,很是清新可爱。中间管乐的那个段落描写岸上快马而过的“冶游郎”,颇为有趣,能感觉到西方和东方在“怀春”趣味上的相近和差异。至于网上材料里说的那种马勒式的惆怅,我是没听出来,呵呵。

第六乐章《告别》起始这支长笛真的很有中国式送别的意境。无论孟浩然、王维,还是李白的送别诗,都有中国士人式的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情重,但都有类似“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的淡然。但马勒的《告别》是何等的眷恋、哀婉、阴沉、悲伤,似乎他要告别的并非某个友人,而是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