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

晚上爱乐的演出,下半场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相当的不给力。整个过程听得很难受,尤其第二乐章。最要命的是那两支法国号,太不撑场面啦。。。搞得我很不爽,回家赶紧重听一遍阿巴多和柏林爱乐的版本。sigh,柏林爱乐这第二乐章才叫张弛有度。

豆瓣上有个兄弟列出了弗里切依临终前《悲怆》、辛诺波利倒在指挥台上未完的《阿依达》、巴克豪斯心脏病发作坚持弹完的舒伯特《降A大调即兴曲》,并拿这个跟阿巴多癌症愈后的《命运》相提并论。可是,生命的绝响未必完美。闵慧芬癌症后的二泉并不完美,李德伦逝前未能到场的《英雄》、《悲怆》同样令人遗憾。

刚又听了一下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演绎的贝多芬第五,确实比阿巴多的版本更华丽。我说不清哪个更好,都是大师的巅峰之作。卡拉扬的演绎更圆润,更完美;而阿巴多的演绎更古朴,更悲壮。我这样的伪乐迷也就听个热闹,膜拜一下大师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