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学》随手笔记(2)

“邦畿千里,维民所止”。邦畿就是首都,是人民希望居住的地方。现在的邦畿的生存状况可没法维民所止啊!诗经里的这两句被《大学》引用是要说明“止于至善”的,但现在的首都显然已不是民的首善之地了。如Thunder所说:“邦畿千里,维P民所止步!”

《淇澳》被金庸拿去送给程英吹奏思春,殊不知这是卫人拿来歌颂卫武公这个90多岁老头子的诗句。《大学》云:“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还是洗洗睡了吧。。。

“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儒家是相当的精英政治,难怪为历代帝王所用!当代仍是精英政治,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只不过外衣的厚度不同而已。

所谓“礼法”,礼为本,是事前的预防,法为末,是事后的惩罚。可见法制化是舍本逐末了。但既然礼已崩乐已坏,也只好舍本逐末了。

朱熹关于格物致知的一段“补文”明显太主观太粗陋了,跟原文不是一个级别的。一堆假设,一堆臆断,一堆演绎,难以服人。遗失了格物致知这段,《大学》缺了根本。

到了“诚其意”这一段了。“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君子慎独出自此处,心宽体胖也出自此处。所谓“德润身”,君子必诚其意!现在呢?我们只要不违法就行了,我们只要违法不严重就行了。我们只要开车走自行车道不被拍下来就行了!君子慎独!违法是底线,你给别人带来了不便,这是有违道德和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