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len Bar尝百草(2)

时隔三年,再次一个人跑到Glen Bar去喝酒。这些年一直是自己瞎喝着玩,每次去single malt bar都借机跟waiter或者老板学习学习,也尽量多品尝一些不同的酒。前一阵大概统计了一下,居然也喝过五六十个牌子的single malt,100多种。但基本都集中在10-18年的中低端酒;单桶年份酒喝的不超过10种。今天用熟悉的Springbank 10年开场,然后在waiter的介绍下尝试了淡口味的Glenturret 8 years,觉得很不过瘾。于是搞了一下“重口味中的轻口味”——Bunnahabhain 18 years。最后请waiter推荐个比Bunnahabhain口味重,比Caol Ila口味轻一些的,于是尝试了Port Charlotte An Turas Mor。先来张全家福。

20131004_224131

Spring Bank 10 years作为最老牌的苏格兰威士忌之一,云顶的江湖地位自不必说。可能因为它清晰的果香,我从没觉得它属于口味偏重的酒,拿它做开场挺不错。

Glen Turret 8 years

我从来没听过Glenturret,也许是因为我跟waiter说要从清淡口味的开始,他就给我推荐了这款。要让我直接喝,我绝对会认为它是lowland酒,没想到居然是highland,口味太淡了。据waiter介绍,这酒的产地是高地的最南端,跟低地相邻,所以味道跟低地就没什么差异。略有蜂蜜的甜香,没什么特别的,不喜欢。

Bunnahabhain 18 years

可能我表达了比较强烈的对Glenturret的失望,waiter决定给我点刺激的,就推荐了Islay island的Bunnahabhain。我对伊莱岛一向很谨慎,自知没有达到那个段位。就坦诚告诉waiter,我段位较低,对伊莱岛只能接受较轻口味的,比如Bowmore和Laphroaig,最多到Caol Ila,这已经是极限了。他告诉我Bunnahabhain 18年的这款味觉没有那么锋利,我一定能接受。这款酒着实让人惊艳!入口首先是很干(dry)的感觉,这个dry我一直觉得不应该翻译成“干”,它应该是一种让舌头有点发紧的感觉。18年的老熟,让它酒体变得非常紧致,入口绵软顺滑。烟熏味和泥煤味包裹着,逐渐打开,味觉是一种渐进的,而不像阿贝泥煤怪兽那样直接对味蕾狂轰滥炸。它的泥煤味我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且伴随着清新的果香——waiter说是青苹果的味道——我没有特别的感受,但肯定是果香不会有问题,应该是雪梨桶窖藏的结果。这款酒是今晚的巅峰!

Port Charlotte An Turas Mor

在single malt bar,我一向是一晚不过四杯——超过四杯就喝不出味道了。于是请waiter给我推荐一款泥煤味更重的,挑战一下,作为收尾。waiter小帅哥儿居然直接给我拿了阿贝乌干达和Lagavulin 16年……我说兄弟你太看得起我啦,我对阿贝绝对是敬而远之了,10年那款我都handle不了,乌干达这款就算是比10年的淡些,我估计也是招架不住的。而Lagavulin我刚从新西兰带回来一瓶,才喝了一小半就束之高阁了——口味太重,得慢慢消化。。。waiter小帅哥儿考虑再三,给我推荐了Port Chalotte An Turas Mor的一款。他告诉我这个酒厂搞过一套五种酒,分别用法国五个一级葡萄酒庄用过的橡木桶窖藏。我觉得这玩意也就是个噱头,红酒里那点花果香气,窖藏40几度的威士忌十几二十年,恐怕很难嗅到或尝到原来葡萄酒的那种香味了。所以我还是要了瓶普通装的。这是比较典型的伊莱岛味道,有点接近Caol Ila,但口味稍淡一点,且余味明显更悠长。这款酒虽然远不如前面18年那款结构丰富,但性价比很不错,我喜欢。

这次的感觉很好,下次会从Jura开始,有点怀念那个味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