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与礼

2008年2月23日

这两天开始读辜鸿铭的《中国人的精神》。在序言里有这么一段话:”因此,我认为作为欧洲现代文明合法的、正统的保护人德意志民族,目前要想不被毁灭并试图挽救欧洲文明,就必须克服那种对不义所抱的狂热、偏激、冷酷、刻毒和无节制的仇恨。因为这种仇恨导致了对强权的迷信和崇拜。而这种迷信和崇拜又正是德意志民族不识轻重、蛮横无理的根源。”

这是辜老先生写于一战的第二年1915年的。那时德国还是风头正劲,辜老就已经预言了三年后它的毁灭。现在看看这段话,似乎是在说美利坚。如果说德国当初是抱着对群氓和群氓崇拜的无节制的仇恨,那么现在美国就是抱着对恐怖主义的无节制的仇恨了。而且这个民族正和当初的德意志一样,表现出不识轻重和蛮横无理。

辜鸿铭最后提到歌德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和平的力量,即,义和礼(Es gibt zwei friendliche Gewalten auf der Welt: Das Recht und die Schicklichkeit)。他认为这是给德意志的良药,我想这也是给美利坚的良药。义、礼在中国的传统美德中排第二、第三位(仁、义、礼、智、信)。恐怕不能指望欧美人理解”仁”的含义,能学会义和礼,已经是他们的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