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folds BIN 389酒评(投稿)

(应杂志社要求,写得有点儿装,不好意思。。。)

从澳洲回来,收获的除了一闭眼就映现在脑海中的蓝色大洋路,当然还少不了巴罗莎河谷的美酒。初到澳洲,还真有点不习惯设拉子(Shiraz)的甜美和奔放,但喝得多了,不自觉间也就喜欢上了她。当然,不时还是有点想念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深沉悠长。旅程的最后一周,在巴罗莎的Penfolds酒庄,我终于找到了一支把两种葡萄完美结合的酒——Penfolds BIN 389。Penfolds是澳大利亚最大最著名的酒庄之一,创始于1844年。它的Grange红酒被称为Penfolds酒王,通常在500澳元以上。而BIN 389虽然有着60澳元左右的平民身价,却因为它美妙的风味,以及用窖藏过Grange的橡木桶来窖藏的身世,而被称为“穷人的Grange”或“小Grange”。

在Penfolds酒庄,我初次品尝了BIN 389,果然让人难忘。于是毫不犹豫的买下两瓶2003年的,按说还没到最佳饮用期,但我还是迫不及待的一回国就邀好友品尝。

BIN 389在醒了两个小时后仍有很清晰的木头的清香,就像雨后森林里湿漉漉的味道。但这香气并不持久,大约半小时后就闻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新的水果香气。啜饮一口,让液体慢慢流过舌尖、舌根,咽下喉咙,你首先会清楚的品尝到设拉子的甜美,然后是赤霞珠的厚重醇香,紧接着又是设拉子特有的辣味,最后是赤霞珠悠长的回甘。整个过程就像一支长笛和一把大提琴纠缠在一起,上演着一首缠绵的乐曲。

设拉子就像个热情奔放的姑娘,有着甜美的笑脸和火辣的舞姿;而赤霞珠就像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内敛含蓄,回味悠长。而他们的组合是一种值得用心品味的“化学反应”,就像一对恋人在调情,从最初的眼波交织,到情绪的暧昧,再到肢体的亲昵,丰富的层次如此纠缠而又相互独立着翻滚在舌头上,挑逗着你的味蕾,一直达到味觉享受的高潮。

我想,这样的酒是不适合独酌的,如果在情人节的那天,带上这样一支美酒,邀你的爱人一起享受一份澳洲小牛排或配罐焖羊肉,再配上一份烤蘑菇,一定是次难忘的体验。

酒名:BIN 389 Cabernet Shiraz
酒庄:Penfolds
年份:2003
国家:澳大利亚
产区:Barossa Valley
葡萄:54%赤霞珠,46%设拉子
色泽:很深的紫红色
价格:60澳元,国内约800元

读《大学》随手笔记(3)

“小人閒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这个小人还是知善恶懂羞耻的。而礼崩乐坏的时代,小人见君子不会黡然,不会掩其不善,反而会耻笑君子,然后好好显摆一下,对君子说:要不要我教教你?所谓“笑贫不笑娼”。

修身在正其心。如何能正其心?要没有愤怒,要没有恐惧,要没有偏爱,要没有患得患失。听起来像佛法哦~ 正其心还真需要一定境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是说的这个。这有不被外物影响,不被主观影响,才能保持客观的判断力。

“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绝对的客观很难做到。记得有门项目管理课上曾经把stakeholder们按照一定标准分类,然后发现一些我很讨厌的总challenge我的家伙,居然和我有共同目标只是反对我的方法;对于他们应该更好的沟通,而且他们往往对项目更有帮助。可见,”恶而知其美”有多重要。

“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我们那些所谓被老婆、儿子带坏了的领导干部们,你们连家都不可教,怎么能出来治国呢?“一人贪戾,一国作乱”,“一言愤事,一人定国”!为君为臣者,须先齐其家!

“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前几天还在微博上说现在国人戾气太重,这个是有原因的。到了治国这个层面,managerial style全靠coercive肯定是不行了,得pacesetting。

读《大学》随手笔记(2)

“邦畿千里,维民所止”。邦畿就是首都,是人民希望居住的地方。现在的邦畿的生存状况可没法维民所止啊!诗经里的这两句被《大学》引用是要说明“止于至善”的,但现在的首都显然已不是民的首善之地了。如Thunder所说:“邦畿千里,维P民所止步!”

《淇澳》被金庸拿去送给程英吹奏思春,殊不知这是卫人拿来歌颂卫武公这个90多岁老头子的诗句。《大学》云:“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还是洗洗睡了吧。。。

“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儒家是相当的精英政治,难怪为历代帝王所用!当代仍是精英政治,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只不过外衣的厚度不同而已。

所谓“礼法”,礼为本,是事前的预防,法为末,是事后的惩罚。可见法制化是舍本逐末了。但既然礼已崩乐已坏,也只好舍本逐末了。

朱熹关于格物致知的一段“补文”明显太主观太粗陋了,跟原文不是一个级别的。一堆假设,一堆臆断,一堆演绎,难以服人。遗失了格物致知这段,《大学》缺了根本。

到了“诚其意”这一段了。“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君子慎独出自此处,心宽体胖也出自此处。所谓“德润身”,君子必诚其意!现在呢?我们只要不违法就行了,我们只要违法不严重就行了。我们只要开车走自行车道不被拍下来就行了!君子慎独!违法是底线,你给别人带来了不便,这是有违道德和礼的!

关于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

晚上爱乐的演出,下半场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相当的不给力。整个过程听得很难受,尤其第二乐章。最要命的是那两支法国号,太不撑场面啦。。。搞得我很不爽,回家赶紧重听一遍阿巴多和柏林爱乐的版本。sigh,柏林爱乐这第二乐章才叫张弛有度。

豆瓣上有个兄弟列出了弗里切依临终前《悲怆》、辛诺波利倒在指挥台上未完的《阿依达》、巴克豪斯心脏病发作坚持弹完的舒伯特《降A大调即兴曲》,并拿这个跟阿巴多癌症愈后的《命运》相提并论。可是,生命的绝响未必完美。闵慧芬癌症后的二泉并不完美,李德伦逝前未能到场的《英雄》、《悲怆》同样令人遗憾。

刚又听了一下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演绎的贝多芬第五,确实比阿巴多的版本更华丽。我说不清哪个更好,都是大师的巅峰之作。卡拉扬的演绎更圆润,更完美;而阿巴多的演绎更古朴,更悲壮。我这样的伪乐迷也就听个热闹,膜拜一下大师就得了。

马勒《大地之歌》

次女高音:Waltraud Meier(瓦尔特劳德·迈埃尔)
男高音:Torsten Kerl(托斯特恩·克尔)
指挥:Semyon Bychkov(塞米扬·比契科夫)
乐团:WDR Sinfonieorchester Koln(西德广播交响乐团)
发行商:普罗艺术

马勒《大地之歌》的第一首《悲歌行》单听还不错,但看一下原诗就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马勒明显把原诗的意境狭隘化了,只剩下悲了,原来的愤世嫉俗和怀才不遇都听不到了。而对于原诗,我也严重怀疑不是李太白的真作,因为它比李太白的“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低不止一个境界。

《大地之歌》本身是根据译文写作的,而译文跟中文的原诗相去甚远。所以,要强行从音乐和歌曲里找到中文原诗的境界,就属于缘木求鱼了。还是从歌词和音符里寻找马勒的境界吧。

第四乐章的《咏美人》虽然把李白《采莲曲》变成了采花,但意境是一样的,很是清新可爱。中间管乐的那个段落描写岸上快马而过的“冶游郎”,颇为有趣,能感觉到西方和东方在“怀春”趣味上的相近和差异。至于网上材料里说的那种马勒式的惆怅,我是没听出来,呵呵。

第六乐章《告别》起始这支长笛真的很有中国式送别的意境。无论孟浩然、王维,还是李白的送别诗,都有中国士人式的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情重,但都有类似“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的淡然。但马勒的《告别》是何等的眷恋、哀婉、阴沉、悲伤,似乎他要告别的并非某个友人,而是整个世界。

读《大学》随手笔记(1)

“大学之道。。。在止于至善”,这跟浮士德的”太美了,停停吧”颇有异曲同工之妙。“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前面很有点道家的意思,但最后还是儒家的进取,要“虑”要“得”。为什么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是内道外儒,在《大学》第二句就有根由。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对于“亲民”的解释,我同意朱熹的看法,是“新民”,即“使民图新”之意。王阳明认为是“亲近于民”的意 思。我觉得亲民的提法太道家了,明明德是向内自省、证悟,新民就是要向外布道、教化,综合在一起才是“内圣外王”,才能止于至善。而亲近民众是手段,不能 与“明明德”并列。

大家都很熟悉“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 下”这几个词,殊不知格物致知和修身齐家之间还有个“诚意正心”。原文是“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所以读博士就能修身治国了吗?知识不等于素质。中国教育少了最重要的一环:诚意正心。我说的教育也并不是仅仅指学校教育,也包括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自从衍圣公东渡、孔子被彻底打倒后,我国的人民的心、性就再也没人在意了。

在天津没找到正宗的煎饼果子

到处都找不到那种和油条摊摆在一起的煎饼果子摊。最后在常德道一小院里看见一卖煎饼的摊儿,也只有果篦儿(薄脆)。大姐专门骑车去给我买刚炸好的油条。跟摊煎饼的大哥聊了一会儿,告诉他我小时候就住前面大理道,多少年没吃着正经的煎饼果子了,这次专门回来找这口儿的。

大哥说过去煎饼摊儿都摆在国营卖果子的门口,现在哪儿有国营卖果子的啊,所以也就找不着正宗的煎饼果子啦。后来大哥多给我打了一个鸡蛋,没跟我多要钱。面肯定是绿豆面没错,比白面好多了;大姐买回来那油条虽然还热乎,但毕竟骑车过来三四分钟,已经不脆了,没有小时候的味道。。。

哪位大大知道哪儿还有摆在一起的油条摊儿和煎饼摊儿,告诉我一声吧。想想就馋得慌啊。。。

木瓜Shake和冰Latte

Papaya Shake,成功!去过吴哥窟的朋友一定很怀念满街的shake,鲜水果加刨冰,在炎炎夏日,太好喝啦!回家我还念念不忘。眼看天气转暖,遂试制一下,成功!很简单啦,就是新鲜水果(我用的是木瓜),加冰加水加糖或蜂蜜,在搅拌机里狂搅一气!

左边那杯是冰拿铁,是用调酒器做的。先用意式咖啡机冲一杯espresso,然后加三份牛奶,加冰,装入调酒器里用力摇,倒入杯中。再在意式咖啡机上,用一份冷牛奶做出奶泡儿,倒入杯中,就OK啦~ 我这个已经喝了一些, 奶泡儿已经不多了,hoho

小资与装逼

小资这个词大概是1999年到2001年那段时间最流行吧。用某记者的话说:这个词在那段时间被媒体严重磨损了。从那时开始,这个词就一直伴随着我。我还荣幸的被大家公认的某BBS第一小资女推崇为该BBS第一小资男。装逼这个词似乎这两年才开始流行。我在被认定之前,自己认领了它。其实无论小资或是装逼,我在这些词流行前就是这么过的,也没打算因为它们的流行以及与我产生某种关联而改变自己的生活。

嘛叫小资?胡绳同志说:“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往往是一方面为自己心情上的复杂的矛盾而苦恼,另一方面,却又沾沾自喜,溺爱着自己的这种微妙而纤细的心理,以为凭这点,正足以傲视于一切市侩。” 我只同意后一半,因为我从没为自己的“微妙而纤细的心理”而矛盾苦恼过,我一直挺“沾沾自喜”的。

那市面儿上对小资是怎么定义的呢?我翻了各种论坛也没找到准确的定义,倒是百度百科上这么说:“特指向往西方思想生活,追求内心体验、物质和精神享受的年轻人。”上世纪六十年代,我母亲年轻时就常常被冠以“资产阶级小姐”的名号,那个时候恐怕小资还有一点思想和精神的追求与体验。而到了九十年代,当这个词再次在网上走红时,其关乎精神层面的东西基本都被阉割了。其实最初还有所谓“每年一到两次,在非高峰时段独自乘坐公共汽车游览街景”这类关乎精神层面的戏谑的描述;但后来,则只剩下关于物质享受的内容了。

那我们就谈谈小资的物质享受吧。现在同事朋友间说“你够小资的”时候,往往是你刚听了一场音乐会(注意,不是演唱会),或是提到最近喝到了什么威士忌、看了什么话剧、刚去了趟尼泊尔……总之,你按照我blog的分类挨个儿看,都是小资的物质享受。但是,干了这些就小资了吗?恐怕多数人都是在装逼!

还是胡老师说得准确,你得有点“微妙而纤细的心理”;也就是说,你能真的明白那些东西的好,那些东西真的能给你带来某种愉悦。花1880元买张人民币大会堂柏林爱乐演出第十排中间位置的票,衣冠楚楚的出席,如坐针毡的度过两个小时,然后死记硬背节目单跟别人高谈阔论,吹嘘乐队多么多么好,或者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说句“也就那么回事儿”。你这就是纯装逼了——糟蹋自己,还恶心别人。如果你确实能从装逼中得到某种满足,那么请继续,这是你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只是替你觉得累得慌,那俩小时如果听的是约翰·施特劳斯可能还好点儿,要听的是马勒还不得要您老人家的亲命?值吗?那东西要是没让你真的觉得特享受,还是别装啦。遭罪!

还有某些大爷跑去西餐厅装逼,从一大篇完全不认识的英文单词儿里挑出一瓶价位中等偏上的05年法国波尔多,然后在服务员给倒上一个杯底之后,他像模像样的晃晃杯子,像喝中药一样捏住鼻子一饮而尽;在难以名状的单宁作用下紧锁眉头作思考状,作回味状,最后恶狠狠的点点头,冲对面的女士说:“这酒还不错!你尝尝。”心里却拼命按捺住要瓶雪碧的冲动,捏着瘪了一大块的钱包,悲壮的把酒喝光。心里暗骂:“这跟30块一瓶的长城干红有什么不一样?不都又酸又涩嘛!坑爹哪!”

好,这里说到关键了。一瓶300块的红酒跟30块的有什么不同?一瓶1000块的又有什么不同?喝得出来差别,是品位。喝不出来还非拣贵的喝,以彰显自己的品位,这就是装逼。逼是装出来的,品位是培养出来的。还有第三类人,对于喝得出来的和喝不出来的,都用“装逼”去概括,而自己又“不屑于”去尝试(或者某天真偷偷拉上窗帘试了,但真没尝出来有什么好的),并以此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事实上近年来第三类人越来越多,这个拿无知当个性的年代,当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最方便最快捷的就是去标榜一下自己的个性了——要不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卖点啦。

品位怎么培养呢?说说我自己的体会,或者说,标榜一下我自己的品位。开始喝干红,我仅仅是能接受那种味道而已,觉得比甜葡萄酒味道更丰富,但同时也有疑问,并不觉得多好喝。后来看了一些网上的酒评,实在是太玄啦。。。抄一段给你看看:“这款酒充分表现出St. Emilion高雅迷人的葡萄酒特质,呈现出深红宝石色泽,散发出成熟饱满的果味与些许烟草、香料与草本植物风味。。。并蕴含着黑莓、巧克力与丹宁高雅的风味,整体的均匀感令人回味不已。。。氧化之后带有近似于墨水的木材风味。。。”这泥马说的是神马玩意啊?每个字俺都认识,但放一块儿怎么就泥马看不懂了呢?

其实他说得一点儿也不玄。如果你尝试过赤霞珠、梅洛、设拉子、黑品乐等若干种葡萄酿的酒,那么你很容易就知道St. Emilion跟它们是不一样的。烟草什么味儿?黑莓什么味儿?巧克力什么味儿?墨水什么味儿?木头什么味儿?别告诉我你没闻过。再告诉你那种“让人不太愉悦的”味道就是单宁,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不过我很讨厌上面这种酒评,没事儿就拿“高雅”、“高贵”、“迷人”、“心醉”之类的屁词儿堆砌一下,这些词之所以被我称为“屁词儿”,是因为它们完全没有任何信息量。倒是我看到过的一篇小女生写的酒评颇为有趣,她在Jacob’s Creek的一款酒里尝出了小浣熊干脆面的味道,呵呵。

好吧,你说这些味道你尝不出来。我同意。你要是能从30块的长城干红里喝出那些东西来,我送你一瓶小龙船。从那种便宜货里我也只能喝出来酸味和涩味来。我给你个窍门儿——从贵的往便宜的喝。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花800-1000块买一瓶新世界产的酒,这价位在新世界酒里肯定是上好的了。好酒的味道层次感更强,更容易被分辨。我第一次喝明白红酒,就是从一瓶1000元左右的新世界酒开始的。开瓶醒两个小时,就着你爱吃的一种肉食,慢慢喝。多慢呢?两个人三小时喝光吧。仔细分辨你闻到的和尝到的每种味道,仔细想想你以前在哪里遇到过,并随手记录下来。第一杯和第二杯有什么不一样吗?两小时后和刚开始喝时有什么不一样吗?最好有个朋友和你一起讨论着喝。经过这次1000元的训练,你的品位已经初步培养出来了。以后有机会,再去尝试不同价位不同产地不同葡萄酿造的酒,可以事先在网上搜搜酒评,然后按图索骥,看看是不是那个味道。很有可能你的感受跟酒评不同,没关系,试着把你的感受记录下来并分享给朋友,问问他们的感受有何不同。很重要的一点,你尝到什么就说什么,别堆砌那些没有信息量的屁词儿。其实每个人对同一种酒的感受差别都挺大的。在一个国外的酒评网站,我看到很多人评价同一款单一麦芽威士忌,有人说有胡椒味,有人说香草味,有人说有碘酒味,我是完全没尝出这三种味道来,只喝出咸味来啦。没关系,这跟个人的健康状况、味觉系统、刚刚吃了什么东西、心情如何等都有关系。大胆说出你的感受就是啦。

慢慢体会红酒味道的结构是一件有趣的事,但别忘了喝酒的本质,它应该给你带来快乐。你应该找到一种最喜欢的味道,然后就经常喝它,同时不断尝试新的,寻找更多的感官刺激。这是我喝酒的乐趣所在。如果你真的“得趣”了,你还会在乎别人说你是小资还是装逼吗?随他们去吧!

所谓品位,就是善于发现事物之间的差别,找到最喜欢的那种,并乐在其中。《恋爱的犀牛》里说:“过分的强调一个女人和其他女人的差别,是一切不如意的根源。”我同意大仙儿的观点,但如果所有女人对你来说都没有差别,那你的生活也挺可悲的。同样的,酒、茶、咖啡、烟、景点、小说……如果你能体会到它们的差别,那你也会成为“有事儿做的人”。说装逼就装呗,世界太平淡,让我们装逼给大家看!

发现不了差别怎么办?那就没品位了吗?哥们儿先别自暴自弃。我问你,你能看出日本A片和香港A片哪个好吧?差别在哪儿?剧情?动作?演技?创新?恭喜你,兄弟,你很有品位,因为你看A片看得很仔细。你把这微妙而纤细的心理用到听马勒上,用到品红酒上,用到看油画上,你一样能找出差别来,并能得趣其中。

“我费了牛劲啦,还感觉不到差别,怎么办啊?”那就找不到呗,那就没品位呗。你还指望你对所有东西都特有品位啊?没戏!我就一直不能区分三年普洱和十年普洱的差别,我就是对茶没品位啊。但这也不会影响我喜欢喝茶。我能喝出好喝来,喝茶本身能让我愉悦,这就足够了。我又何必去装逼品茶呢?不过也许有一天我忽然喝明白了,那么品茶也会成为我的乐趣之一,何乐而不为?

还是尽量别装逼吧。这毛病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还会时不常的恶心到别人,关键是特糟蹋东西。喝红酒时直说自己喝不惯,要求加雪碧的人,比强忍悲痛楞说好喝的人可爱多了。对第一种人,我建议他去尝试一下甜酒或者气泡酒,也许更适合他;对第二种人,我建议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但是,如果你真的从你的爱好中得趣了,别人非要说你装逼你就认下吧。他不能像你一样体会到那些乐趣,已经很可怜啦,你就没必要急赤白脸的从言辞上再次打败他啦。有机会请他一起尝试尝试,给他讲解讲解。如果他也发现了“装逼”的乐趣,那就一起来装!

我“装逼”,我快乐!